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一百五十七章:真假河神

    柳龙庭是真傻还是假傻,这淳阳比我厉害多了,她我怎么可能伤害到她,而且他们仙家受了这种小伤,不是一般都自己能治愈的吗?还哭什么哭?

    “我不,不是我割的,为什么要跟她认错。”我一时间有些生气,说话也横冲直撞,不认就是不认,凭啥屎盆子就喜欢往我头上扣。

    可能是柳龙庭就希望我低个头,这淳阳就不再闹下去,但是没想到我这会就是牛脾气,偏偏都和我说了留下淳阳是有别的计划,我却还这么任性,于是对我说的语气顿时就粗了起来:

    “不愿意认错那你就滚,别回来见我了!”

    这可真是笑死我了,他以为我很想回来看见他?

    现在看着柳龙庭抱着淳阳的那副贱模样,明知道是她无理取闹还来怪我,有什么办法非要是利用一个女人才能完成的?

    现在我看着他们两个就心烦头透顶,就像是不断的在我面前飞来飞去的两只苍蝇一般,于是还是第一次跟柳龙庭爆粗口:“看你现在这幅熊色样,滚就滚,你别求我回来。”

    我说着,直接转身出了门,后面传出来来淳阳向柳龙庭的告状声,说我骂他呢!我心里恨不得转身回去将那贱人撕成两半,从来都没有想过,仙家竟然还有这么恶心的。

    现在我除了手机外,什么都没带出门,而柳龙庭听我离家出走的时候放的狠话,竟然真的没有下来找我,好歹我现在都是个耳孕妇,他竟然让我说走就走,恐怕这会,他还腻腻歪歪的再给淳阳包扎伤口吧!

    我不知道他留淳阳下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是很明显,我和这个计划比起来,我太微不足道了,他自己的尊严的不容别人践踏,难道我就能吗?他又不是不知道我很爱他,因为就是知道我很爱他,所以对我使唤起来,才这么心安理得吗?

    我走在大街上,心里越想越难过,一路上不停的吐槽柳龙庭,这走着走着,就走到我们市里的河边上,看着波光粼粼的河水,想到我一时间也无路可去,于是就想到了洛神,现在我急需要一个吐槽和帮我分析对象,而洛神就是,他可男可女的,肯定能帮我把这种不好的情绪给压下去,毕竟我和柳龙庭在一起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

    我站在河边念了洛神的请神咒,过了一会,一条小船从河中央飘了上来,并且向着我的方向行驶过来了。

    神仙鬼怪都是不能直接示人,我赶紧的跟着那条船走到人少的岸边上,那条船在周围没人的时候,也向我靠了过来,一个小人站到船头上来,笑嘻嘻的抓着我的手将我往船舱里一拉:“进来吧,我们大人等你很久了。”

    我往船舱里一进去,只见河神已坐在船上打着哈欠,都把她给等困了,不过她今天一身大红女儿装,穿的倒是分外的艳丽,不过和她本人不符合的是,这只船舱布置的很是简陋,丝毫都不像是河神的风格,这河神是大神了,又管理所有的水域,这从古到今,水里沉没了多少宝藏?所以河神简直就是富的流油,可是看着面前这个简陋到不行的船,就像是随手抢了普通人家的捕鱼船似得,船舱里竟然还有些做饭的锅碗瓢盆。

    我感觉有些不对劲,但是我念的是请河神的神咒,并且现在我看到的就是河神坐在我的面前,她是神,一般的妖精鬼怪是不能变成神的模样来欺骗人的,并且现在河神见到了我,对我招了招手:“来,静静是不是柳龙庭欺负你了,和姐姐说说,姐姐替你去报仇。”

    一听到的河神熟悉的语气,我心里顿时就像是个膨胀到了极点的皮球,忽然这会就全都泄了气,向着河神身边坐过去,跟河神说柳龙庭现在有别的女人了,那个女人一来就给我下马威,真是气死我了。

    河神见我往她旁边坐了,于是伸出她一双好看的手来,拿起我的一个手似笑非笑的向着她的脸上摸过去,笑着问我说:“那你知道柳龙庭为什么把她带到家里来吗?”

    “因为……。”我差点就把柳龙庭跟我说的是因为他要利用淳阳帮他完成一些事情,但是想想这是比较机密的,于是我就没说,胡乱的说了一句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就是很生气。

    河神垂着眼睛看我,手指轻轻的摸在我手上,倒也算温柔,不过这温柔让我感觉有点怪,这平常河神对我几乎都像是饿狼扑羊,巴不得占我便宜,而现在她怎么就改性啦?

    我怕我忽然叫河神过来陪我,会影响她什么,于是问了一句河神:“姐姐大人,你现在是不是很忙啊。”

    “嗯啊,是啊,近年来水里有些不太平,在忙着管理呢。”

    “那你还是回去吧,我不能耽误你正事。”

    见我这么着急她,河神忽然笑了起来,她笑起来时候,唇边还有两个梨涡,十分的娇美,伸手一把就将我搂进她那细柳蛮腰的怀里,跟我说:“不碍事,我就想看看你。”

    虽然河神现在是女人的模样,可是一想到她随时都能变成个男人,我靠在她怀里的开始还有点紧张的,可是抬头看着她那张美艳倾国的脸,长长的眉,樱桃小嘴,我越看就越发觉的好看,好看的都把我对柳龙庭的气给冲散了,于是忍不住伸手点了点河神的脸,而河神却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将我的手老老实实的握在她的手里,盯着我的眼睛看,然后然后问我说:“你真的就看不出我今天和平常有什么不同?”

    河神问我这话的时候,我又细细的打量了她的脸一下,被她美的都忍不住的想拍她马屁:“比上次见到你之前,更漂亮了。”

    不过河神好像问我的不是这种问题,我看见她在听完我说这话后嘴角微微一笑,跟我说:“真是奇怪,为什么你和别的弟马或者转世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我好奇的问了句河神。

    不过河神却没回答我,无根手指紧紧的握着我的手,转了话题跟我说要我把不开心的事情,都和她说了吧,我讨厌谁喜欢谁,她正好也无聊,指不定还能帮我开导开导,要是实在是不行,就别跟柳龙庭了,把肚子里孩子打掉,让我跟她过。

    这本来话还说的好好的,见河神忽然又嫌弃我肚子里的孩子来,我心里瞬间又有些不开心,并且我刚才想说的,都说完了,并且打算再原谅柳龙庭这一次,我回去和他好好谈谈,让他以后想利用淳阳的话,他自己利用就好了,别拉扯上我,毕竟他心理承受能力强并不代表我也强,不然我早就和他一样牛逼哄哄了,哪能像是现在这样窝囊的看他脸色说话做事。

    我又和河神说了几句话,也不好再让她因为我一点的小事就浪费时间了,于是催她快回去吧,我先回家了。

    河神也并没有挽留我,而是站在船头目送我安全抵达到岸上之后,这悄声而退。

    我这见了河神一面,心里也痛快了很多,果然在这个看脸的时代,光长着一张漂亮的脸蛋,都能让人心情好。

    不过正当我想打算回去,一道女人的声音从河里飘了出来,我转头一看,只见河神又来了,她现在身上穿着一身盔甲,一头如墨的长发用银冠束了起来,手里还拿着一把宝剑,就像是杀人打仗刚回来似得,风风火火的就从河里向我纵身飞了过来,并且在向我过来的时候,身上的铠甲迅速的退去,变成了个穿着长衫的男人模样,一到我身边,就跟我说:“静静忽然传唤我是遇到危险了吗?我刚才被一个妖祟缠的抽不开身,现在打赢了就赶紧来见你了!”

    我惊讶的看着我面前的河神,可是我刚不是还见过她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