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一百六十一章:山川之神

    当初我偷偷去医院做产检的时候,山神是来找过我,可是那次他是来警告我要我带话给柳龙庭的,而且我这件事情也没告诉过柳龙庭,不知道现在柳龙庭是怎么知道的,就因为那次那次,柳龙庭还跟我生气了呢。

    “是啊,之前在医院里的时候,他来找过我一次。”我回答柳龙庭,不知道他怎么将山神和这件事情串联了起来。

    “那你对山神的感觉怎么样?”柳龙庭问我。

    这提到山神,我就想起他把我丢进蛇窟时那种奸恶猖狂十足的恶心模样,他这么害我,我这辈子都记得他。

    “我讨厌他,真希望他能早点死,这种坏人留在这个世界上,简直就是害人。”我没好气的回答柳龙庭,不过柳龙庭这忽然问起山神,我就问他:“你该不会怀疑假扮河神的人,是山神吧!”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之前我对他并不是很了解,但是自从这次交手后,我调动仙家去查了下他的来历,发现他不仅掌管从前棋盘山的领域,那只是他暂时的一个停留点,并且,在他被棋盘山那一带的百姓供为山神之前,他原本就是山川之神,叫魑魅,是大山里的瘴气所化,并非是什么善类,且掌管天下山川。”

    柳龙庭和我说这些的时候,都把我给惊呆了,我原本以为山神只是一个修炼了两千多年的小山神,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大的来历:“那这么说的话,山神不就和河神一样了吗?一个管山,一个管水。”

    “不,还是不一样的。”柳龙庭说着这话的时候,将我放在了他身边的沙发上,战起身来跟我说:“虽然河神和山神,本质上是一样,但是还是有所区分,河神直接归上天管,但是山神是归大地管,是上古大地之神后土娘娘座下的神明,虽说是神明,但是编制却十分的混乱,他们身在三界中,但可以脱离三界的秩序,并且后土娘娘只是一个神位,没人见过后土,既然后土不复存在,他就不受任何管制,这个大地,只要是有山川的地方,都是他的领地,只要不与各方正路神明起正面冲突,那根本就没有谁能约束他。”

    听着柳龙庭这番话,我忽然就想起之前我们去棋盘山收拾山神的时候的事情,他这么容易的就被刘龙腾给破了肉身,并且当时他会停留在棋盘山,也无非就像是以前的皇帝在逛自己家的后花园似得,累了就在某个亭子里休息一下,而这一停在棋盘山休息,就休息了两千多年。

    可是问题就来了,既然山神是天下的山川之神,那怎么会连小小的刘龙庭都打不过,这柳龙庭要对付河神,都要聚集东北所有的仙家,整个东北地区大大小小的仙家有多少?出马仙野仙上方仙,各种类型的仙家,加起来数不胜数,这才有和河神交手的资格,更别说这山神了,没人管束,吸食了这么多人的精气。理应当他要比河神还要厉害,怎么会被一个修炼还不到一千年的柳龙庭给打败呢?

    这些问题让我疑惑,就连柳龙庭也说的不是很清楚,他的灵气和他的身份,的确是不相匹配,至于发生了什么让他的灵气消失,并且之前还要靠吃小孩才能维持过生活,这个问题,别说我和刘龙特,恐怕是除了一些很老的神仙,都很少有人知道了,毕竟山神是老神,新即位的神明,恐怕对他都只是闻名而不知其人,也这怪不得山神竟然能在段时间内就控制住这方圆百里的恶鬼魂魅,很难想象,他今后的实力,会有多么的强大,如果柳龙庭的实力和他悬殊太大的话,我们最后的结局,简直都不用想,都知道一定会死在他的手里,柳龙庭在他最弱的时候破坏了他的肉身,这个仇,他不会不报。

    不过柳龙庭看着我忧心忡忡的模样,转过身走到我的面前来,跟我说:“不过,我发现他对你,倒是感觉有些不一样,你我见他几次,你都毫发无伤。”

    “那是你和凤齐天来的及时,不然我肯定早被山神给害死了。”我想起山神之前说要把我孩子吃掉的那副样子,想起来都觉的恐怖恶心。

    “如果他想杀你,不用一秒,就能杀你,并且,他要报仇的人是我,为什么每次都是抓你,那你来威胁我,如果直接算计我,将我置于死地,不更直接?”

    柳龙庭这么一说,顿时就把我给提醒了,然后回想我见山神的几次面,哪怕是他把我丢入蛇窟,在最后那一下我快要摔在地上的时候,他都把我给接住了,这要是我没被他接住好有个缓冲,不然的话,从什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我都怀疑我会摔成残疾,并且他和说话的时候,动不动嘴里就离不开我对柳龙庭怎么怎么样?

    “况且,现在山神通过吸食阳气的力量已经上去了,与我们有关联知道我们这么多消息的人,也只有山神,所以我怀疑是山神变成河神的模样跟你在船上,并且,他对你,应该有一种很微妙的感情,说爱谈不上,但是又值得他上心。”

    这刚才柳龙庭都还在说我和河神跟凤齐天的关系,现在他又把山神扯到我身上来,不要说是他说的,就算是山神此时站在我面前跟我说他对我有所感情,打死我都不信,有感情他会这么虐我?要吃我的孩子,把我折磨的几乎要我送命.

    我对柳龙庭说他想多了,不可能有这种事情发生,我还是相信要是真对一个人有所想法,应该就是有意无意的为对方想着,而不是恨不得把对方置于死地。

    不过柳龙庭倒是没把我这话听进去,在我面前走了几圈,然后问我说:“那你和山神变的洛神,有没有说过我和淳阳的事情?”

    我摇了摇头,说没有,因为当时我也觉的有些不对劲,就没有把这件事情和他说。

    柳龙庭听我这话后,顿时就向着我膝盖上撑了下来,笑盈盈的看着我的脸,忽然探过唇来往我的的嘴唇上亲咬了一口,柳龙庭的唇香软甜糯,只不过还没等我好好品尝他唇上的味道,柳龙庭就离开了我,跟我说:“没想到我的小白静也有脑子灵光的时候。”

    这柳龙庭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

    我顿时就拿起抱枕往柳龙庭的身上丢,不过这时候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一个陌生的号码,是贵州的。

    如果换做是之前,我肯定会以为这一定会是个什么诈骗的电话,毕竟我不认识贵州什么人,但是这次,我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这是个接事儿的单子,于是就鬼使神差的拿起手机,跟对方说了句你好。

    “白静,白小姐是吗?我叫皮从新,是个养蛊的,这次打你电话,是听我一个朋友说你们东北仙家很厉害,我不服,所以来跟你宣战,我们约个时间来比试一场,并且我知道你们很快就需要大量的精气供养你们的儿子,如果你们赢了,我将自行了断,我养的所有蛊仙和我自己的精气,全都送给你,并且死后还愿意当你堂口的兵马,壮大你的队伍,但是,如果你要是输了,你也不用死,但是,得把你肚子里的孩子给我。”

    我一听这男的说的话,心里顿时就骂了这男的一句傻逼,这无端端我跟他比什么赛。

    “那要是我不答应呢?”我回答这男的。

    “那你现在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对付忽然笑着回答我。

    什么异常?我能有什么异常,不过就在我想回话的时候,我肚子里忽然传来了一阵专心的疼痛,我肚子里的孩子,忽然很沉重的往下坠,像是要从我肚子里掉出来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