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一百六十六章:娇儿算命

    柳龙庭问我的时候,不是说在他家住,而说的是家里住,这顿时就把我心里感动的就像是个三岁的孩子,赶紧的点头,说愿意啊,我巴不得呢。

    见我答应下来,柳烈芸顿时就喜笑颜开的拍了下手掌,站起身来跟我说:“那好,我去叫人在龙庭的房间里多加床被褥。这山上晚上睡觉,还冷着呢!我可不想把我可爱的侄子冻坏了,我还指望着他喊我姑姑呢!”

    柳烈芸说着,就去准备我住宿生活要用的东西,而龙腾好和娇儿一听说我我要在这上白山里住下来,顿时就像是两只小麻雀似得围到我的膝盖边上,问我这个那个的,又问我说能不能教他们画画?二姐夸我说我画的画好看,然后又叫我能不能给她们画小鸟?

    这虽然龙腾和娇儿都修炼六七十年,不过却真的的是一个比一个孩子气,柳龙庭估计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就叫娇儿和龙腾先去到外面玩去,等会再来找我。

    娇儿性子本就有些跋扈小人精,她刚跟我聊得起劲,忽然被柳龙庭这么一打断。顿时就嘟着小嘴,对柳龙庭不满的说:“为什么要我和龙腾出去啊?难道三哥要和白姐姐做羞羞的事情了?”

    我听着娇儿这话,顿时就惊讶了,不知道这荒山野岭的,这龙腾和娇儿又是天天在家里玩耍,怎么知道什么是羞羞的事情?

    柳龙庭顿时就往着娇儿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训着娇儿说:“看来你知道的还挺清楚,这些你都从哪里学来的?”

    娇儿被柳龙庭这么一打,撅起了小嘴,耍着性子气呼呼的跟柳龙庭叫板:“没从哪里学,我自己想说就说了!”

    “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柳龙庭又继续问厉声问了一声娇儿,毕竟娇儿还这么小,就有人给娇儿灌输生儿育女的事情,这仙家教育孩子,比我们人还要来的严谨,因为他们有法力,有些事情教早了,就会出乱子,所以一般什么年纪该知道什么不该知道什么,他们规定的清清楚楚,而娇儿现在也相当于我们人的七八岁的孩子,这要是只是听外面的小妖小怪说说还好,但是如果是遇到了居心不良的人,那就麻烦了。

    “我不知知道就是不知道,三哥你快放了我!”娇儿使劲的扭着身体,想从柳龙庭的手里挣脱出来,可娇儿越是隐瞒,柳龙庭就越觉的这件事情可疑,便抓的娇儿更紧,本来柳龙庭还想对娇来个严刑拷问。却不想柳龙庭叫我去给她拿跟绳子的时候,娇儿一下子就慌了神,低下头就死死的在柳龙庭的手背上咬了一口,趁着柳龙庭缩回手的时候,娇儿赶紧的从柳龙庭的手里挣脱了出来。向着后院里跑了进去。

    “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柳龙庭看着他手上几个深深的牙齿印,嘴里有些温怒的责怪娇儿,不过又抬起脸问龙腾:“龙腾,你知道最近娇儿都和谁玩吗?”

    龙腾跟娇儿比起来,就像是娇儿抢了龙腾所有的机灵和好动似得。龙腾听柳龙庭问他这话,呆萌的摇了下头,说不知道。

    我伸手拿过柳龙庭的手,小心翼翼的往他手背上的牙印上轻轻的吹气揉摸,跟他说小孩子都是这么顽皮的啦。不要说娇儿,刚才他二姐都还说他之前还是个孩子,现在才成熟起来了呢。不过毕竟娇儿要是等我嫁给柳龙庭了,你就是我的小姑子,这几个月我还要住在柳家呢。为了跟家里人打好关系,我就跟柳龙庭说我去安慰安慰小姑子吧,他可别生气了。

    现在柳龙庭的手被我轻揉的好些了,柳龙庭便转手握住了我的手,跟我说了句好,他现在就先回房间准着些要用的东西,不过在他起身的时候,又叮嘱我说如果劝的没用就不要劝了,娇儿这小丫头性格泼辣的很,等会实在是不行。就由着她去吧,到时候叫二姐派个人跟踪跟踪他的行踪。

    我点了下头,答应了柳龙庭,然后转身进了后院里。

    现在还是上午,倾斜的阳光透过层层院子里的密叶,向着院子里的亭子上照射上去,而娇儿就坐在亭子边上,像是哭了,一边抹眼泪,一边嘴里在嘀嘀咕咕着些什么东西。

    娇儿本来就长的憨厚乖巧,她这副自己默默躲着哭的样子,也是十分的可爱,本来我还想用手手机拍下她这副可爱的样子给她看时,娇儿却注意到我过来了,赶紧的就伸着衣袖抹眼泪。转过头来看我,跟我说:“笑什么笑?你过来干什么,你是来帮着三哥骂我的吗?”

    看着娇儿那张倔强的小脸满是防备的样子,我顿时就忍不住笑,跟她说:“我为什么要帮着三哥骂你,我只是想看看平时我们这么厉害威猛的娇儿,一个人偷偷的躲着哭是什么样子。”

    见我说她哭了,娇儿顿时就上来了脾气,大声的跟我说她没哭,她怎么可能会为了这点小事哭!

    “好好好。你没哭你没哭,我笑你长得可爱呢,这样总行了吧,我的小奶奶。”

    这小孩子就需要哄,而我这么一哄。娇儿的气也消下来了一些,向我走过来上下打量了我几眼,又跟我说:“我知道你是来替三哥说话的,但是我告诉你,好人可没这么好当。你别想着你把我哄好了,就去向三哥邀功,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不过你要是愿意让我给你看手相,我倒是可以考虑配合你,我又感觉我修炼的有进步了,但二姐不让我无缘无故的下山,所以我都没有机会练习,你就当我练习的对象。”

    见着娇儿对我一副这么防御的模样,我心里也下想娇儿应该也不是什么好骗的主,不过看着娇儿却练习的对象,我就答应了娇儿,伸手给她,跟她说:“那我就把手相给你看,但是你得说出你你这些话是谁教你的。”

    娇儿不满的扁了扁嘴。伸着她的小手将我的右手摊开来,然后煞有其事的看起来。

    本来我也以为娇儿只是些山脚毛毛功夫,没想到娇儿在将她的手贴在我的手掌上后,开始闭上眼睛,跟我说:“你肚子里怀的是女娃。你身体里还有还有只长得十分恶心的虫子,还有。”

    当娇儿跟我说我肚子里有个小虫子之后,我立马就想到了这就是那个情蛊,于是赶紧的问娇儿说虫子有没有在繁殖?

    “还没呢,不过白姐姐。你看而别高兴的太早,你在五个月后,将有死劫,这死结不是天注定的,是人为的。严重的话,你可能要送命。”

    几个月后,几个月后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要出来了吗?那这么说的话,我生完孩子就要死?

    “不可能把,你三哥都说不会让我死,反正我就相信你三哥说他会救我,只要他还活着就不让我死。”

    听我说这话,娇儿顿时就对我笑了一声,跟我说:“小白姐姐你也真是听我三哥的话,我实话告诉你吧,你这条人为的死劫线,就是关于我三哥的,我三哥手上也有一条跟你一模一样的,你要是不赶紧的离开我三哥,五个月后,你的好日就过到头了!不是你杀了我三哥,就是我三哥杀了你,”

    娇儿说的冷声冷语,甚至是说着话的时候那小脸一直都僵着死死的盯着我看。

    这原本我还有点相信她说的话的,但是看着娇儿这倔强还对我有着点不爽的小眼神,我就问她:“娇儿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我怎么能可能有杀你三哥的机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