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一百五十八章:如你所愿

    可是看着河神一身风尘仆仆的样子,又不像是刚才这么气淡神定的跟我说过话,这可是真是奇怪了,于是我试探着问了一句河神:“刚才我们不就见过面吗?你刚刚才走的。”

    河神那两道长眉微微一皱,伸出几根芊芊手指来抚上我的额头,跟我说:“静静你这是生病了吗?怎么大白天的还说出这种胡话来?”

    看着河神关切我的样子,也不像是在说假话,那刚才和我说话的那个人如果真的不是和河神的话?那是谁?柳龙庭?不可能,他现在还在家里面陪着淳阳,他被淳阳缠的根本就没时间来找我。

    那又会是谁?我念得是专门请河神的请神决,按照道理来说,也只有河神才能接到我的信息传达,这种请神咒就跟我们现在的电话似的,固定要请的,才能听到,除非是自身的本领很强大了,可是强大的仙家妖祟,也没这个心思过来跟就为了当我的知心姐姐,并且这种能听见我的这种传唤,还敢光明正大的变成河神的模样,顶替河神来见我,这种东西,一定不是普通之辈了。

    这种能力强大,并且还跟我有些熟悉的东西,我实在是想不出是谁?也不可能是凤齐天,凤齐天是城隍神,有各种条条规规定着,就算他从下塘县出来见我,而且他也没必要要变成河神的模样跟我虚与委蛇。

    “怎么了?是不是柳龙庭欺负你了?走,你的洛哥哥带你回去跟柳龙庭讲讲理,凭什么我们这么宝贝小弟马,还要受它区区一个小仙的欺负?”

    河神说着这话的时候,伸手就拉住我的手臂往我家的方向走,我虽然表面上跟着洛神说这样不好吧,柳龙庭会不会见我带他回去而又要说我一顿?但是我心里却巴不得河神跟我回去,这淳阳再厉害,也没河神厉害吧,她在猖狂,猖狂的过河神?

    不过毕竟我刚才也是自己顺应柳龙庭说要从家里滚出去的,现在这还没到三小时呢,我就屁颠屁颠的跑回去,这也太不要脸,于是我就装着一副很委屈的样子,被河神拉着跑,到我家门口的时候,河神也还算是有礼貌,敲了敲我家的门,问屋里有人吗?说着转头看向我,跟我说屋里子有一个女人,并且问我这个女人是谁?

    现在有河神给我撑腰,我就站在门外把这从淳阳从来我家到现在是怎么欺负我的事情,全都给河神说了,而河神听了我的话后,顿时不爽的皱着眉头,就像是自己家妹妹被欺负了似得,又朝着屋里喊了一句:“淳阳,不想死的话,就给我开门!”

    屋里只有淳阳一个人在,当她探到门外河神的气息后,就不敢声张了,躲在屋里一句话都不说。

    可毕竟河神也是修炼很多年的神了,进屋又有何难,于是直接整个身体往门里一飘,们外面的锁响了一声,门顿时就往里的给打开了!

    我跟着河神进屋,河神向着沙发这边走过去,见淳阳就躺在沙发上装模作样的睡着,河神伸手在她的肩膀上扯了一把,叫她赶紧的起来!

    淳阳见躲不过了,也只好就从沙发上直起了腰来,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似得,直了直懒腰,见我和河神都在她的身边站着,于是顿时就献起了殷勤来,赶紧的从沙发上起身,声音无比甜美的叫了一句河神洛神大人,问他忽然离开水面,来这里所为何事?

    看着淳阳这副奴才的脸色,我得起的气不打一处来。不过这会河神看着淳阳,顿时就笑了一声:“我是来看看你,是怎么欺负我白静的,你难道不不知道她的仙家,是我洛神吗?”

    “知道啊,那我也不知道你们仙家连弟马的私事都要管啊。”淳阳小声的说了一句。

    “感到意外吧。”河神对着淳阳笑了一声:“你这也是一个寡妇了,破鞋一只,为什么还要跟一个小小女子抢男人,真是要不要脸?害臊不害臊?亏你还是仙家,这种素质,给我当下人我都嫌你长得难看。”

    我没想到,生的这么绝美娇艳的河神,哪怕是现在变成了男人的模样,一副玉树临风一表人才的模样但是他骂起淳阳来,简直是听的我心里一阵暗爽。

    我从小到大,就受过最大的气就淳阳的气,但是我估计淳阳从小到大,还从没听过有人将她骂的这么贱,这河神一将她骂完,她顿时就气的脸色通红,直勾勾的盯着我看,那双眼珠子把我瞪的都快从眼眶里掉了下来。

    不过毕竟河神比淳阳的地位和本事都大,淳阳不敢惹怒河神,并且还低声下四的跟河神说是她做的不好,她跟柳龙庭之间,也不过是朋友关系,怎么可能是她抢了我的男人呢。

    看着昨晚还傲娇的像是个公主似得淳阳,现在被河神这么一直压着,连话都不敢说一句。

    此时我正想和河神说着我们怎么要处罚纯阳的时候,身后的门一想,只见是柳龙庭回来了。

    柳龙庭一回来,淳阳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似得赶紧的往柳龙庭的身上扑,而柳龙庭也是满脸风尘仆仆的走进来问我说我到哪里?怎么他找了我好几圈,都没找到我?

    怎么可能,我就在离家里也不很远的护城河旁边,他怎么可能会找不到我?

    “龙庭,你看,白静不仅自己欺负我,还带了帮手回来,你看看他们一对狗男女搂的多紧啊,一男一女出去这么好几个小时,肯定是该办完的事情都办完了!”

    这大白天的淳阳却这么睁眼说瞎话,看的我真想上去对着她就是几耳光,正好趁着河神在,我还能对她大打出手!

    不过河神在向着淳阳走过去的时候,瞬间就变成绝色倾国的女人模样,穿着一袭红衣,一把就将我的手给拉住了,往她柔软的胸前一拉,就直直的当着柳龙庭和淳阳的面,伸手就将我的腰搂住了,并且手掌还想着我的胸口处摸上来,给我使了个眼色,笑盈盈的跟着淳阳说:“谁是狗男女?我们可都是女人,别说搂了,就连我现在摸着静静的胸口,你看看柳龙庭敢不敢说什么?真是皇上不急急死太监。”

    此时我这个被河神抱着的姿势很尴尬啊,虽然她现在变成了女儿身,可是她的手往我身上乱摸的时候,我顿时就羞的脸红耳热,想拿开河神的手,但是河神偏偏不让。

    而淳阳似乎也没料到河神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就冲着柳龙庭的面对我动手动脚,此时我都不敢看柳龙庭,但是我心里的这种报复他的感觉让我觉的有异常的酸爽,他不是不在乎他自己被淳阳拥啊抱啊的之类的吗?

    他不介意,那我也不介意山神将我拥啊抱啊的,我甚至在山神的手掌摸着我腰的时候,顺手直接拿着她的手往我鼓起来的胸口上一盖,这才鼓抬起脸来看柳龙庭,用他跟我说话的语气跟他说:“龙庭,真不好意思,我要利用山神来对付淳阳,所以只能给河神摸摸抱抱了。”

    此时我看见柳龙庭的脸都要气绿了,而河神见我这么快的就领会了她想跟我表达的意思,顿时就冲着伸了个大拇指。

    站在一旁的淳阳也不是个愚蠢的人,顿时就听出了我话里潜藏的意思,柳龙庭是想利用她,才会跟她走近的。

    于是顿时就转头气愤的看向柳龙庭:“你跟我好?只是为了利用我?”

    柳龙庭没有回答淳阳的话,而是转头看着我说:“如你所愿,开心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