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一百七十三章:游戏规则

    山神在换衣服,我现在进去有些不好吧,本来我想就在门口站着,但是屋里传来一句山神有些嘲弄的声音:“不是你要见我吗?还站在门外干什么?”

    本来是想礼貌一点,等山神换完衣服再进去,但是他自己却叫我进屋,既然他不在乎,我还在乎什么,于是我就大大方方的推开了门,抬眼往屋里一看,只见山神也没我想的那么随便,我开门的时候,他都已经在提着衣领,我只看见他胸前一片结实的胸膛,不过也很迅速的被他整理领子裹住了。

    见山神一直都在慢条斯理的系着他一袭白色亵衣上的带子,一句话也都不问我,而我可能是之前跟他交过手,或者是心里对他的恨大于对他的怕,又或者是我想救柳龙庭和我自己的决心已经超乎了一切,所以我现在一点都不惧怕他,抬头看着他说:“为什么你一直都对我跟柳龙庭穷追不舍?柳龙庭毁了你的肉身,但是我又救了你一命,我们之前,也应该算是扯平了,为什么你还要对付我们?”

    我问山神,起码我得知道,他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害我和柳龙庭。

    听我问这话,山神背着手向我走了过来,那爽邪魅的眼睛忽然朝我眼睛一看,然后站在我身边,轻轻侧腰靠在我耳边,跟我说:“因为我开心,我想杀谁就杀谁,没什么理由,这个理由你满意吗?”

    说完这话后,他向我转过一抹阴沉的笑容,喉咙里发出一阵哼哼哼的笑声。

    我直接就被山神这话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人家做坏人是为了报仇,而他作恶,只是随心所欲,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真他妈是个混蛋!

    我心里暗骂了一句,但是表面上也没有表现出来什么,而是继续依旧不动声色的对山神说:“你说吧,你有什么条件,放了柳龙庭,只要我能满足你的,我都答应你。”

    我想山神如果真对我有意思,他应该在这种时候提出过分的要求,其实最坏的打算我已经想好了,只要柳龙庭还能活着,哪怕是要我做最肮脏卑鄙的事情,我也愿意去做。

    “就你?你有什么能满足我的?”不过山神说着这话的时候,哈又笑了起来:“我没有别的什么要求,我就是想让你看着刘龙特去死,看着你伤心欲绝的样子,然后我再把你杀死,这就是现在我最想做的事情。”

    山神的变态,让我难以置信,而且他说着这些话的时候,竟然没表现出对我有一丝的好感看着山神看着镇定自若的眼神,我心里就有点开始怀疑柳龙庭说的话是真是假,毕竟我也是个妹子,妹子一般对哪个男生对自己有好感哪个对自己没有好感,几乎能极度细微的就能查出来,但是山神让我根本就察觉不出来他对我有什么感觉,如果他真的对我没感觉的话,那我现在过来找他,岂不是自己就往枪口上撞,加快结束我那短短还不到二十一岁寿命?

    不过横竖都是死,如果我不来的话,真的就是一点机会都没有,虽然我现在来了也是没机会,但是这会箭在弦上,我只能继演下去!

    我朝着山神走过去,抓着他的手臂站在他的身前,抬头看着他的脸,小声问他说:“那你真的舍的杀我?”

    “我有什么好舍不得的?”山神一阵冷笑,见我握着他的肩膀,于是他的手就向着我的腰上搂过来,顺便在我的屁股上用力一抓,用的力气十分大,疼的我眉头顿时一皱,差点演不下去!

    “因为你心里有我,你有好几次的机会,都可以杀我,但是你没舍得,最后有放我走了,你还说你舍得杀我吗?”

    我知道我哪里来的脸皮,在跟着山神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简直就像是为了完成某个任务一样,一点都不觉的脸红心跳,只要山神承认,我就成功了一半,可能我和柳龙庭都不用死了!

    而山神听了我这话,神色顿时就有些不自然,一把将我的手甩下来,又是一声冷笑:“你简直就是在白日做梦,我不杀你的主要原因,就是想看你和柳龙庭的惨剧,看着你们痛苦,我就开心”

    “那不杀我的次要原因是什么?”我向着山神更走进去,伸手按在他胸口的位置,手掌心里感受到一阵毫无节奏的怦然响动:“你的心跳得好快啊,只要你放了柳龙庭,我就跟着你,我就是你的人了……。”

    像是有个十分肮脏羞耻的秘密没揭开了一般,山神看的着我,眼神里充满了愤怒,几乎是控制不住情绪的伸手瞬间掐住了我的脖子,直接提着我的身体扬在了半空中,然后再愤怒的丢向房间外的门上,因为用的力气巨大,我整个身体直接撞烂了门,向着门外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口里一甜,一股粘稠咸腥的液体从我的喉咙里涌了上来,忍不住一咳,一口猩红的血,顿时就从我的口中喷了出来。

    这种喷血的情节,我只在电视里看过,当我自己也吐出一口伤了内脏的鲜血后,我一时间竟然有点难以相信!而山神这会也披好了外套从屋里走出来,见我已经趴在了地上一时半会起不来,于是就蹲在我的面前,直接抬起我满是鲜血的下巴,恶狠狠的对我说:“这从屋里飞出来的感觉怎么样?收起你的这种痴心妄想,你这种下贱的女人,根本就配不上我,说,是不是柳龙庭叫你来算计我的?”

    山神死死的捏着我的下巴,他的虎口就像是一把巨大的钳子,钳的我下巴都快要碎了,看着我的眼神里全都是怒火。

    “配不上你,那你为什么会有这么的大的火气,难不成还是觉的我玷污你了?……”

    我的话还没说完,“啪!”的一声,一个厚实的巴掌扇在了我的脸上,耳朵一阵嗡鸣,脑子里一片空白,而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右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而三十年此时还在我的面前,抓住我的头发用力往上一扯,靠近我的耳边来跟凶神恶煞的跟我说:“你这个贱女人,要是再敢说,我立马就撕烂你的嘴,让我手下所有的兵将都过来,轮着把你上一遍,毁了你这辈子!”

    此时我已经被我身上传过来的各种疼麻痹的一句话都说不出口,而山神的见我终于不再说话,脸上的怒气消下来了一些,于是他就干脆的坐在了我的面前看着我,忽然嘴角笑了一下:“不过我被你这么一提醒,我又有了个新的游戏,就是我们两个人来做一笔交易,既然你这么想和我在一起,那么我就成全你,明天,我们就假意举行死刑,然后将柳龙庭带上来,如果他能忍受的了我们在一起,并且不从我的手里抢夺你,那就算是我赢了,但是如果相反的,他奋不顾身的来救你,那就是你赢了,你们要是赢了,我就放你走,你看怎么样?”

    我一时间都怀疑山神是不是定错了游戏规矩,这柳龙庭看见我和他在一起,肯定会来救我的,就在前不久,柳龙庭还和我一起吃下过情蛊,而现在还没过多少天,柳龙庭就看见我对山神投怀送抱,他就算是不为了他和我的感情着想,也会为我的命着想而会奋不顾身的来救就我的,毕竟我们的情蛊是如果有一方出轨或者是不忠,而另外的一方就得死。

    “好,我答应你,”我回答山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