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一百八十五章:吃的东西

    凤齐天听我将这些话说完,点了点头,说一定会的,然后又吹着牛逼说他主人可是世上最厉害的神,哪怕是她成为人,哪怕是再磨难,也一定会出色光彩完成自己的任务。

    看着现在见凤齐天情绪好了一些,我又忍不住又对他主人产生好奇,又笑嘻嘻的问了他一句就不能告诉我她是谁吗?以后我也好偷偷的去拜访一下,好让我也沾沾神气,说不定我这一生就大富大贵了。

    凤齐天转头看了我一眼,宝贝似得藏着掖着,跟我说就是不行,这是天机,他要好好的保守这个秘密,不然的话,他本身就再也没有上天的机会,若是过于提早写泄露,反而会提早打乱他主人的计划,到时候他主人怪罪下来,他就永远也可能再回到他主人身边了。

    听着凤齐天说这些话,心里为他高兴,但是又有点心塞,我还以为凤齐天只是对我一个人比较好,没想到他还有视之如命的主人,感觉他这一生,都在为他主人而奔波,所以这让我心里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失去平衡,不过等我自己想通过来,也能理解,毕竟我和凤齐天才认识多久?他和他主人认识多久,他现在这么对我,已经不很不错了。

    “那你现在为什么忽然想和我说你主人的话?”我问凤齐天。

    风起天继续坐在椅子上,跟我说:“因为不说的话我憋在心里难过,这个世界上,又最喜欢你,所以就想和你说说。”

    “你可拉倒吧,我才不是你最喜欢的人,你不是还有你主人也在这个世界上吗,你不是更喜欢她吗,现在你就去找她,跟她培养感情,给她排忧解难,指不定以后你们上天的时候,她更宠你。”

    见我忽然提高了这么高的说话声音,凤齐天眼神里忽然露出点玩味的神色,看着我说:“你是吃醋了?”

    我顿时就对凤齐天投过去一个鄙夷的目光:“我瞎吃啥醋,我只是告诉你这么做。”

    “哈哈,可看你这样子,就像是吃醋的样子。”

    我顿时就无语,前一秒还心疼凤齐天,他这人果然是不能心疼的,一心疼就开始没个正行,于是我就随便的和他聊了几句,就打算走,问他要不要跟我们回去玩玩?

    “跟你回去了,柳龙庭那脸色又不好了,对了,你回去再去找找你前世的被烧过的骨灰,如果还有的话,最好是拿回来一些,放在家里供着,指不定今后还有用的上的时候。”

    这烧都烧了,骨灰还有什么用,不过这也是凤齐天叮嘱的,他知道的比我多,阅历也比我强,他说有用的话,或许以后还真的很有用。

    于是我就答应了凤齐天,说我这两天就找个机会,将我的骨灰给拿回来。

    再说了几句道别的话,我就叫柳龙庭一起回家,柳龙庭的脸色不太好,但是也没和我过多的说话,平常他见我和凤齐天多说会话都气的不行,现在竟然没多大反应了。

    我心里在想是不是柳龙庭见我这么关心凤齐天,或者是他在雅间里听到了凤齐天和我说的话,毕竟凤齐天连说了我好几句是不是吃他的醋了,我怕柳龙庭当真了,所以就不怎么理我了?

    我想跟柳龙庭解释,但是这会巫英还在车上呢,我当着她的面解释未免也太不把她当外人了,于是就憋着,想等回家了再说。

    我们到家的时候,已经都是下午四五点了,于是就在家里随便做了点饭菜,因为柳龙庭不怎么说话,巫英一和我说话就是问我什么时候再接单,这学东西,不是理论上就能学好的,她得实践的教我。

    说到我接单的事情,巫英她自己还好意思说呢,之前她借着柳龙庭的名号去杀仙家,已经就影响到了我的声誉,现在还有谁愿意把事情交给我和柳龙庭来处理。

    不过巫英毕竟也是我的出马仙了,我也没责怪她,就说这种事情看缘分吧,缘分来了,自然就有单子上门,而巫英似乎也意识到了我这些天没人找我,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她的原因,所以也没再和我说什么,回到仙堂里,进了她自己的牌位。

    晚上睡觉的时候,柳龙庭洗完了澡,掀开被子躺在我的旁边,见我一直都侧身盯着他看,本想转过身去不看我,但是在转过身去的时候,顺口问了我一句我老这么看着他干嘛?

    “龙庭,为什么我感觉你把我的尸体烧了之后,你就不喜欢我了?连话都不想再跟我说。”

    柳龙庭听我说这话,沉默了一会,也向我侧过身来,问我说:“是凤齐天和你说了什么吗?”

    “他没有说什么,就是跟我讲了一段他的前程往事,和他主人是谁。”我回答柳龙庭。

    柳龙庭似乎也并不知道凤齐天的主人是谁,现在听我的这么一说,看着我的眼神在我脸上停顿了几秒:“那他说他的主人是谁?”

    “是古帝,九重天天帝,据说是和女娲娘娘一个级别的,真是厉害。”

    柳龙庭倒是对凤齐天主人的身份没有感到意外,像是已经被他猜中了一般,不过又对我说:“那除了这个之外呢?他还有没有对你说过别的什么?”

    当柳龙庭再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心里忽然涌出一阵别的想法,向着柳龙庭抱过去,抬脸问柳龙庭说:“我前世,真的是银花教主吗?”

    在我问完这个问题之后,我明显就感觉到柳龙庭想推开我,但是我搂着他又搂的紧,他不好用力推了,只好回答我说:“是凤齐天要你这么问我的吗?”

    我说不是啊,就是我感觉刚才白天凤齐天和我说的话里,和之前他和我说过的一些话联合在一起,就有点怀疑他是不是在说我。

    不过我说着这话的时候,也赶紧的跟柳龙庭解释:“我也就是这么跟你说说的,就是觉的有点奇怪,凤齐天说他下凡大部分原因只是为了找他的主人,但是我也没见他和我们在一起的那段时间他找过谁啊,而且我记得他当城隍的那天,貌似还喊过我主人。”

    听我说完这话,凤齐天反而嘴角往上一扬,见我抱着他,他的手掌也握住了我的腰,用的力有点大,似笑非笑的问我说:“那你希望你上辈子是银花教主,还是九重天大帝?”

    先不说九重天大帝,对我来说是一个多么遥远的存在,如果这两个选的话,我当然是选择银花教主了。

    “我当然是希望我是银花教主了。”我说着这话后,笑意盈盈的在柳龙庭唇上亲了一口。

    柳龙庭被我这么一亲,神色一瞬间像是略微有点不适应,不过却也稳定了下来,问我说什么不选一人之上万神之下的神帝,而选择当银花教主?

    “因为当银花教主可以跟你在一起啊,如果我不是银花教主的话,你就不喜欢我了。”

    估计柳龙庭没想到我会这么回答他,眼神里闪过一丝惊愣,不过还是沉着问我说:“你说的是真的?”

    “骗你干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我不满的对柳龙庭说了一句,到现在他还以为我喜欢他不是真的呢。

    可能是软肉在怀,又对他说着情深的话,溜龙庭一下没把持住他刚才冷淡的情绪,抱着我的脸直接朝我唇上压下来,半颗冰凉的东西从柳龙庭的口中向我喉咙里浸了进来,我还没来的及知道这是什么,顿时就不小心咽进了肚子里。

    当我吃了这东西后,浑身顿时神清气爽,身体的重量感消失了,轻的都让我不由自主的抓住了溜龙庭的手掌,问他说他给我吃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