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零一章:悲痛交加

    我看了一眼银花教主,并没有回答她的话,而银花教主的手就一直都按在我的肩上,见我不回答她,就对我说:“你先实行计划,诱使柳龙庭跟你发生关系,等会我就要将柳龙庭现在他身上的所有精气,不把他的精气都吸光,他根本就不会想着要去吸食精气喂我。”

    银花教主说完了这话,她握在我肩上的手更用力的抓了一下,然后飞进了我的肚子里。

    想到我还要面对柳龙庭,心里对他的仇恨就不断的翻涌上来,一个还没出生就被选中当容器的孩子,家破人散,跟着奶奶活了这么多年,只是为了当一个复活银花教的容器?而这一切,全都是柳龙庭所策划,他让我爱上他,又将我很快抛弃,这种羞辱,我恨不得能现在就杀了他。

    不过也说来搞笑,从前我承担所有的痛苦指责,这么爱他,任何人都说他不爱我的时候,我都不信,只会爱他更坚定,对他的痴心痴迷到连我自己都感动,可是那时候我之所以这么爱他,是因为他也爱我,我不要他什么,愿意陪他面对一切,只要他爱我,什么我都愿意为他做,但是如今,我的情深,被他的谎言玩弄,他从前对我说的一切情话,现在变成了臭不可闻的浓墨,泼脏了他的脸,蒙黑了我的心,之前爱他有多深,我现在就有多恨他。

    我起身,走向镜子面前,看着镜子里我那双哭红的眼睛和憔悴的脸,从前我爱柳龙庭爱的如此卑微,是我配不上他,是我痴心妄想,但是就算是再卑微的人,我也要让柳龙庭尝到以牙还牙的痛苦。

    对着镜子,我画了个淡淡的妆,起码让我自己看起来没有这么的丑,毕竟男人都喜欢漂亮的女人,柳龙庭也是,不然他就不会看上银花教主。现在我既然打算和银花教主合作,我就将我所有对柳龙庭的仇恨沉积在了心里,想要杀他,我就必须演戏,和他一样的演戏。

    等了大概三十分钟左右,门开了,柳龙庭回来了,提着一些饭菜食物,直接放在了我的面前,然后跟我说吃吧。

    看着他这样,我才想起,刚才我支开柳龙庭的原因,就是因为我饿了,原本已经干了的眼泪,现在瞬间又掉了下来,心里甚至有个声音告诉我,如果刚才银花教主没有出来,那该有多好,柳龙庭就算是要骗我,为什么又不骗彻底,让我在死的时候,揭开真相,这样我就连死的时候都爱着他,可是现在,他却让我这么痛苦的活着,清清楚楚的看着他为银花教主做出一切,让我难过,让我痛苦,让我恨他恨的生不如死。

    我没有吃柳龙庭给我带过来的这些东西,柳龙庭他对我也没了从前的耐心,见我不吃,便将饭一盒盒的从袋子里拿出来,对我说:“你不是饿吗?吃啊,为什么又不吃?指使我做这个那个,好玩是吗?”

    是啊,我看着他傻逼似得为银花教主付出就觉的好玩,不过这句话我自然是不能对他说出口,我不能让他太讨厌我,如果太讨厌我,他就会连我的身体都讨厌,起码他现在,我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他对我的身体不反感,只要他不反感,我就还有主动出击的机会,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取得他对我的信任,然后我和银花教主,才好里应外合,将他置于死地。

    柳龙庭这么也吼我,我眼泪顿时就掉下来了,刘龙庭此时就站在我的面前,看见我哭了,也没再继续凶我下去,但是也没安慰我,而是跟我说:“好好活下去吧,别以为你死了就是解脱,你别忘了,你还有你的奶奶,和生你的爸妈,只要你死了,他们也会跟着你陪葬。”

    柳龙庭说起我妈妈,我就想到了银花教主跟我说的话,说我妈被轮,就是柳龙庭设计的,不管是真是假,但是这足以更加坚定了我一定要杀柳龙庭的决心,在柳龙庭威胁完我转身走的时候,我一把从他的背后用力的抱住了他,做了很久的准备,才调整出一副对他情深的心态,对柳龙庭说:“龙庭,你别离开我,我知道是我错了,我和你在一起,本来就是借着银花教主的身份,才有机会爱你,你才会和我在一起,是我刚才冲动了,我不该奢求你爱我,只是我不能没有你,我想和你在一起,我爱你,所以求求你,能不能在我死之前,你就像是从前那样对我,我保证我一定听话,我什么的都听你的,只求你能再陪我几个月,等我死后,再也不会有人缠着你了,哪怕是我有下辈子,我也不会出现在你的眼里了。”

    我一边哭一边说这话,这个瞬间,我心里真的就想按照我说的方法去做,我不奢望柳龙庭喜欢我,只想让他像从前那样对我,我死了也心甘情愿。

    可是想归想,破碎的镜子再怎么拼接起来,那一道道裂开的伤疤,还是入目惊心,永远都不会再愈合。

    柳龙庭在我抱住了他后,确实是停住了他的脚步,沉默了一会,然后跟我说:“不要再做这些徒劳的挣扎,我不爱你是事实,但只要你听话,身下银花教主,兴许我考虑还能保你一命。”

    哼,这是可怜我吗?我嘴里泛出一阵冷笑,柳龙庭以为他很高尚是吗,叫我听话,生下他的爱人,他还考虑救我一命,他殊不知我现在活着比死了更痛苦,我需要他的好心吗?

    我抱着刘龙庭的手一直都没松开,耳柳龙庭也没有强行扯开我的手离开,毕竟他和我的关系还要继续,他就算是再不愿意跟我在一起,也要像银花教主对他那样,他需要我,就算是再怎么不喜欢我,也不会将我他之间的关系搞僵。

    “龙庭,你转身抱我一下好吗?我被你伤透了心,你就不能转身抱下我吗?”

    我不知道我自己说这话的时候我自己有多恶心,但是柳龙庭在听我说这话后,缓了好一会,才向我转过身来,伸手向着我的肩头挽过来,贴合刚才银花教主拍我肩膀的那个位置,将我抱进他的怀里。

    柳龙庭的心跳,就想在我耳边,从前我以为这心跳也为我跳过这么几次,可是柳龙庭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银花,越是作者从前亲密的事情,我的眼泪就更加控制不住的流,我这么爱他,爱他爱的愿意放弃一切,我上的大学,我的生活,我的亲人,为什么他就不愿意腾出一点点的心脏,哪怕是把我装进去的一点点,我也会心满意足。

    我流着眼泪向着柳龙庭的脸上亲上去,这个曾经我这么爱的男人,很快就要和我兵戎相见,我亲吻柳龙庭的唇的时候,柳龙庭很自然的想躲开我,现在我还没跟他的关系破裂呢,他就想躲开我,还说可以考虑救我一命,恐怕到时候银花教主一出来,他自己就恨不得将我杀了,好在银花教主面前证明他心里真的是没有过我。

    柳龙庭躲我,我就抱住他的脸,再向着他的唇上亲过去,当我的舌尖碰到柳龙庭口中的时候,我想到刚才他和银花教主在我面前缠吻的那十几分钟,此时我却又吻着柳龙庭,胃里一阵翻涌,我恶心的都快要吐出来,但是还是一下一下的吞入喉中,推着柳龙庭想向着他后面被子上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