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一百六十九章:杀凤凰

    虚?肾虚?

    这名字怎么听起来就像是那种小时候看的那玛丽苏言情小短篇男主名字一样,这有人愿意当我的仙家自然是好事,但是我对虚的来历和本事都不清楚,而且柳龙庭又不在,他平时又不爱我收出马仙,这要是我收错了,惹上什么事情,他又得说我了。

    不过娇儿听到虚说想当我的出马仙的时候,开心的不得了,问虚说是不是他当了我的出马仙,就能邀请虚去她家玩了啊,她可有好多东西想给虚看。

    见着娇儿一副开心的模样,虚在娇儿的面前蹲下身来,轻笑着弹了一下娇儿的小脑袋:“当然,等你姐姐让我当了她的出马仙家,你想去哪,我都能陪你去。”

    听着这话,我总感觉这虚根本就不像是住在这里,而像是被困在了这里一般,因为他不能出去,并且看着他对娇儿也是十分喜欢,就连去个娇儿家,都要等当了我的出马仙之后。

    “小白姐姐,你就收我师父当出马仙吧,我师父可是个好人,而且本事可大着呢,什么都能看的见,你就收我师父当出马仙吧。”

    娇儿一直都抱着我的腿缠着我,这让我一下都不知道该怎么给娇儿解释,而虚看着娇儿一直都缠着我,忽然扬了下他的手,将他外面披着的素袍脱了下来,对娇儿说:“娇儿,师父这衣服脏了,你去师父房里,给师父找件一样的衣服来。”

    虚这是故意支开了娇儿,而娇儿开始有些好奇的查看着虚的衣服,跟虚说这衣服干净的很啊,不过看着虚刚微微皱起来的眉毛,娇儿顿时就笑眯眯的跟着虚说叫他别生气,她就去给他找身新的衣服来,说着屁颠屁颠的就往房里去了。

    “我知道你在顾忌什么,都说出来吧,我一一都给你解答。”虚说着这话,又重新坐了下来,伸手修着他面前的那把断了好些根弦的古琴,他的手骨节分明,骨头里带着力量,指甲尖尖,谈琴用的。

    “这个世界上修仙成神的路这么多,你可以自行修仙,或者找更加厉害的上方仙带你,为什么要选择当我的弟马,并且我也就是一个普通人,你的镜子能选择我,真是奇怪。难道是因为我前世是银花教主的原因?”我问虚。

    我坐在虚的旁边,看见虚的嘴角扬了扬,跟我说:“我的地位,并不比银花教主的小多少,但我就想成神,成为一人之上,万人之下,并且在三界之外的神,这与其说我当你的仙家,倒不如说我们是合作,难道你就不想尝尝那种君临天下的感觉吗?”

    这中想法,对我来说简直就是荒谬,毕竟我是一个女人,我只想安安心心的把孩子生下来在在家带带孩子,跟柳龙庭秀秀恩爱,而自从王权贵死了之后,我就是寡妇,寡妇是可以再嫁的,我就想嫁给柳龙庭。

    “不想,并且既然你都说了,你的地位比我前世少不了多少,那为什么在我这辈子是个普通人的时候,还打算要做我的弟马,你要找,就应该找个更厉害的人。”我回答虚。

    “确实,我守了天镜很多年,只是为了寻找一个可以让我跟随的人,起先,这天镜里并没有你,直到二十年前这天下的妖祟都逐渐的出来,我的镜子里就出现了你,你也在我候选人的范围内,所以这二十年来,你从小到大都在我的观测中,并且从最近开始,你在我的镜子中出现的频率越来越多,我相信我炼制的铜镜的选择不会错,所以我才会选择见你。”

    虚说了这么多,仍然是头也不回,也不看我表情,而是专注着修他手里的那把古琴。

    看他这么专注的样子,并且听他的言语,我又觉的他应该不像是什么坏人,如果只是当做仙家供供的话,我供着他倒是没问题,但是他的理想抱负太大,我以后根本就跟不上他的节奏,并且如果弟马乱认自己驾驭不了的仙家的话,那就跟养小鬼似得,仙家的能力越强,反噬的力量就越大。

    “可是我并没有这么大的理想,你要是想成大神的话,难道你的镜子里除了我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人选吗?”

    我开始推卸这件事情。

    “有。”虚回答的干脆:“除了你之外,还有一个人适合,只是我无法去见他,我被锁在了这里,如果没人救我,我将永远待在这暗无天日的阵法里。”

    果真是被我猜中的差不多,不然这哪里有什么清修的仙家,不能成仙,也不能成佛的,还待在这长白山脚下的一个小院子里,孤单这么久。、

    毕竟拒绝了当虚的出马弟子,加上他又是娇儿的师傅,我怕娇儿等会知道我没收他为弟马后,肯定得哭死,于是就想着办法,看看能不能补偿。

    “那有什么办法将你救出去,有什么办法破这个阵法?”我又向着四周一抬眼,四周除了后面的几间屋子,也就这里这么一个小院子。

    “你确定你不当我的弟马,却想就我?”虚又问了我一句。

    “确定啊,我的孩子过几个月就要生了,你的理想太大,战争肯定也很多,我不想我以后带着的孩子遭这份罪。”

    毕竟我现在心里眼里,满满的都是我的孩子,等他出市了,我就想带着他到处去玩,现在他在我肚子里还没出生,我都就忍不住的在朋友圈里秀我的大起来一点的肚子了。

    “那你就将对面那个石头搬开,石头底下有一炳宝剑和一道黄符,你把这宝剑拿开,黄符撕了,我就能从这里出去,就能答应娇儿去她家玩。”

    我顺着虚手指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子啊院子里的角落里确实是堆着一个差不多都有我人高的巨大石头,这么大的石头我怎么搬得动?于是转头看向虚说,这个头太大,就算是我想帮她,可我也抬不动啊?

    “你可以的,只要你将手放在这石头上,石头就会变轻,你去试试?”

    要不是看在娇儿的面上,这虚的死活关我毛线事,不过现在虚可是娇儿的心头肉,娇儿又是我的小祖宗,就算是我不想试也没办法,于是也只能向着那快大石头走过去,将手贴在那巨大的石头上,本想用力一搬,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我用力的时候,那石头就像是怕泡沫坐的似得,顿时就被我抱了起来,简直太让我惊讶了。

    不过当我将这大石头移开的时候,在这石头下面,果然都还压着一把宝剑,和一张黄符。

    这自古宝剑就是用来镇邪的,这里出现了把宝剑,这虚是之前是被镇压的吗?

    “你之前是犯了什错,才将你镇压在这里。”我问虚,毕竟要放他出来,我得确保他出去之后,不去为祸百姓。

    “就像是我现在想做的一样,我想做最高的神,被上天惩罚了。”

    这想当神因为被惩罚,其实也没什么大错,毕竟上天的正神要维护自己地位,肯定是要打压一些人的。

    不过这抢地位,不害人,为了讨娇儿开心,我就打算将虚放出来,并且在拿开宝剑的时候,于是我就对虚说:“我把你放出来,那你可别去杀人啊!”

    虚笑了一声,对我说:“杀人倒是不会,但是我会去猎杀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只凤凰,就是他把我困在这个地方,几千年了,我对他的恨,已经不是逼迫自己原谅他而满足的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