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一百九十七章:身份曝光

    这女人浑身一丝不挂,就这么直直的站在了我的面前,看着我流血的伤口,她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对我说:“怎么,就活的不耐烦了?”

    这女人声音清脆悦耳,十分的耳熟,当我的脑子快速的转了一圈的时候,想起来她的声音,就是那天我回家,听见柳龙庭和一个女人在书房里说话的声音,现在站在我面前的那个女人说话的语气以及音色,就是那天我听见的那个女人的声音!

    难道我肚子里怀着的,就是这个女人?可是为什么长得跟我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她的气场比我强大,长得也愈发的比我明媚,用东西来形容,就犹如太阳和月亮,她光彩夺目,而我黯淡无光。

    “你,你是谁?”我虚弱着声音问了一遍那女人,我实在是不敢相信,哪怕这孩子就算是我亲生的,我和她的相识度简直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我是你的孩子啊,怎么了,你不是心心念念的盼着我出来吗?可我现在出来了,你为什么不认我了?”女人依旧是冷笑着回答我。

    看着她说话语气和态度,哪里像是我的孩子,我心里十分抵触她的存在,跟她说:“不,你不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不是长你这样子的,我想知道你前世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来到我的肚子里。”

    当那女人听到我问她前世是谁的时候,像是听见我问她一个天大的笑话,向着我走过来,屁股坐在了我的身边,转过头来跟我说:“我前世?我前世就是你啊,你冒充了我这么久,怎么可能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了呢?柳龙庭没告诉你吗?”

    上次柳龙庭想告诉我肚子里孩子的身份,但是还没说出口,我的肚子就剧烈的痛了起来,并且从那件事情过后,我就一直都没敢问过柳龙庭,而现在,这女人竟然还故意装作不知情的样子,怪柳龙庭没和我说这件事情,而且,她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是我冒充她?

    “我冒充你?什么意思?”我问这女人。

    女人见我并不知情,笑了一声,从我身边站起了身来,背着我说道:“我原本你有多难对付,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既然你想知道我是谁?那我就告诉你,我就是银花教主,你一直想成为的银花教主,怎么样,感到惊喜吗?”

    当这女人说到这话的时候,我心里顿时一惊,想着这怎么可能,这女人怎么可能是银花教主?柳龙庭不是说我才是吗?并且我都能融合进那银花教主的尸体里,就连之前奶奶和巫英,都相信我前世已经就是银花教主,为什么这女人一冒出来,就抢夺了我冠压在我身上许久的身份?

    “我不信,我才是银花教主,你根本就不可能是。”我反驳这女人。

    而这女人听到我反驳她的时候,像是听到了一个极大的笑话,顿时就仰起头来哈哈大笑了起来,她笑的时候,她的那双眼睛十分的惊艳,如天上皓月繁星,感觉整个天地都在她的眼中,而我之所以长得不及她明耀,就是这双眼睛,整张脸上,和她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因为这双眼睛。

    “你只不过是我重生的一个容器罢了,你知道容器是什么吗?你知道容器的作用是什么吗?”女人得意又猖狂的问我,转头往屋里环顾了一眼,拿起桌上放着的一瓶荔枝罐头,再继续跟我说:“这就是你和我的关系,我是里面的荔枝,而你,就是外面装着荔枝的玻璃罐,你的存在,为的就是装我,而当我被吃完得时候,也就是我从你的肚子里出来之后,你这一生的使命就完成了,就成为了毫无用处的垃圾,需要丢弃,听明白了吗?”

    女人和我说着这话的时候,又凑近了我,那双眼睛的眼神全都注入进我的眼睛里,仿佛就像是一把把的锋利钩子,似乎是想要将我所有的脆弱和不堪,全都从我的眼睛里掏出来。

    我之前就不怎么相信我是银花教主,可是那两次在奶奶和巫英的质疑下,我成功的融入了银花教主的尸体里,这才让我信以为真,并且用着这个前世的身份和柳龙庭好好相爱,可是如今,忽然有个女人窜出来,跟我说我是假冒的,而她是真的,这让我怎么会相信?怎么敢相信,于是就要女人怎么证明她是银花教主。

    说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女人有些不屑,跟我说她根本就懒得提她和柳龙庭的事情,柳龙庭低贱肮脏,怎么配从她口中说出来,不过当她说完这话后,又有些兴致,又继续回答我的话。

    “你要是想听的话,就算是几天几夜都说不完,柳龙庭很爱我,我前世被处死,本是被流放,要永不超生的,而柳龙庭为了救我,在你还在你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就将你选为容器,并且在你小时候,就往你的子宫内注入了精气,让你的子宫能适应我的存在,而往后事情你也知道了,几个月前,柳龙庭找上了你,并且让你坏了他的种,而你可能还不知道吧,你肚子里的蛇胎,就是柳龙庭帮我准备的食物,在它们长大的差不多的时候,柳龙庭将我放的元神放进了你的肚子里,让我吃了它们,这才变成了能和你身体融合在一起的婴儿,而我代替了你和柳龙庭孩子的身份,重新活在这个世界上,新的身份,新的灵魂,怎么样,我跟你说这么多,你还不相信我就是银花教主吗?”

    当这女人和我说完这些话后,我心里简直崩溃一句话都说不出口,眼泪汹涌而下,而我手腕上的血,淌了地面上一地,血腥味将我包围,死亡的气息也越来越浓厚。

    我抬头看了一眼我面前的那张脸,尽管还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是系此时全然已经问不出口,也不想再跟这个女人多费唇舌,于是对她笑了一下:“就算你是银花教主,那又怎么样?我都快死了,你在我的肚子里,我死了你也得死,以后我就再也不用担心你再怂恿柳龙庭去害人了。”

    “死?”女人嘴角一扬:“你这条贱命,早就在柳龙庭的掌控内,我实话告诉你,你跟他一起吃的那个什么情蛊,是他演戏给你看的,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情蛊?你当真柳龙庭会真的爱你,把命都放在你的身上?做梦吧,那种蛊,其实就是一种能将你的身体和他的身体联合在一起的蛊,只要你的身体出现什么状况,你身体里的蛊,就会自动的吸食他身上的精血,延续你的生命,不然你看你出了这么多的血,为什么还没死?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怕你在我还没出生前被杀,让我也跟着你一起死,如果不出所料的话,他马上就回来了。”

    而就在这女人话音刚落,一阵熟悉的气息顿斯就从屋外向着屋子里飘了进来,柳龙庭瞬间现身在屋子里,看见我手腕上血肉模糊一片,正想朝我走过来,但他也是在这同时看见了站在我身边的那个女人,慌张的深色在脸上僵了一会,然后恢复了平静,向着这女人面前走了过去,微微的对她弯了下腰,叫了声教主。

    顿时,我内心那座大山崩塌。银花教主的任何解释,都比不上柳龙庭叫她的那声教主。

    银花教主看见我眼睛里的绝望,高傲的抬起头,垂眼看着我说:“你之所以能和柳龙庭在一起,是借着我的身份才能达到愿望,是我,让你享受了他这么久,你不是最爱他吗,这按道理说来,你还得感谢我,可你不但不感谢我,还恩将仇报,现在我们要救你,让你活的更长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