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一百九十一章:蛇害人

    我被这股巨大的疼痛疼的瞬间就从柳龙庭的怀里滑下来,而柳龙庭伸手很及时的就拉住了我,问我怎么了?

    我现在没力气说话,特别是柳龙庭一拉我的手臂的时候,我的肚子疼的更加厉害,叫他别碰我,说完我痛的直接瘫倒在了地上,拼命的打起滚来!

    这种疼痛似曾相识,但是我却总想不起来我是什么时候也疼过,并且这会我一边疼一边还感觉到了饿,不是我自己的饿,是一股来源于我肚子里的饿。

    我之前从来就没有过这种感觉,饿的厉害,饿的看着柳龙庭的眼神都变了,他在我的眼里,浑身上下都笼罩着一层白色灵气,而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想吃这些白色的东西。

    看着柳龙庭,我开始胡言乱语,不住的对他说我好饿,问柳龙庭他能不能用他自己来喂我,我饿的都快要去吃人了……。

    柳龙庭见我这副痛苦的在地上挣扎的模样,心里也不是滋味,也知道我想要他的什么,于是赶紧的将我抱回了房间,前戏几乎是没有,直接撞进了我的灵魂。

    一道道气,就像是营养品那般,不断的肚子下面,向着我的腹中灌进去,当柳龙庭在我身上的时候,我真个身体舒适的很,没有任何不好的反应,但是只要柳龙庭拿出来的时候,那种绞痛,瞬间就又从我的肚子里传了出来,放佛那东西就在我的肚子里,吭咬我的内脏一般!

    从开始我有些理智,生怕柳龙庭会被我肚子里的孩子吸干净他的精气,可到了后来,我根本就不想他离开我,只要他一动,我就赶紧的抓住他的手,叫他别走,我还没要够,并且他一走,我身上的剧痛又开始痛起来!

    这么羞耻的话,我不知道是怎么从我嘴里说出来的,但是柳龙庭听了我说这话后,干脆也没离开我,教我说一些下流又十分恶心的话,要我跟他说,而我每次一和他说这些话到时候,他的情绪又立马起来了,这么反反复复,一直都到天亮。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们身边已经是一片狼藉,而柳龙庭就躺在我的身边,前天他好不容易补充了些精气,可跟本就没还有维持一天的时间,如今他又脸色苍白的躺着,除了上半身,下半身全都已经变成了蛇的模样,弯弯曲曲的就如面条似得垂在了地上。

    “龙庭!”我坐在柳龙的身边喊了一句他,柳龙庭转头看了我一眼,恐怕是不想让我看见他此时狼狈的模样,于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朝我低吼了一声:“出去!”

    “我不……。”但是当我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呢,柳龙庭两道长眉顿时就竖了起来,眼神微怒的看着我,又对我说了声出去。

    本来我就很担心柳龙庭,现在他吼着要我出去,我又不敢不听他的,于是赶紧的从床上起来,穿着鞋子走出房门去了。

    现在柳龙庭精气弱的就连下半身都无法转成人形,加上他刚才又凶我出来,我对他既担心又害怕,昨天晚上也都怪我,要不是我一直都贪恋柳龙庭,他今早也不会这样。

    可是当我看到我这隆起来的肚子之后,我甚至是摸都不想摸这个胎儿了,看来黄叔说的没错,我肚子里的这个东西果然压着柳龙庭,不然柳龙庭昨天也不会在刚想对我说出事情真相的时候,我的肚子就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这一定是那个在我肚子里的女人搞得鬼,只是我想知道这个女人到底什么来历,柳龙庭和她什么关系,为什么她能压制柳龙庭。

    而且这柳龙庭变脸也变得太快了,昨晚对我还是一副体贴入微的模样,可今早一起来,就开始对我凶,难道柳龙庭也是在怪我昨晚没有为他考虑吗?

    想到此,我心里顿时就开始在自责,可是我也很难过啊,如果柳龙庭停下来的话,那实在是太疼了,仿佛就像是有刀子在我肚子里扎来扎去一般,痛不欲生,让我跟本没有办法思考是柳龙庭在不断的给我肚子里的孩子精气,缓解我的痛苦。

    现在柳龙庭不让我进屋看他,我将巫英找了过来,叫她进门帮我看看柳龙庭现在怎么样了?要她帮我问一下柳龙庭饿不饿渴不渴?

    巫英见我被柳龙庭从房间里赶了出来,摇了摇头,但也还是转头向着柳龙庭的房间里走进去,可她刚前脚进去,后脚立马退了出来,跟我说柳龙庭不见了!

    不见了!

    我刚出来的时候还看见他在床上躺着的啊。

    我赶紧的去开门,屋里的窗户大开,床上被单凌乱一片,柳龙庭已经出去了。

    柳龙庭现在都虚弱成了这样,他出去还能干什么?我顿时就紧张了起来,想出门去找他,不过巫英拦住了我,对我说算了吧,柳龙庭估计是故意躲我的,我出去找也找不到他,他做事有自己的分寸,叫我在家等柳龙庭回来就好了。

    巫英跟我一起听过黄叔的话,加上她懂得也比我多,我就问巫英说我肚子里的孩子,真都没办法打下来了吗?

    巫英看了一眼我,摇了摇头:“我们在公墓遇见的那个老头,那个老头还有些本事,你肚子里怀的本来就是个厉害的东西,加上她又吸食了这么多的精气,按照我们的能力,是没办法将她打下来的。”

    “那找能力更厉害的人呢?”我问巫英。

    “更厉害的人,像是河神那样的,他兴许能试一试,不过河神不归凡间管,而你是凡间人,如果他帮你打胎的话,这条阴命就会算在他头上,并且,你肚子里那个人的来头,可是和河神相差不了多少的,这要是好的话,你就还活着,要是不好,你和河神和你肚子里的胎儿,全都得死。”

    我现在认识最厉害的人也就是河神,但是我不可能让河神跟我冒这个显,按照巫英的说法,那我现在只能等死了吗?

    “那我肚子里的这个女人这么厉害,那你知道她是什么来头吗?”

    起码,这让我死,也得让我知道我肚子里怀的是哪位大神,到时候被她克死,也好知道自己死在谁的手下。

    不过我问到巫英这问题的时候,巫英倒是十分的的镇定下来,跟我说:“这种问题,最好是让柳龙庭亲口告诉你,我现在也还不确定,如果贸然的就跟你说的话,恐怕你我的情分,就走到尽头了。”

    是什么人这么厉害?让巫英说都不敢跟我说?不过在我想继续追问她的时候,我的手机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我一看,是奶奶打过来的。

    一想到奶奶,我立马又想起看守陵园的黄叔,他和奶奶长得极为的相似,于是我就开口问奶奶有没有什么兄弟姐妹啊?

    奶奶忽然听我问这个,顿时就有些好奇,然后笑了一句,说她的兄弟姐妹早死了,就剩下她一个了,说着转了话题,问我说柳龙庭在哪里?

    好端端的,奶奶怎么会忽然问起柳龙庭。

    “他出去了啊?怎么了,奶奶找他有什么事情吗?”我回答奶奶。

    “刚刚我出去买菜,看见一条大白蛇爬进了一个小区,戾气很重,估计不是去干什么好事情,现在东北仙家大部分都归柳家管着,我就想让你帮我问问柳龙庭,是不是仙家做的,如果是的话,就叫他管管,别让那蛇出去害人。”

    奶奶说到大白蛇的时候,我立马就联想到了柳龙庭,而现在柳龙庭又出去了,奶奶看见的那条蛇,该不会真的就是柳龙庭吧!

    不过在我想着这事情的时候,家里的门从外面开了,柳龙庭推门进来,精神和血色,都比刚才好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