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一百七十四章:金蝉脱壳

    山神见我答应,伸手拍了拍我的脸,对我笑了句:“那祝你好运。”

    说着叫了几个人将我抬走,随便丢在哪个马棚里让我睡一晚上就好,但是在明天上午之前,一定要要把我打扮好。

    山神叫那几个人将我抬到马棚去睡,结果他们真的把我丢进了马棚之后就不管我了。马棚里还养着十几匹大马,粪臭和尿味,几乎都快要把我给熏晕,山神简直就是一个变态。这么可怕的一个东西,却占着神位,这怪不得天下会越来越乱,就是因为这么残暴的邪祟,都在这世间横行霸道。

    现在柳龙庭就在城墙上钉着,我心里十分想念他,可是这会那些人已经将我和那些马关在了马棚里,看着高高的围栏,我跟本就出不去,哪怕我现在和柳龙庭在同一面镜子当中,我也不能去见他。

    心里的悲伤弥漫,看着我身边一匹匹不断乱踩的高头大马,我赶紧的捂住我的肚子,生怕这些不懂事的畜生踩到了我的孩子。找个个偏僻远离大马的角落,我蜷缩着躺了下去。摸着我大起来的肚子,我把我对柳龙庭的想念全都寄托到了我的肚子里的孩子身上,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肚皮,就希望他能够在我的肚子里慢慢的长大,然后我把他生下来。他就是我和柳龙庭的心肝宝贝,哪怕是就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死了,我也没有任何的遗憾。

    好在这镜子中的天气和外面不一样,镜子里的任何东西都是禁止的,时间。温度,甚至是天气,而这一切的运转,都是虚在操控,虚为了讨好山神,给他幻化了一座这么大的府邸,这府邸需要维持,都是十分损耗精气的,也不知道这虚之前到底是什么身份,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本事,大到竟然可以随随便便的在一面镜子里幻化出一座这么宏大的山神府,毕竟这山神府还要有能压制住柳龙庭和柳烈芸功力的本事,如果精气一弱,柳龙庭和柳烈芸,立马就会冲出这镜子的禁锢,卷土再重新杀出来。

    我也不知道我睡了多久,只记的是几个女人精怪将我踢醒了,然后都不管我的感受,直接将我从马棚里拖了出来,向着一处温泉里丢了进去。然后她们几个连衣服都不脱,也直接跳到水里来,扯我的衣服,帮我搓背洗脸之类的。

    本来我以为这山神是古时候留下来的神,所以会让我我穿着他们以前的古装长袍。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她们却给我套了一套现代的白色连衣裙,并且给我也画了一个很现代的淡妆。

    当一切都准备完了之后,几个精怪又将我送到山神的房中,昨天晚上山神那被我撞烂了的门,今早已经修复的完好无损。而山神今天却改了原本外表文儒的就像是个饱读诗书的公子般的模样,套了一声铠甲,腰下一层甲片一层裙摆,厚实又显得庄重。

    “你这样子,还有些漂亮。真是让姓柳的捡了份大便宜。”山神跟我说着的时候,伸手从桌上拿出来一个我们现代的首饰盒,向我走过来。

    我不知道他想对我干什么,但是他昨天这么打我让我感到一阵无端的对他的害怕,不过在我想躲的时候。山神一把就拉住我,侧身将我一抵,将我逼到了身后的墙面前。

    “别怕,起码今天在柳龙庭面前,我会表现的对你无比的呵护,只要你乖乖听话,我是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山神说着这话的时候,将我脖子里原本戴着的那条柳龙庭送项链用力一扯,脖子后就像是被刀割了般的痛,那条链子就被山神给随手丢在了地上。而他自己从首饰盒里拿出一条与我衣服十分般配的项链,帮我戴上,并且还细心的帮我摆弄好胸前的那颗吊坠,再整体看了眼我的模样,像是十分满意,于是伸了手,叫我挽着他,我们现在就去刑场。

    刑场就是在昨天我们监狱的最里面,当们又再次进入到监狱的时候,只见虚已经早就已经在监狱里候着了。见山神和我都已经来了,这才念动咒语,而这监狱里的地形在他念着咒语的时候,又不断的在开始变化,由原本一栋栋高低错落的监牢,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刑场,而原本困着柳龙庭的那面巨大的高墙,也平移铺展在了地上。

    现在我好不容易又见到了柳龙庭,几乎就是控制不住手脚的想往柳龙庭的身边跑,而在我将要松开山神手的时候,山神的手立马就抓住了我的手,不让我离开他,并且转头十分不悦的看了我一眼,眼里满是威胁。

    现在柳龙庭被伤成这样,我看着他的模样都十分心疼,但是我和山神的约定在先,只求柳龙庭现在千万不要放弃我,一定不要放弃我。

    精怪们给山神搬来了一个雕龙刻凤的大椅子,山神直接抱着我往这椅子上一座,然后招了下手。顿时,就有一些精怪向着被钉在墙上的柳龙庭走过去,用力的将那些钉在柳龙庭身上长钉一个个的拔出来。

    当我看着那一个个的带血比我手臂还粗的钉子从柳龙庭的身体里拔出来的时候,我的心脏都在绞痛,就恨不得推开我身边的这个男人。想去抱着那条大蛇。

    而山神似乎也感到我越来越不安的在动,原本很好的心情,忽然就变得有些不满,并且张口警告我说:“你要是再敢动一下,我现在就下令杀柳龙庭。”说着这话的时候,将我整个身体往他的怀里一横抱,再朝着那些精怪坐做了个扬手的手势,顿时,另外就有一些妖怪,一个个的提着木桶,桶里装满了水,一桶桶的,不断的向着柳龙庭身上倒上去!

    “马上,你心爱的小白蛇,就要醒过来了,你说,为了我们昨天的游戏规则,我们现在做点什么好呢?现在我们这么平淡,肯定是刺激不到柳龙庭的。”

    听着山神这话,此时我无比憎恨的看着他,对他警告说:“如果你敢对我做过分的事情,让柳龙庭对我有了什么误解,我就是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

    “什么过分的事情?”山神满脸笑意的问我。

    我此时看着山神这丑恶的脸面,根本就不想跟他解释。而山神也懒得听我解释,一把就将我身上穿着的裙子撕了大半,把我的肩膀剥了出来,然后低头在我肩上亲了一口:“这样算是过分的事情吗?”

    现在那些精怪正在用水泼着柳龙庭,我心里十分担心要是柳龙庭看见我这样子,他心里会怎么样,可那些精怪将一桶桶的水往柳龙庭身上倒的时候,柳龙庭也没有半丝醒过来的痕迹。

    这下让我更加担心,生怕柳龙庭就这么死了,如果柳龙庭出了什么事情,我也不想再将什么游戏进行下去,于是伸手想推开山神的头。

    山神也意识到这精怪们往柳龙庭身上泼了这么多水有古怪,见我一直都推着他,直接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将我的脸按进他怀里,小声跟我说:“看来你的柳龙庭还有些本事,金蝉脱壳啊。但是会金蝉脱壳又怎样,他的女人还在我手里。”

    什么意思,那条大白蛇,不是柳龙庭吗?他的本体也已经走了?

    我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山神说完花后,再向着我的脖子里和肩膀处张牙咬进来,尖利的牙齿,瞬间就将我的皮肤刺穿,一道道温热的血。顺着我的胸口不断往山神的铠甲上滴。

    我使劲的想挣脱山神的怀抱,头顶上方传来嘭的一声巨响,一道华光闪过,然后接着就像是无数的玻璃打碎的声音,我们周围的光线,瞬间就比刚才还要明亮!

    “报!主人,柳家仙家已经将结界打碎,现在带领着一大堆的仙家,往我们这冲了过来了!”

    柳龙庭没死?!并且还把这镜子的结界给打破了?并且我已经都能听见柳烈芸说话的声音

    “三弟你看,小白也在!”

    我惊喜的几乎就是忘了我肩上的疼痛,这镜子碎了,暂时就没什么东西还能压制住柳龙庭,而我也不想被柳龙庭误会,想从山神的身上起来,但山神此时更是用力的按住了我,不让别人看见我的表情,在我而变阴沉的一笑:“游戏还在继续,你休想先毁约,我就是要让柳龙庭,觉你背叛了他,看他还要不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