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零六章:见你就恶心

    泷儿这时就像是被柳龙庭控制住了一般,难以脱身,毕竟现在他身上精气,百分之九十多都给了柳龙庭,如果柳龙庭不愿意,泷儿跟本就没有逃生的机会!

    刚才我想过了银花教主的因素,怕银花教主出来阻拦,但是我还没有想过柳龙庭的因素,我一直都潜意思里把柳龙庭当成是我自己这部分的人,就算是银花教主命令他,他也会找个理由,帮我开脱,毕竟男人,对喜欢自己的女人,总不会这么心狠。..

    但是我想错了。柳龙庭简直就是个阴冷可怕的怪物,他对我没有半丝的感情,知道我不希望泷儿死,他偏要吸光泷儿的精气!

    这个男人,又教会了我一课。不管是什么时候,都别抱着侥幸和寄托,不过毕竟我还是活着的,我不可能让柳龙庭就这么杀了泷儿,于是在泷儿身体里还有最后几丝精气的时候,我动用了我身体里的力量,之前柳龙庭给了他的半颗精元给我,我用他给我的力量,直接往刘龙庭哥的腰上一拍!

    柳龙庭正在全神贯注的吸食泷儿的精气,现在被我这么一拍。顿时就破了他的法,而泷儿趁着柳龙庭破法的时候,转头看着我,瞬间就向着他身后的井里跳了下去,一阵哗啦啦的活水响动的浪声从井里传了出来,我的心顿时就放了下去,泷儿已经走了。

    可能是我刚才用的力量比较大,加上柳龙庭又毫无防备,我一巴掌,顿时就将柳龙庭打出了内伤,猩红的血,顿时就从柳龙庭的嘴角流出来。

    这是我伤柳龙庭最痛快的一次,果然还是要有法力才能制服他,现在我看着柳龙庭,就恨不得再给他来十八掌,告诉他就算是我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但我也绝不是这么好欺负的!

    我没有去安慰柳龙庭,而是往井旁边的亭子里一坐,反而是我身体里的银花教主,瞅好了机会,赶紧的从我的肚子里出来,向着柳龙庭飞过去,伸手抹了柳龙庭嘴角上的血,问柳龙庭说怎么了?然后转头狠狠的看着我,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出银花教主在怪我,说我们已经是合作关系了,想叫柳龙庭早点死,我自己就别这么作!

    我十分不满,但是看着银花教主对柳龙庭也是一副吃力不讨好的样子。我心里逐渐意识到,想要柳龙庭早点死,他在我们中间才是最关键的,万一他忽然不听银花教主的话,不再给银花教主提供精气。而银花教主就是控制我到处去杀人,而我就更别想杀柳龙庭,银花教主从我的肚子里一出来,我就得死,到最后。最后的赢家,就是柳龙庭。

    我想到这个可怕的后果后,心里有些胆寒,只要我或者是银花教主一松懈,很有可能最后死的就是我和银花教主。虽然这种可能是万分之一。但是不代表没有。

    “白静你赶紧过来啊,龙庭叫你呢。”银花教主叫我过去。

    刚才我一直都在想着这件事情,没听见柳龙庭在喊我,现在回过神来,于是就有些不情愿的从从井旁边向着柳龙庭走过去。问他说怎么了?

    “跪下。”柳龙庭站起来,仰着下巴,居高临下的对我说:“跟我说对不起。”

    我抬头惊讶的看了一眼柳龙庭,他是不是变态?凭什么让我给他说对不起?

    我不跪,我怎么可能跪柳龙庭。而银花教主听见柳龙庭跟我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竟然控制不住的有点开心,但见我不跪的样子,就抱着柳龙庭向着柳龙庭的怀里贴进去,跟我说:“白静,你做错了事情,龙庭惩罚下你也是自然的,你别忘了,你不仅仅是为你自己活着,你也要想想你的爸妈他们,赶紧认个错,要不是你出手伤了龙庭,龙庭也不会罚你,亏龙庭还说一直想救你呢。”

    现在不是古代那种下人就要跪主子的时候,我接受了这么多的人人平等教育,现在柳龙庭要我跪他。这对我来说就是一种屈辱,想我从前,也是过着衣食无忧,什么都不用操心的生活,如今却被柳龙庭,一而再再而三的害成现在这种随时被侮辱的境地,我心里不服,于是我没跪,就是直直的站着,跟柳龙庭说了句对不起。

    “我要你跪下跟我说。”柳龙庭再次命令我。

    我抬头,憎恨的看着柳龙庭,就是不跪。

    而柳龙庭也直视着我的眼睛,跟我说:“还记得你妈的事情吗?就是我安排的,还有你父亲,他们就是我控制你的最后一道王牌,你要是不听话,我数到三,你要是还不跪,他们立马死。”

    柳龙庭说着这话的时候,就开始数:“一。”

    拿这个欺压我,我爸妈从来都没有跟我生活过,难道他以为我真的就有这么在乎我爸妈的死活吗?

    我冷笑的看了一眼柳龙庭,并不作声。

    柳龙庭也没理我,而是继续数:“二。”

    本来我还想等着柳龙庭数到三,和柳龙庭僵持到底,但是我这种时候脑海里立马就涌现出我妈妈被那些男人这样对待的场景,这对一个女人来说,简直就是肮脏到活不下去的侮辱,我妈妈什么错都没有犯,却要因为我遭这份罪,我眼泪顿时就流了下来,在柳龙庭数到三的时候,向着他的面前跪下去,跟柳龙庭说:“对不起,刚才是我做错了。不该出手伤你。”

    我此时感觉我就像是一只狗,一只畜生,没有任何尊严的活着,任何人都能掌控我的命运,这种屈辱的活着,还不如让我死了痛快,可是如果我不甘心我就这么死了,我不想让柳龙庭比我快乐的生活下去,我要让他死,死的时候还比我痛苦屈辱!

    当我心里的仇恨已经压盖住我的自尊的时候。就什么东西都不在乎了,柳龙庭的这种招数,我从前也领教过,只不过我以前喜欢他,所以不觉的这种招数有什么太可怕,而如今在我恨他得时候,他再对我有这招,这种侮辱,对我来说,就像是扩大了千倍百倍。

    银花教主看见我对柳龙庭跪的时候,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她一向是看见我难过痛苦她就忍不住开心,就算是我和她合作,我也没指望她会对我好一些,不过银花教主笑着的时候。忽然不笑了,转头对柳龙庭说:“算了吧,白静知道错了,以后咱们对她别这么过分,毕竟她之前也这么爱过你呢。”

    爱过。现在我想到之前我喜欢过柳龙庭,就恨不得把那时候记忆全都给封了,每个爱他的模样,都是一种对我自己的羞辱。

    柳龙庭转过脸看着银花教主,沉腰抱起了她,向着外面走出去,而银花教主就赶紧的对我做手势,叫我起来,回去了。

    我跪在地上,脑袋就埋在我的肩下,大风吹的园子里的竹叶萨拉拉的作响,我太痛苦了,痛苦到只想在我死后,化成一道风,自由又毫无拘束的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计划还是要进行的,当我们回到酒店之后,银花对我做了个眼色,她自己扶着柳龙庭坐在床上,并且帮着柳龙庭脱衣服,跟柳龙庭说:“龙庭,你看你身体都这么结实了,我想,你能不能输些精气给我,让我早点出来?”

    银花说着这话的时候,对我招了招手,要我配合一下。

    尽管我现在看见柳龙庭就想吐,但还是向着柳龙庭走过去,拿起他的脚,想给柳龙庭脱鞋,而柳龙庭直接伸脚往我下巴上一踢:“滚,我看见你就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