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一百八十九章:无理取闹

    如果不是黄叔告诉我这些,我到现在都意识不到危机感,之前只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厉害,可能生下他我会没命,但是现在生下他不仅我会没命,可能柳龙庭也要牵进来,如果只是因为一个孩子就让我和柳龙庭都要死的话,我就要考虑我以后该怎么办了。

    “那没有其他的办法吗?除了我和孩子一起死,又不会害柳龙庭。”我问黄叔。

    “有啊,只要你以后让你的孩子换别人的精气吸就好了,不过这就要看柳仙了,如果他是想要孩子的话,也会支持你这么做,如果他想要你的话,那就没办法改了,你和柳仙,最轻的起码死一个,要是严重起来,你们三个人都得死。”

    黄叔回答的轻松,但是每句话,就像是进我心里的万斤波澜,我忍不住的胡思乱想,但是又想到我现在对黄叔了解的不明不白,也不能因为他说的这几句话我就对他说的任何话都相信,这种事情,我还是想自己去问问柳龙庭,想听听他的回答,不过看着黄叔那张越看越像奶奶的脸,我忍不住问黄叔他认不认识我奶奶?然后说了我奶奶的名字。

    黄叔笑着跟我摇了摇头,说不认识,他在这墓园守了好多年的坟了,老家在外地,除了这里的几个上班的,谁都不认识。

    在等着公墓里的人出去的时候,我们又跟着黄叔聊了些别的,当说到这个世道的时候,黄叔微微叹了口气,但是也没太过在意,跟我们说天道有命,什么事情存在,都会有他存在的道理。

    下午快三点的时候,几个工作人员从外面回来了,跟我们说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几家在公墓园门口收拾东西,应该也快走了。

    我转头向外面望了一眼阴沉沉的天,乌云全都密布了过来,因为快要下雨的原因,空气也变的燥热无比。

    “现在可以开始了吗?”我问巫英。

    巫英也抬头看了眼外面的天色,点了点头,跟我说可以,不过我先要知道这里总共有多少想活过来的亡魂,我们要一网打尽。

    “一千零八个。”黄叔在我身后提醒我们:“那些新魂都火化了,闹腾不起来,闹的是从前那些还没火化的尸体,一共有一千零八个。”

    虽然黄叔已经这么告诉了我们,不过巫英这次来就是为了教我本事的,于是也没理会黄叔,跟我说叫我先屏住气息,然后自己的思绪就要是一个脱离我本身的分身一般,向着外面飘出去,去感受到那些东西的存在,等确定了人数后,就回来,请仙做法,将这些东西全都从坟墓里赶出来,方便柳龙庭吸食。

    我也是第一次脱离柳龙庭自己给别人处理事情啊,心里有点紧张,开始情绪怎么都放松不下来,不过当外面的天仿佛就像是被贪玩的孩子捅漏一个大洞,无数雨珠哗啦一声,暴雨瞬间降临,我站在值班室里,想到柳龙庭还在外面淋雨,心里顿时就心疼了起来,也镇定了不少,开始按照着巫英说的话,将思绪从自己的脑袋里放了出去,就像是假想有个能飞的自己,向着外面腾空飞了出去。

    刚我进墓园的时候,还觉的墓园很安静,可现在我按照着巫英教给的办法去感受的时候,这个墓园就像是一个关了无数猛兽的动物笼子一般,一阵阵指甲不断的扣着木板土壤的声音,不断的从土里传上来,听的直教人心里发慌。

    因为我身体里有柳龙庭的精气,所以也不用一个个的挨个数,当我把整个公墓都看了一遍后,脑子里顿时就浮现出了一个和黄叔说的一样的数字,这公墓底下,确实有一千零八个死去又想复活的人。

    我回过神来之后,问黄叔那些人死了后,魂魄就不会去地府吗,为什么还会继续活过来?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去地府,一些枉死的人,心有不甘,是无法投胎转世的,这公墓很久之前就存在了,以前这里还埋着很多因为战乱而死的人,生前没活够,又不肯安生,现在又恰巧碰上这不太平,所以就想找法子继续活。”

    黄叔很厉害,几乎是什么一问就都知道,而我和巫英也趁着这下大雨,赶紧的做法,配合柳龙庭,将所有的亡魂聚集在一起,先将他们都围困在了一起,然后就等柳龙庭了。

    其实弟马做法,自己的实力重要,但自己仙家的实力也重要,而现在我要练的就是怎么和自己的仙家或者兵马配合,了解每个仙家的习性,擅长和缺陷,帮助他们往正确的方向发展,性质有点像是老师,不过这种都是相互来的,如果是仙家厉害的话,仙家就教导弟马,而弟马就教导一些灵力比较弱的仙家或者是兵马,帮助他们修炼。

    大概是下午五点的时候,柳龙庭从山上下来了,我见他高大着身子从外面进来,浑身都被雨淋湿了,不过好在吸了这么多的精气,精神比刚才好了很多。

    “好了,我们回去吧。”柳龙庭对我说。

    我见他身上都被淋湿了,怕他穿湿衣服久了感冒,于是就赶紧的就从椅子上起来,跟他回去。

    我不会开车,所以还是柳龙庭来,在车上我又想到黄叔说的话,说我肚子里怀着个大人,还是个女人,心里就异常的难受,但是一时间看着柳龙庭湿着个身子,我也不好在这个时候问他这个问题。

    回到家里,柳龙庭去了浴室洗澡,巫英也因为刚才耗法过多,现在回仙堂里休息去了,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解开我衣服的扣子,看着我大起来的肚子,如果我肚子里的孩子真是像是黄叔说的那样,那我该怎么办?

    柳龙庭希望澡从浴室出来,见我躺在沙发上摸着肚子,眉色微微一皱,不过还是向我走过来,问我说是不是想孩子出生了,怎么一直都摸着肚子?

    说着坐到我身边来,夸我说:“今天多亏了我的静静帮忙,不然的话,我现在都可能还是副懒怏怏的病模样。”

    我转身推了把柳龙庭,叫他可别说这种话,这是我应该的,要不是他把他的精元分我一半了,也不会这样。

    不过我说着这话的时候,犹豫了一下,然后抬起屁股向着柳龙庭的腿上坐上去,问他说:“龙庭,刚才黄叔跟我说,我肚子里怀着的是个女人,她在压制着你,如果生她下来的话,可能我们两人都会死,并且黄叔还说,你会给你的精元给我,是想以后保我一条命是吗?”

    我记得当初柳龙庭是对我说过,他会让我活下去的,可是让我活下去的话,那他自己呢?

    而当柳龙庭听我这话的时候,神色很明显的就变了,虽然手握在我的腰上,但还是将脸转向了旁边,跟我说别听那老头瞎说。

    见柳龙庭将脸转了过去,于是我也跟着他一起侧头,看着他的眼睛:“可是我感觉黄叔说的不像是假的,他说我肚子里怀着一个女人,而之前我在屋子里的时候,也听到了你和一个女人在说话,你跟我说,那天跟你说话的那个女人的声音,是不是就是我肚子里的孩子?”

    原本我以为是我听错,之前我相信柳龙庭,是因为不担心他,现在不一样了,我肚子里的孩子也关系到他的命,所以我要把之前感觉到的一点点的蛛丝马迹都挖出来,虽然我这么看起来,像极了是在无理取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