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一百六十章:家庭煮夫

    柳龙庭跟我说这话的语气全是责备,像是这所有的错,都是我一个人造成的一般,虽然确实是大部分的原因确实是在我身上,但是也怪柳龙庭自己没说明白啊,如果他跟我说明白了,我也不会这么激动。

    不过我也知道,这件事情确实是我做的有点过了,我知道我们孩子的事情,就是我们最大的劫,可能今后我和柳龙庭会为这个孩子的出生不断操劳,甚至是赔命,这赔命和吃醋,当然是命重要,而我却由着我的性子,破坏了这一场计划。

    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不可能现在就去把淳阳找回来,跟她说误会一场,让她继续回到柳龙庭的身边,毕竟哪有女人会自愿把自己老公往别的女人怀里推的?不过既然我选择了跟柳龙庭在一起,但我跟他的差距确是相差十万八千里,因为我的心里不爽,让柳龙庭的这次计划都泡汤了,而柳龙庭明知道我在犯错,最后却也无可奈何的跟着我一起下水。

    “那个淳阳,真的有这么厉害吗?”我坐在柳龙庭的腿上,说话的口气都弱了下去,我明明什么本事都没有,却还又跟个自私的傻逼似得,只顾着我自己心里爽不爽,也不会考虑什么大局。

    “不算很厉害,但是我们的孩子如果直接吸食我的精气或者是邪祟的精气的话,他就会像我一样,生出来后是条蛇,稍微好点,甚至是发育成一条半人半蛇的怪物,但是我更希望他能变成人,变成和你一样的人,这样我们今后的生活就会安定很多。而淳阳是人仙,所有的精气通过她的吸食,就会变成人的精气,我们不可能杀这么多人让咱们的孩子长成人的模样,唯一的一个办法,就只能通过淳阳,既能跟她练手对付巫英,又能拿到她身体里的精气,给咱们的孩子。”柳龙庭本来还挺耐心的给我解释,但是话说到这里的时候,看了我一眼,气性又上来了,跟我说:“这原本是一件一举两得的事情,现在可被你给糟蹋了。”

    原本我听着柳龙庭耐心跟我说这么多,心里还十分愧疚,但是见他后面又把责任全都推到我的身上来了,于是有些小情绪的跟他说:“那你要是一开始就和我说明白了,我也不会这么冲动啊。”

    这么大的事情,他不跟我说,我还以为他只是为了他一个小小的计划,就随手想怎么使唤我就怎么使唤我。

    “跟你说明白了有用吗?我们拿了淳阳的精气,她就得死,到时候你那颗仁慈圣母心,又会想着办法让淳阳逃,我硬杀的话,你又得觉的我心狠手辣,我自然是不希望淳阳到时候会成为我们两人的烦恼。不过也是我没考虑这么多,害你受了委屈。”

    柳龙庭说这话的时候,柳龙庭说这话的时候,顿时就让我心里一软,我以为他是仗着我喜欢他,所以才会这么肆无忌惮的不顾我的感受就把淳阳带回到家里来,毕竟在爱情里,总是爱的更深一点的,付出更多,而享受着爱的那一方,总是这么行所无忌。

    “那我错了,你原谅我成不成?不过你以后可要什么都提前和我说,不然我这猪脑子想不通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就会乱来。”我跟柳龙庭认错,毕竟他也是为我们的将来,为我们的孩子考虑,爱情里哪有这么多的自尊心,当喜欢一个人极深的时候,都舍不得让他认错,巴不得什么不好的事情都让自己来。

    不过,我乱来的行为,也并不是没有一点的好处,反而是歪打正着了,如果柳龙庭的计划真的成功了,那他就连淳阳也给杀了,那只会让柳龙庭的报应来的更快。

    柳龙庭不怕淳阳死,但是我怕。淳阳她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仙家,普通没背景的仙家死了只要不查,就能蒙混的过去,她还是有一定的势力和信仰的,她死了,上方仙肯定会盘查到是柳龙庭,柳龙庭本就是戴罪之身,现在出了这种谋害仙家事情,那就要被处死了,而就算是柳龙庭的本事再大,让上头查不出来,那也会增添他自己孽障,会遭天谴的。

    见我低头认错了,柳龙庭的神态还是有些不爽,柳龙庭手掌拖着我的腰,伸手握着我的腰将我往他怀里用力一提,顿时就将我拉得贴着他更近,伸手一捏我的下巴,一把就将我的脸捏着抬起来看他:“可我生气的,并不是因为这件事情。”

    柳龙庭扬起他那张如同粉琢玉雕的脸,垂眼看我,说话的时候,嘴里吹出来的气,全都撒在了我的额头上,语气里满是阴邪,就算是他没说什么威胁我的话,我都莫名的有点心慌。

    “那是刚才河神的事情吗?”我问柳龙庭。

    听到我说河神,柳龙庭的眉头顿时微微一聚,语气也不好起来:“你说呢?”

    “刚才河神是女儿身啊,当时我也就是想报复你,也没别的什么想法,而且,我一直都也没把河神当男人看过,女人和女人之间这样,也比较正常吧,而且我们以前还女孩子和女孩子一起洗过澡呢……。”

    我的话还没说完,但是看着柳龙庭在我说这话的时候,皱的越来越深的眉,我这才意识到柳龙庭并不想听我解释这些,在他眼里,河神就是个能变成女人的男人,摸了就是摸了,错了就是错了,越解释他就越认为我是在为自己是在为我自己开脱,于是我也懒得解释了,就直接跟柳龙庭说了一句:“对不起,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见我还算是听话,柳龙庭脸上乌云散了去,还绕有些兴致的对我笑了一下,侧头问我说:“就这么一句对不起就完了?”

    “那你还要我怎么样?”我问柳龙庭,不过看着他那一脸邪笑的样子,我就往柳龙庭的怀里一贴:“那你想要什么补偿?不过柳龙庭你别太过分啊,毕竟你和淳阳都那样搂在一起睡觉了,我都没叫你要什么补偿。”

    我提醒了下柳龙庭,毕竟不能总让他欺压着我啊。

    “那我们就相互补偿,后我包了你的饮食,毕竟你做的饭菜实在是太难吃了。以后只要是你想吃什么想做什么,我都给你做,以后你这辈子,只要我在,都不用进厨房,而你呢,就答应我以后房事的时候,多挑拨我,没让我实在不行了,都算你没用,竟我年纪老了,可能不像你这么年纪轻轻的姑娘,有大把的活力。”

    见柳龙庭这种时候了,都要损我,明明知道我那种事情坚持不了多久,不过既然他用他当家庭煮夫的条件来换的话,我还是有点心动的,毕竟以后手握柳龙庭总比手握锅铲瓢盆要好,于是就答应了他。

    不过在我和柳龙庭说完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又想起我在河边遇到的那个假河神的事情来,河神一直都认为没人敢冒充他,但是那件事情又是我自己亲身经历的,于是我就把这件事情和柳龙庭都说了,又问柳龙庭能不能推断出那个人是谁来?毕竟他的脑子比我好使。

    “你是说他没有动你,就是听你说说几句话,然后让你上岸了?”柳龙庭反问了一句我。

    “是啊,但是后来河神说她才赶过来见我,并没有和我在一起过。”

    柳龙庭沉思了一会,跟我说:“这在东北,敢冒充河神的东西并没有很多,并且与你我有关的,更是寥寥可数,对了,上次山神,是不是有一次,趁着我没在的时候,来见过你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