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一百九十九章:联手制敌

    “随便你。”

    柳龙庭没有半丝情绪的说完这话后,出去了,留我一个人在屋里,看着他决绝的背影,我心里对他又气又恨,他这么玩弄我的感情,却还一副这么理所应当的模样,他神气什么?我绝对要让他付出比我惨痛十倍的代价!

    现在看着柳龙庭出去了,我再看了眼我隆起来的肚子,心里越加的不平衡,为什么我从还没生下来就是牺牲品,难道他们比我高人一等就践踏我的命吗?我弯腰又捡起地上的那把沾满柳龙庭鲜血的刀,又往我自己的肚子里捅进去!

    现在我已经被仇恨折磨的丧心病狂,只想报复柳龙庭,他让我如此难过,我就要让他喜欢的女人不得好死!

    可是当我的刀尖眼看着就要捅进我的肚皮的时候,顿时,平时柔软的肚子现在忽然变得无比的坚硬,因为我太过于用力的原因,刀尖撞击在我的肚皮上,发出哐啷的一声脆响,我的刀断了!

    而我肚子里发出一声银花嘲讽的声音:“没用的,你杀不了我和柳龙庭,最好是乖乖的把我生下来,到时候,我还会考虑放你一条贱命。”

    之前在我没见过银花教主的时候,我觉的她的声音听起来,就是一位绝世美人,但是从刚才见她的一面开始,我就开始痛恨所有的动物仙家,我此时似乎明白当初为什么巫英因为没有确定得到胡仙的回应,而开始憎恨所有仙家,而我此时,心里所思所想,就跟巫英一样,甚至是比她更加的强烈,恨乌及乌,当恨极了某样东西,那所有和这样东西有关联的事物,都会连带着无比的憎恨。

    “那怎么才能杀的了你们?”我问我肚子里的银花教主。

    我将我的仇人养在了我的肚子里,想到我今后的每一天都在孕育她,我就感到无比的痛苦,就像是自己的身体里被硬生生的塞入了一个怪物,每时每刻都恨不得剥开肚子,将她从我的肚子里掏出来。

    “没有可能,等生下我后,就去死吧,等你死了看不见我们,就是你解脱的时候。”

    银花教主说着这话的时候,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选我做她的转世的牺牲品,也不明白她原先高高在上,活了几千上万年,为什么现在看我痛苦,就能爆发出她的爽点,一个高高在上的神,我在她眼里不过是蝼蚁,她在我面前,不应该是高冷孤傲吗?为什么一直强调我去死,难道我死了,她就很开心吗?

    我没有再理银花教主,想起身出门,我自己知道,现在唯一能杀银花教主和柳龙庭的方法,就是要变得比她们强,我要去找河神,我想让他教我法术,我没银花教主她们这么会算计,我只想用这世界上最粗暴的方式,将她和柳龙庭杀掉,才能将我的愤怒平息。

    而在我起身的时候,银花教主貌似看出我想出去,于是对我又冷笑了一声:“这屋子已经被柳龙庭设下了结界,你出不去的,你以后只能乖乖的养育我,不然,不用我动手,柳龙庭就算是把你打成残废,你也休想离开。”

    在银花教主说这些的话的时候,我伸手将房间的门拉开,只见银花教主确实没有骗我,当我的手握在门的把手上的时候,一阵被灼伤的剧痛顿时就从我的掌心里疼便我的全身,我拿起我的手放在眼前一看,手心里被烧的通红一片,柳龙庭真的把我困在了这屋子里!

    心里顿时涌出无数难听想骂柳龙庭的话,但是到嘴边却是一句都骂不出口,畜生就是畜生,根本就不值得我骂,只恨不得现在马上就能把他车裂,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而银花教主可能是已经在我面前展现了她的身份,她也就没这么躲躲藏藏,见我此时的无助与悲哀,竟然在我的肚子里无端端的笑了起来,并且越笑越大声,吵得我的的耳鼓膜都快破了,于是忍不住骂了她一句笑什么笑?

    “我看见你难过,这么可怜,我就想笑,没想到吧,你竟然会栽在一条低贱的蛇仙身上,阴沟里翻船,我想到就忍不住想笑!”银花教主,说完便又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低贱的蛇仙?”反问银花教主:“就算是他低贱,你不也喜欢他吗?不是说等任务完成,就要给他更大的奖励吗?”

    “喜欢?你别恶心我!”银花教主听我说她喜欢柳龙庭,就仿佛像是将垃圾丢在了她身上一般,顿时撇开:“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他?就算他修炼几辈子,在我眼里,还是一条低贱的蛇,我想你可能是是不明白我说的什么是低贱,我是堂堂三大主教之一,而柳龙庭只不过是万千动物仙中其中的一个,他们动物仙所追求的上方仙,也全都是我手下的奴隶,他连我的奴隶都不如,我怎么会下贱到喜欢他。”

    当银花教主说到这的时候,我心里忽然觉的有些好笑,柳龙庭就是另外一个可怜的我,付出了全部的真心,却在对方心里,如此低贱的存在,低贱到根本就不配得到爱,就如同街上的那些老鼠、蟑螂,不配提到爱这个词一般!

    “可是他很爱你啊,你给了他承诺,说你出生了之后,你就给他更大的奖励,这更大的奖励,就是和他上床吧,到时候,你重生后洁白无暇的身子,就要被他糟践了,你不觉的可惜吗?”我问银花教主。

    女人之间的战争,跟男人不一样,起码我在银花教主这里,找到了我和她唯一共同的地方,我厌恶柳龙庭,她也厌恶,她跟我不同的是,我已经沦为阶下囚,没有选择的余地,而她还以为她自己高高在上,可以改变着一切。

    我打不过柳龙庭,就算是我把我这辈子都耗尽了,如果跟他斗法的话,我都杀不了他,并且柳龙庭比从前看起来要更厉害,我身体里有他的一半精元,但是他都能无声无息的在我的眼皮下布下结界,恐怕从前跟我在一起,他根本就没有在我面前展现过他真正的力量,他懂女人所有的心理,他让我在他受伤的时候心疼他,对他付出感情,我对他付出的越多,我就会越把他死心塌地,攻人先攻心,他他对我的最重要武器,就是利用我对他的感情,达到他想达到的目的,而现在,我就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怎么对付我的,我就要怎么对付他。

    “你别挑拨我和他的关系,到时候我等我重生了,我自然就有办法对付他。”银花教主也不傻,直接猜出了我心中所想,一句话拒绝我,不过我也没有沮丧,继续跟银花教主说:“你要从我的肚子里出来,按照我们人的怀孕周期来算,起码还要五个月的时间,五个月,你都要和他在一起,你这么讨厌他,就不觉的每天连敷衍他都觉的恶心吗?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你加快从我肚子里出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银花教主有些警惕的问我:“我把你害成这样,你怎么还要帮我。”

    银花教主只是在我的肚子里,她并不知道我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不过这种时候她即使知道我脑子里想什么也无所谓,因为我跟她说的,就是我脑子里想的。

    “因为比起你,我更厌恶他,就恨不得他赶紧死,而你跟我一样,我相信你比我还讨厌他,这种被下贱东西缠上甩不掉的感觉,比屎粘在身上都恶心,不过你现在还需要他,你不能对他怎么样,只要你平安的从我肚子里出生了,你也巴不得他死,他早晚都要死,不如我们就联手,让你快点摆脱对他的需求,我也好让他早点为我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