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一百九十六章:寻找解脱

    我刚才只是说了一口胡话,但我没想到柳龙庭真的就开始吸食这女人的精气,我赶紧的改口,跟柳龙庭的说我刚才一时气头上,说的话他别当真,说着赶紧的推开那个女人。

    而那个女人一听我说这话,挣扎的更加强烈,可能是见我推得厉害,柳龙庭从这女人的头上移开了脸,也松开了死死掐住这女人的手,低沉的对她说了一句滚!

    那女人在柳龙庭松开她脖子里的手的时候,吓得都瘫痪在地上了,盯着柳龙庭看了好一会,嘴里骂了句柳龙庭变态,然后机冲冲的就放下裙子,向着酒店里跑了进去!

    柳龙庭对这件事情根本就没多做解释,见那女人走了,无奈的在我的鼻子上咬了一口,埋怨的说了我一句就怪我,要不是我的话,他就把这个女人给解决了。

    柳龙庭他不是人,他杀人就像是我们杀蛇一样,没有什么负罪和恐惧感,因为哪个开蛇肉店的老板会觉的杀蛇残忍?可我不一样,柳龙庭的杀的是我的同类,我控制不住的想要保护,而柳龙庭这次光明正大的演一场戏给我看,无非也就是希望我认同他,但这么残忍的事情,我怎么认同的过来!

    面对柳龙庭的责怪,我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而柳龙庭见我沉默着没有说话,也是轻微的叹了口气,将我紧紧搂进他怀里:“都说了这以后杀人的报应,让我一个人来承担,为什么你就考虑别人,不想想你自己?看你最近都憔悴成什么样子,原以为让你亲眼看见我处理人的样子,可却没想到你看见了也是这样,你就真的没考虑过我们的未来吗?”

    当柳龙庭和我说这话的时候,我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我能怎么考虑?把我们未来的快乐,堆积在一条条的人命上吗?我知道这件事情不怪柳龙庭,怪我自己,是我自己贪生怕死,如果我早点做决定,早点去死的话,我肚子里的孩子也会跟着我一起死,只要我肚子里的孩子死了,柳龙庭也不会变成个杀人机器了。

    “不敢想过,只敢想活一天算一天。”我平静的回答柳龙庭,心里也做好了决定,我不想再活下去了,我不想再这么拖累柳龙庭,既然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个祸害,那我将她生下来今后也会害别人,与其这样今后折腾我和柳龙庭一生,还不如趁着现在早点了断。

    当我心里想明白这些后,心里却更加的舍不得柳龙庭,如果下辈子我还能看见他就好了,不过如果是有下辈子,我不想再喜欢上他了,太痛苦了,我希望柳龙庭能找一个条件比我好的,不会拖累他的,这样的话,他也不会像是现在这样,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把自己推向坟墓。

    “有什么不敢想,只要你想了,我们以后就有机会,如果是不想,就任何的机会都没有了。”柳龙庭一边和我说着这话,一边带我回酒店,刚才前台的那个女人还站在前台给我们办理手续流程,当她看见柳龙庭的时候,眼睛里闪现出一种嫌恶又加恐惧,转身叫她身边的一个妹子帮她办理,她请假回去了,在路过柳龙庭身边的时候,那女的又恨恨的骂了句柳龙庭狗杂种。

    我几乎就是在这女人转头往外走的一个瞬间,转身就拉住了这女人的手,直接就往这女人的脸上扇了一巴掌:“你再骂一句试试?”

    我这一巴掌,直接在这女人的脸上打出了五个鲜红的这手指印!

    毕竟这个女人刚才没看见柳龙庭吸她精气的样子,所以都不知道柳龙庭有多危险,她只是把柳龙庭当成是一个玩弄她的变态,现在我们将她放了,她却还这么不知好歹,我这人就是这样,别人欺负我可以,但是欺负我喜欢的人,我一定不会这么轻易的饶过她。

    现在见我们都动手了,前台立即给了他们经理打了电话,毕竟我们是客,和气生财,并且这女人的行为作风也不检点,为了避免以后这女人再闹事,那经理就直接将那女人开除了,叫她明天就去人事部领钱滚蛋,并且向我和柳龙庭赔礼道歉。

    我并不需要什么道歉,我只是想在我最后的时间里,对柳龙庭好一点,他的生命是漫长的,而我不是,如果我真的死了,那也只不过是他生命长河里快速的行驶过的一道船帆而已。

    所以趁着这最后的时候,我想能维护他就维护他,能对他好一点,就再好一点。

    在我们进房的时候,柳龙庭跟经理客套了几句,然后转身关门的时候,一把将我给抱了起来,笑的很宠爱,跟我说:“刚才谢谢你了,这么维护我,除了我家人,还从来没有人这么维护过我呢。”

    “那我现在不算是你的家人吗?”我笑着问柳龙庭。

    此时此刻,我无比的伤心难过,跟柳龙庭说的任何一句话,眼泪都在心里涌出了一片汪洋,但偏偏是这种时候,我又特别的冷静理智,理智到让我自己都觉的我的内心竟然也可以这么强大。

    柳龙庭被我这么一问,顿时扬头哈哈的笑了起来,低头跟我说:“当然算,等这断时间过去,我们就结婚,现在王权贵死了,我就要娶你这个寡妇了。”

    此时见柳龙庭骂我寡妇,我也不想和他计较,叫他把我放下来。

    柳龙庭疑惑的看了我一眼,笑着问我说:“怎么了,老公的怀抱待腻了,没新鲜感了?”

    在柳龙庭说着这话的时候,我伸手向着柳龙庭的脖里挽进去,并且将他往他身后的门上一推,踮起脚吻上他的唇。

    柳龙庭本还想和我说话,但是在我含着他的唇后,便什么话都没有再说出口,一边附和我的文,一抱着我的腿,往他腰上一带,直接让我坐在他的腰上了,并且双手一直都托着我,怕我从他身上滑下去。

    我是第一次这么用力却又疯狂的亲吻柳龙庭,牙齿碰撞,舌尖缠绕黏缠,甚至是那因为过度吸吮而发出的那种羞耻的声音,让我越吻越舍不得,就很不得将柳龙庭整个人都吞到我的肚子里去。

    而柳龙庭也被我亲出来了感觉,抱着我就往被子上压,他平日里那两瓣光泽柔嫩的唇瓣都让我吸得微微有些红肿,不过当柳龙庭转唇向我下身移下去的时候,我伸手制止了他。

    这么久以来,我还是第一次这么一脸正经的制止柳龙庭,柳龙庭也有些好奇,毕竟他还是自信的,我尝过他,肯定就已经离不开他了,见我忽然这么认真,就问我说:“怎么了,不想要我吗?”

    “我饿了,你去给我买点吃的回来吧。”我对柳龙庭讲。

    柳龙庭以为我是在开玩笑,就说我饿了他喂饱我,结果见我还是认真的脸色,只能答应现在给我下去买,叫我等他回来,这种时候我跟他说饿了,看他回来怎么罚我,说着抱着我的脸亲了一口,然后转身出门了。

    看着柳龙庭出去的背影,想到这可能是我见他的最后一眼,眼泪顿时就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在他关门走后的好一会,我又瞬间拉开门,只见走廊空空,柳龙庭已经进电梯了。

    柳龙庭走了,我拿出水果刀,躺在沙发上,往我手腕上用力一割,只要我死了,这一切的痛苦,就谁都不用再承受了。

    鲜红的血,黏稠又腥臭,泉涌般的从我的手腕喷出来,可能是觉忘大于疼痛,让我跟本就感觉不到痛,只觉的身体越来越冷,这个世界越来越白,这就是死亡的感觉。

    而当我以为我要死的时候,我肚子里忽然升腾起了一阵白烟,一个长得跟我酷似的女人,从这白烟里显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