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一百九十四章:威胁

    刚我还在想着,如果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柳龙庭的话,我要怎么把责任都揽到我身上来,帮柳龙庭脱罪,却没想到,阴观音竟然自己出来,说这些人都是他杀的!

    城隍神本来就认准了这件事情是柳龙庭做的,现在忽然就多出一个替罪羊来,脸上的神色顿时就抽了一下,跟阴观音说这可是杀人的大罪,是要魂飞魄散的,他最好是想清楚一点,再认罪。

    “这些事情就是我做的,与我主人没半点的关系,他的精气,也是我强行给他的,我见他身体不好,就希望他能早日康复,他要康复就需要精气,他是个仙家,我不能让他杀人,所以只好我瞒着他偷偷的杀人,吸食精气,渡进他的身体里,这件事情我主人全然不知,所以你们要追杀的人是我。”

    看着阴观音将所有的责任都往他身上压,我看的心里又心疼又愧疚,阴观音只不过是跟着柳龙庭的一个兵马而已,可是他却为柳龙庭这么卖命,而我口口声声的说喜欢柳龙庭,却什么都不能为他做。

    柳龙庭对阴观音的认错,倒是没有表现出一点担心或者是紧张他的神色,靠在沙发上,手指尖一圈圈的绕着我的头发玩儿,像是根本就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一般。

    城隍神将罪责放在柳龙庭身上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在案发现场捡到的这块蛇皮,这蛇皮上有柳龙庭的气息,所以就认定这的件事情就是柳龙庭做的,而现在阴观音出来把他们的证据十分恰当的接到了他的身上,所以他们也不好定柳龙庭的罪,但是又不相信阴观音是真正的凶手,就开始有点犹豫。

    而阴观音见城隍神一直都不肯动手,竟然开始劝城隍:“我说老头,你到底在想什么?你现在无非就是想定我主人的罪,定罪之后,你真的敢杀他吗?你也无非是想打压打压我主人的气焰,之前巫英杀了这么多的仙家你不管,如今却管起我的主人来,是想以后说出去脸上有点面子,说你惩罚了东北地仙最大家族的柳家老三吗?”

    不知道是不是阴观音说中了,还是城隍神受不了阴观音这样的侮辱,直接便扬起手,跟着阴观音说道:“既然你要去寻死,老夫就送你去!”

    说着,城隍的双手间瞬间就聚集数道黄符,这些黄符金光四射,全都向着阴观音的身上砸击过去,而那些黄符一触碰到阴观音的身上,顿时就激起一道道的火花,直接就将阴观音燃烧了起来!

    我想起身,将阴观音救起来,但是柳龙庭一直都按着我的肩,不让我动,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阴观音被城隍的火烧成了灰烬,逐渐的消失了。

    见我们这也死了人,这件事情就算是这么了结了,不过城隍神在走的时候,还对我我跟柳龙庭说这些事情,他就怀疑是柳龙庭干的,只要他还在他所管辖的范围内,以后只要有他一点的蛛丝马迹,他就不会放过柳龙庭,说完这些话的时候,城隍神才带着他的两个侍从走了。

    这同样是城隍神,凤齐天当着性格都变的温文尔雅,可刚才这位,暴戾的根本就不像是一方神明,看起来现在世道鬼物四出,与这些神明也是有很大的关系。

    当城隍神走了之后,我赶紧的问柳龙庭,阴观音就这么死了吗?

    柳龙庭摇了摇头,这才起身向着仙堂里走了进去,拿起供桌上一个断成两半的阴观音雕像,然后走到客厅来,叫我去给他拿些胶水之类的小东西来。

    我不知道柳龙庭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难不成只要将这个雕像复活,阴观音就能活了?

    可真没想到,这竟然让我猜对了,当柳龙庭用胶水嫁给断成两半的阴观音修复好了之后,一道黑气立即就从这黑色的雕像里飞了出来,对着柳龙庭握着拳弯了个腰,跟他说任务已经完成了。

    柳龙庭对这阴观音点了下头,说了一句辛苦他了之后,阴观音这才对着他稍微的欠了下身,然后继续钻进雕像里面去了。

    柳龙庭将这雕像归位后,跟我说这阴观音是死不了的,当初他从幻境里带出阴观音,也是看中了他这点,说着,柳龙庭看了眼时间,忽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似得,问我说现在几点了?

    我看了下手机,都已经九点半了,我们的飞机在九点二十的时候就起飞了。

    不过对我来説,只要柳龙庭在,出去和在家,对我来说都没有什么区别,柳龙庭为这事情感到对我表示十分的抱歉,只能明天去,并且为了表示他对我的歉意,问我想要什么,他现在就出去买来送给我。

    自从我跟了柳龙庭之后,这哪里还有想买的东西,只是我不希望柳龙庭什么事情都瞒着我,哪怕是去杀人这件事情。

    见我一直都没说话,柳龙庭便直接将我往他的怀里一抱,在我耳边咬了下我的耳朵,说他想我了。

    其实自从从黄叔那我知道我肚子里怀着的是一个大女人的时候,我就不想和柳龙庭再做这种事情,也不想让柳龙庭的精气平白无故的喂给了我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本想拒绝他,但是还没被柳龙庭摩蹭几下,顺势就滑了进去。

    只觉的心头一热,再也没办法拒绝他,不过我的脑子还是清醒的,如果那些人真的不是柳龙庭杀得话,阴观音也不会出来顶罪,我知道柳龙庭是为了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才会做这种事情,可是我们不能自私的为了自己就去杀人,用别人的命,甚至是还有孩子,而他这么做,只是为了保我和我孩子的周全。

    “我什么都不想要,只是希望你能认真回答我,那些人都是你杀得吗?”我问柳龙庭。

    柳龙庭看了我一眼,抱着我一用力,瞬间我感觉我的心都要穿了,而柳龙庭将额头低下来抵在我的脑袋上,跟我淡淡一笑:“怎么了,我杀了人,你就不想跟我过日子了?”

    这柳龙庭说的是什么话,我顿时就推开了一点他,说我就是想和他以后一直生活,才会这么问他的。

    “想听真话?”柳龙庭问我。

    我点了点头,说想。

    “那些人,确实全都是我杀的,我太没用了,如果是再厉害一点,也不用这么辛苦的去吸食人的精气,让你担心。”

    柳龙庭说着这话的时候,眼神注视着我,满目温和目光,就如窗外月光静谧,我听着他说这话,心头一软,向着他怀里抱进去:“那你呢,你一点都不为你自己考虑,杀人是要偿命,你就不怕我们遭报应吗?”

    一声轻笑,从我面前柳龙庭的口中传了过来:“怕什么,如果有报应,就报应在我一个人的头上,到时候,你记得帮我收个尸,我可不想像那些从未修炼过的畜生一样,死了只能暴尸荒野。”

    柳龙庭一说这话的时候,我顿时就控制不住眼泪,汹涌的就从眼睛里流了下来。

    柳龙庭见我哭了,赶紧的伸着手掌帮我擦眼泪,跟我说他还没死呢,叫我不准哭,现在我们好好的活下去,等我安全的把我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过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柳龙庭忽然抱着我停顿了,一下,然后像是惩罚性的将我往深里按,凑在我脸旁,连语气都变得有些威胁:“我也不是一直都这么无条件的对你这么好,以后这个地方,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以后若是我没来的及给精气你肚子里的孩子,你要是敢找别人要,你和孩子,都会死在我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