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一百八十一章:空洞的眼眶

    “不可能。”巫英回答的干脆,但是在她说完这话后,我们几个人中间的气氛顿时忽然尴尬平静,而巫英看了眼柳龙庭之后,语气稍微也降了下来些,跟我说:“也不是没有可能,可能小白前世就是银花教主,死后眼睛被邪祟吞噬了,所以这辈子就看不见那些东西也说不定。”

    这语气的转变,让我自己都觉的有点不可置信,也不知道是柳龙庭和巫英有一腿,还是巫英现在因为想做我的仙家,所以有什么话瞒着我,不敢说。

    不过现在让我发现了端倪,不管因为巫英出自什么原因态度软了下去,我也没打算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就算了,于是我直接就问英姑说:“你说是真的吗?但是我连鬼物也看不见啊,鬼是归地府管,不归银花教主管。”

    “这个我也不清楚了,柳龙庭对你的前世比较了解,你问问柳龙庭,兴许他比我知道的更多。”巫英将事情推到了柳龙庭的身上。

    我转头看向柳龙庭,柳龙庭一时间也没和我说半句解释,可能是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原本那次我能融合进银花教主的身体里了,我都觉的我前世是银花教主了,但是她们现在一讨论,让我心里又有些没底,见柳龙庭一直都不说话,我就对柳龙庭说:“要不我们再去看看我的那具旱魃尸体,看看那具尸体有没有眼睛,如果没有的话,这一切都能解释的通了。”

    柳龙庭的面色顿时变的有些僵硬,哄我说算了,现在我怀了孕,就没必要这么折腾了,以后我要是想看那些鬼东西邪魅的话,他就附身到我的身上来,让我想看什么就看什么?

    可是现在已经不是我想看什么就看什么的事情,而是我察觉到巫英在怀疑我是银花教主的身份,我能和柳龙庭在一起,完全就是因为我前世是银花教主,就因为是银花教主,我这辈子都爱柳龙庭爱的这么卑微,可如果我前世不是的话,那我和柳龙庭,这辈子忽然就在一起了,他爱的就是银花,而不是我。

    之前巫英一直都认为我不是银花教主,所以才会怂恿奶奶,让奶奶要我们开棺验身份,而这次巫英可能是胡仙走了,地位一下子就变低了,所以就嘴上奉承我和柳龙庭,上次开棺验身份巫英不在,那我就想这次再去看一看,让巫英看见我前世的尸体眼睛没了,或者是让她亲眼看见我能融合进银花教主的身体里,证明我就是银花教主。

    可能是我已经习惯了我就是银花教主的这个身份,我就不希望别人还在怀疑我的身份,觉的我和柳龙庭在一起,也只是因为某种目的,加上以后巫英还要和我们以后朝夕相处,我更不想让她都不承认我和柳龙庭的感情。

    现在我的心情,仿佛又像是回到了之前奶奶逼我去验尸的那时候,只不过那次我是不敢去验尸,因为我不确定我是不是银花,现在我是希望去,证明给巫英看,证明我就是银花。

    见我一直都坚持,柳龙庭有些生气,说我一下山是不是翅膀就硬了,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怎么都不顾忌别人的感受。

    这件事情怎么又是我错了,我就是想证明一下又有什么错?难不成连柳龙庭他自己都不相信棺材里的就是我的前世,所以都不想带我去?

    我直接把这话对着柳龙庭说出口的,而当我说完后,柳龙庭的眼神惊愕的看了我一会,然后神情逐渐缓了下来,跟我说:“既然你想去,就去吧。”

    说着也不理我,直接下楼了。

    我都不知道柳龙庭为什么忽然好好的,就又生气了,看着他这样,我心里也生着闷气,但还是转头对巫英说:“我知道,你一直都不相信我和柳龙庭是前世就来的情感,所以我现在就去证明给你看,我是能融入进我前世的身体里的,如果像你刚才说的那样,银花教主是因为眼睛没了,所以才看不见低等的鬼怪,那我们现在就去看看,如果她的眼睛还在,说明你说错了,如果她的眼睛没在,说明你说错了。”

    反正我现在的意思,就是横竖我都是银花教主,而巫英听到我说这些话的时候,眉头皱了起来了些,想跟我解释什么,但是却什么都没说出口,点了下头,跟我说好,她陪我去看看。

    要是换做从前,巫英才不会这么听我的话,爱情的力量果真是伟大,巫英为了想得到正果,能上天和胡仙在一起,现在都能听从我的话,按照我说话的意思去办。

    只不过我也并不是什么咄咄逼人不好相处的人,我只是不想让巫英不承认我和柳龙庭的关系,既然她能接受她和胡仙,为什么不能接受我和柳龙庭?看着巫英现在一副沉默的表情,我心里想着等会让她看见了我的尸体后,我就安慰她,毕竟因为我和柳龙庭相爱的艰辛,她和我一样,我们是同一类人。

    在去满囤镇的车上,我心想这都是我第三次来看银花的尸体了,等会要是可以的话,我想等会我们能不能直接把银花的尸体带回家,放在家里供着,这样的话,以后谁再说我不是银花,我就当着谁的面证明。

    不过这个想法在我脑子里蔓延开去之后,我顿时都觉的我自己很傻,这要是有一百个人,一千个人来质疑我,那我岂不每天都得天天进入银花教主里的身体里,这种事情,让别人去说好了。

    估计刚才也是我情绪激动,毕竟在恋爱中的女人智商简直为零,我觉的我就是,爱柳龙庭有点爱的太过了,爱到失去了理智,想到柳龙庭刚才忽然对我生气,可能就是嫌我笨,于是我就探头往驾驶坐上探过去,问了柳龙庭一句我是不是很傻?

    “你傻什么?”柳龙庭异常冷静的问了我一句。

    他这忽然就冰下来语气,让我一时间都有点不敢和他开玩笑解释,于是就对柳龙庭说了一句没什么,然后坐回到了座位上,既然傻就傻了,做都做了的事情,要是再跟他解释的话,就显得我更傻了。

    我们将车停在了山脚下,在我们组建接近银花棺材的时候,我原本一直都觉的我真是太傻了的心思,忽然就很好奇,这银花教主如果真的是眼睛没了的话,那她的眼睛是被谁吃了?柳龙庭之前不是说爱我爱的疯狂吗?他怎么就不保护一下我的尸体?而且回想起从前柳龙庭第一次看见我尸体的模样,他也很激动,就像是第一次知道银花的尸体在哪里似得。

    依旧是柳龙庭将棺材挖出来,然后开棺,当我爬进棺材,正想将银花教主的面具拿下来的时候,柳龙庭忽然在我后面说:“不用看了,这具尸体,根本就不是银花教主的。”

    “什么意思?”我转头问柳龙庭,而且看着柳龙庭脸色的时候,他的脸冰冷无比,看着我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感情。

    我被柳龙庭这眼神看的浑身有些不舒服,心想他不会是真的生我的气了吧,于是想缩回我正想揭开棺中女尸脸上的面具,而就在我准备收手的时候,我看见这覆盖在这女尸脸上的面具忽然动了一下,紧接着,一只浑身长满黑毛的老鼠直接从女尸眼皮下钻了出来,并且一把就撞开了面具,而我此时才看见,这女尸黑眼眶里空洞洞的一片,什么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