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零四章:愿意为你死

    我以为这少年是叫别人,往身后一看,可是周围除了我以外,也就没有了其她的女子。

    那少年见我左顾右盼,于是干脆向我走了过来,直接拉起我的手,笑的欣喜:“姐姐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泷儿啊?”

    “泷儿?”看着眼前这如粉雕玉琢的少年,我实在是想不起我什么时候认识一个叫泷儿的人,并且这少年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也证明他不是常人,他该不会就是银花教主说的那条井龙吧!

    “你是井龙?”我问这少年。

    见我不认识他,少年的眼里流露出一阵难过的神色:“姐姐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其实我不是井龙,我是南海龙王的儿子,千年前贪玩,误了回家的时机,只能在人间漂泊,因为偷吃了一个道士祭祀给玉帝爷爷的贡品,被道士抓起来抽筋割骨,正好是姐姐瞧见了,赔了道士贡品,将我救了下来,我见姐姐长得漂亮,就一直都跟在姐姐身边,姐姐喜欢我,就买下这座宅子,挖通连接地下水脉的水井,将我安置在这井中修行,并且与我在这宅子里住了一两年,后来姐姐有别的事情,就走了,再也没回来过。这一千年来,我一直都在盼姐姐有一天能回来,只是如今见着了姐姐,姐姐却把我给忘了。”

    少年说着这话的时候,拉着我的手就往他怀里塞,我看着他这副委屈的模样,实在是不好怎么跟他说话,有两个假设,一是他知道我要对付他,所以才装出这副样子,希望我饶过他,而其二是真如他所说的那样,他确实是我前世救过的一条小龙,这座宅子,确实是千年前我买给他的。

    不过还没等我说话,少年委屈委屈着,忽然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得,眼神发亮的又看向我:“我知道了,是不是我长大了,姐姐认不出来了?毕竟当年我见着姐姐的时候,我才七八岁,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在抑制我的生长,就是怕姐姐认不出来,我真是该死,高兴高兴着就把这事儿给忘了,姐姐快屋里请。”

    少年说着,给我做了个屋里请的姿势,不过做完这姿势,立马又向我黏了过来,虽然看着十七八岁的模样,但是个头又比我高,挽着我的手感觉不舒服,又伸手抱着我的肩,向着清竹园里走了进去。

    柳龙庭也在我身后跟着我进来,少年兴高采烈的跟我说他一直都在守护着这园子,这园子里的布局和千年前几乎一模一样,说着看着天色也有些晚,于是就跟我说今晚我就住在园子里吧,这园子的房产就是他一个人的,除了他之外,这没有别人了。

    说着还没等我答应,少年就带着我去看我千年前住的房间,房间和千年前还是一模一样的。

    毕竟我没了从前的记忆,跟泷儿也是第一次见面,他这么热情反倒让我有些尴尬,并且我也是为了杀他而来,现在他这么一认亲,我都不知道怎么下手了。

    不过当少年带我进古井旁边的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里时,一股似曾相识的莫名熟悉感迎面扑来,古朴的床,幽香的兰,一抹圆镜,两片花黄,就是古代女子的一个闺房。

    “还记得这里吗?”少年问我。

    我没有说话,只是细细的看着屋里的每个地方,虽然刚进来的时候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可是现在认真看的时候,这种熟悉感却没的也很快。而少年在让我看着屋子的时候,这才注意到我身后跟着个柳龙庭,并且一眼就看出了柳龙庭的身份,问我说:“姐姐,这蛇仙,是你什么人啊?怎么他也跟着你?”

    我转头看了一眼柳龙庭,回答少年说:“这是我之前的仙家,不过我们的关系很快就解除了。”

    仙家?少年说着的时候,看了一眼柳龙庭,又认真的把我上下都打量了一眼,然后跟我说:“他是你仙家?姐姐你投胎成凡人了?”

    “难道我之前不是凡人?”我反问了一句少年。

    “当然不是了!姐姐当年怎么可能是凡人,虽然我不知道姐姐前世是什么身份,但是我能感觉到姐姐不是普通的凡人,怪不得姐姐对我没有半丝印象,这投胎成为凡人,是要喝孟婆汤,忘记从前一切,刚才我还错怪了姐姐,以为姐姐对我不是真心,如今看见姐姐变成了凡人,心里更是伤痛,凡人病痛折磨多,姐姐你怎么会变成了凡人?”

    少年说着这话的时候,眼里的两行清泪顿时就流了下来,伸手抱过我,将脸埋在我肩上失声痛哭。

    看着这少年哭成这般模样,我又感觉他不像是骗我的,并且我听着他的哭声的时候,心里也隐隐的有些不忍,于是推开了些他,对少年说:“泷儿你别哭了,变成凡人有什么不好吗?”

    泷儿听我说这话,依旧是像个孩子似得哭的梨花带雨,不过他长得十分鲜嫩,哭着的时候,洁白的牙齿轻轻的咬着红润的嘴唇,就如刚绽放的娇嫩玫瑰花瓣,带着雨露,看着让人心里忍不住的想疼爱。

    “凡人的寿命是有限的,我原本想再见到姐姐,就想这辈子都跟着姐姐,姐姐从前就感叹凡人易老易死,而如今想到姐姐今后要老去死亡,我就忍不住为姐姐伤心难过,如果可以,我愿意把我的寿命给姐姐,希望姐姐永远都活着。”

    泷儿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微微一阵感动,真是个天真的孩子,虽然我看起来也比他大不了多少,不过可能一直都因为他在井中修炼的缘故,没有沾染外面世界的风气,所以看起来单纯娇憨。

    这天也确实是晚了,本来还想趁着今晚下手,早点把泷儿给解决了,我也好早点得到解脱,现在泷儿来个认亲,一时间我又犹豫着怎么对付泷儿,于是只能答应泷儿在这住下来。

    晚饭是泷儿亲自给我们做的,说他做菜的手艺还是之前跟我学的,不过只会做些糕点点心,并且泷儿这么大了,也跟个孩子似得,吃饭的时候根本就不顾忌柳龙庭也和我们在一起,不停的朝我撒娇,不过当他看见我肚子有些大的时候,惊喜的问我说:“姐姐你是怀小宝宝了吗?”

    我肚子里怀的是银花教主,根本就不是我的孩子。

    我不想承认,但是我肚子看起来就像是个怀了孩子,于是我对着泷儿点了点头,说是。

    “那孩子的爸爸是谁啊?真想知道谁这么有福气,能当姐姐的丈夫。”

    我夹着菜,看都没看柳龙庭一眼,直接就跟泷儿说:“这孩子没有爸爸。”

    “怎么会没有爸爸呢?”泷儿说着,也没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转身就往我的怀里一滚,抱着我笑嘻嘻的跟我说:“那姐姐就把小侄子生下来,我替姐姐照顾宝宝。”

    虽然泷儿看起十七八岁,但是他这撒娇的模样与他那张好看的小脸蛋儿一点都不违和,特别是笑着的样子,特别有感染力,他对我笑着,都让我自己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这个你不能照顾,等姐姐有机会,重新给你生一个,让你照顾。”我开玩笑的对着泷儿说。

    可能是我们一直都把柳龙庭当外人,一句话也没和他说过,柳龙庭什么时候走了我都不知道,而泷儿见柳龙庭这时候已经走了,然后小声的凑到我耳边跟我暖洋洋的说:“姐姐,我知道你这次是来杀我的,我愿意将我的精气都给你,是姐姐当年救我一命,我才能活到今天,今天我也愿意为姐姐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