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一十六章:真假河神

    我向着车前套头看过去,眼前只是一片青山葱郁,什么都没有。

    毕竟我就算是身体里有柳龙庭的元神,但是我也没有他们这么高的修为,所以我什么都看不见。

    而柳龙庭听黄三娘这么说后,也往车前看了一眼,然后叫黄三娘停车,然后靠在椅背上,面无表情的跟我说:“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趁我还没改变主意,现在就走!”

    柳龙庭他这是真的打算放过我?他就真的舍得不救我肚子里的银花教主,而将我放走了?既然打算要放我走,那为什么之前又和山神达成用我救银花教主的约定?难不成后来良心发现,知道他对不起我,所以想补偿我?

    如果在我没相信我肚子里就是银花教主之前,柳龙庭对我这么好我是愿意相信的,但是现在在我和银花教主的抉择下,他竟然为了我放弃银花教主,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你说的是真的?真的愿意放我走?”我又问了一遍柳龙庭,而柳龙庭此时忽然眼睛通红的转头看向我:“赶紧走,别让我再看见你!”

    本来还想看着柳龙庭是怎么死的,但是没想到柳龙庭在最后的关头还是将我放在了比银花更重要的位置,我一时间有些惊楞,因为我打心眼里就不相信柳龙庭会为了我而牺牲银花教主,银花教主现在的精元全都被雷给劈散了,如果不赶紧的聚集的话,到时候等元神散开的找不到了,恐怕她想重生的美梦,就要泡汤了。

    黄三娘见我一直都惊愕的盯着柳龙庭看,于是就催促我说:“小白,三爷叫你走你就赶紧走吧,这次我们也就此别过,估计我们今后都不会再见面了,还望小白你,保重身体。”

    柳龙庭让我走,我一走银花教主到时候估计就会胎死腹中,银花教主没了,她是柳龙庭爱了几百年的人,柳龙庭也不可能为了她而和我在一起,指不定我这么一走,真是我们见的最后一面。

    忽然就像是一直都被某个东西束缚着,而忽然有一天,那个东西拿了下来,束缚没了,但却又忽然像是少了某样东西那般,心里瞬间又空了。

    不过现在是柳龙庭亲口叫我走的,我要是再不走心甘情愿的往火坑里跳,那我真的就傻到家了,而现在柳龙庭的这次大度,让我对他的恨意也减少不少,毕竟想想他也是个跟我一样的可怜人,于是在我推门下车的时候,跟柳龙庭说了句谢谢,希望他以后还能再找到一个他喜欢的姑娘,说着,我推门就走下了车,并且重重的把车门一关,嘭的一声响,就像是关上了一扇阴晦的牢门,我自由了。

    这么久以来,我第一次呼吸没有被柳龙庭所控制的空气,清新的让我一时间都没敢用力的嗅,我不知道我现在在哪里,也不关心我现在在哪里,只知道往回走就对了,往回走,就能到我自己的家了。

    黄三娘继续将车往前面开,而我往他们的反方向走,蓝天白云,风和日丽,离开了柳龙庭,就连天色都这么美。

    我独自一个人在山路上,行走了起码都有三四个小时,最后将近黄昏的时候,才走到我们市的郊区,打了一辆车,回到了奶奶家里。

    当奶奶看见我一个人回家的时候,顿时就有些惊讶,不过却也赶紧的将我迎进屋,问我说柳龙庭呢,怎么没看见他跟我一起回来?

    “我跟柳龙庭没关系了。”我奶奶说,看着奶奶这些日子头发又白了不少,我心里无比的心疼,然后又跟她老人家说:“奶奶,之前是我不好,让你受了这么大的苦,等明天我去找河神打了我肚子里的孩子,以后我就好好陪您在家里,哪里都不去了。”

    “柳龙庭,是跟你解除了仙家关系?”奶奶有些好奇的问我。

    “现在还没有,不过也快差不多了。”我说着,扶着奶奶坐下,家里久违的温馨在我的面前飘荡,这几个月的时间,仿佛就像是做了一场梦,梦里做完了一个完整的故事,醒来之后,又将继续我自己的生活。

    “那你还当弟马吗?最近总有几个不怕死的,想找瞧瞧,都被我推了,说你不方便,毕竟你现在还挺着一个大肚子呢。”

    奶奶说话还如从前班般那么慈祥,果然这个世界上不管任何尖刀,都砍不断血缘的亲情,当初我为了柳龙庭这么恨奶奶,而现在回来,奶奶却没有一丁点怪罪我的意思,依旧待我如初。

    “嗯,不做了,等稳定下来,就想和奶奶在一起,什么都不想做了。”我说这话的时候,鼻子一酸,向着奶奶肩上抱进去,而奶奶也抱着我,对我说没事了,以后我们自己过自己的日子,到时候我要是觉的我照顾不来她这个老太太了,就去给我招个上门女婿,找个老实点的男人,谁都不会再打搅我们了。

    其实我想说的是,我已经被柳龙庭玩成这样,恐怕都没有人还敢娶我,我也不想再祸害别的男人,不过奶奶现在正在欣慰中,我也没说丧气话扫她老人家的兴致,就嘴上点头答应了下来。

    这个晚上,是我这么久以来最舒适的一个晚上,一个人,没有任何负担和压力,我终于又过回了平常人的生活,只不过我肚子里的孩子还是需要取出来的,之前银花自己的力量也大,霸占了我的肚子,只要我敢把她取出来,我也得和她一起死,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她被天雷击中,元神散了,就没这么厉害的本事,而我现在去找河神帮我把肚子里的胎儿弄下来,那就不是什么特别困难的事情了。

    在家里住的第二天,我就去河边找河神,拜托他帮我打掉我肚子里的孩子,虽然这件事情跟河神说起来挺难为情的,不过毕竟关系到我以后的生活,于是我也就豁出去了。

    当我念了请神决不到一半的时候,我就看见河中央向我飘过一条十分古色古香的船来,这船十分精致又华丽,而河神现在穿着一袭大红色霞陂慵懒的靠在船里头,细长的剑眉,看着我的目光璀璨。

    当河神的船停到我身边的时候,河神使唤了他身边跟着的一个小人,叫这小人接我上船,而我上船之后,河神都还没等我在船上站稳呢,伸手就往船身上一拍,整条小船顿时就剧烈的摇晃了起来!

    这剧烈的摇晃将我摇的瞬间就往河神的身上张手扑过去,河神似乎他拍船让船摇晃的目的就是让我站不稳,在我整个人都往河神身上扎的时候,河神张开了双臂,接住我往她的怀里一抱,垂下一双美艳的眼睛来,问我说:“摔疼我静儿了吗?”

    想到上次我在河边竟然传唤了一个假的河神,我现在看着我面前这个媚态万千的女人,心里就有些忍不住的怀疑,于是就回答河神说:“被你接住了,一点都不疼,河神姐姐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那时候你还特别嫌弃我呢,说我配不上当你的弟马。”

    “哦?是吗?”河神有些惊讶,然后又继续回答我说:“那是当然,我好歹也是一个堂堂河神,怎么会当你的弟马呢?!”

    当河神和我说这话的时候,我顿时就察觉出了端倪,当初我第一次见河神,河神是心甘情愿当我弟马的,根本就没有嫌弃我,而我刚才说的这些话,就是为了套这个假河神的话的!

    “你不是河神!”我顿时就推开了一直都搂着我腰的河神,然后厉声问了一句她:“你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