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一十九章:狗男女

    我自己说这话的时候也挺别扭的,毕竟这话说的,就感觉我像是我为爱放弃一切,特意的来救柳龙庭,爱他爱的疯狂一般。

    其实吧,我就是觉的之前柳龙庭他姐对我不错,柳龙庭最后良心发现,放了我一把,加上黄三娘又一直跪着求我,我这才松了口,不过后来也想了想,山神只是要我的心,如果他想杀我的话,早就动手了,他再怎么虐我这颗心,也不可能会比柳龙庭虐的厉害,我那颗心被柳龙庭伤的早就千仓百孔,就算是山神把我那颗心给毁了,只要我不死,我还真的要谢谢他,更何况他还说能将我肚子里的银花弄出来,只要能把银花弄出来,再怎么样我也不吃亏。

    黄三娘也从车里出来,走在我的前面,向着这破庙里的一座已经烂的只剩下个凳墩的神像后面,跟我说柳龙庭就在里面,说着带我过去看。

    我跟着黄三娘往着庙里走,在走到这神像凳墩后的空地上的时候,果真看见了一条水桶粗的白蛇盘绕在血泊里,身上一道道的狰狞往外翻着皮肉的伤口,伤口里面都能见根根生硬的骨头。

    这血腥的场面看的让我有点触目惊心,而这条白蛇被打成这样,也没有死,而是将脑袋蜷缩在它的身子下面,看见我们人来了,浑身瑟瑟发抖。

    我瞧着柳龙庭这是不是被山神给打怕了?看见了我都躲,不过还没等我向着这蛇靠近点的时候,山神的声音忽然从庙外传了进来:“我就猜到你会来,怎么样,想好了把心给我了吗?”

    现在山神见我来了,就连一句客套的话都不说,直接就问我的心,我转头看向山神,只见他此时竟然又换了身衣服,一席月白长袍,外面套着件深绿且绣有祥云仙鹤的锦衣,华丽大气,乌黑的头发半挽,脖子里还戴着一个正正规规的璎珞项圈,项圈上珠宝玉石搭配的别致精绝,配着他穿着的一身雍容长袍,此时他的模样,比任何时候都像极了山神,山川之神。

    “想好了,只要你放了柳龙庭,我的心就给你。”我对山神说。

    而在我说这话的时候,山神已经停在了我身边,看了一眼地上的大白蛇,又看了眼我,又继续问我说:“那你是心甘情愿的将心给我吗?为了救柳龙庭,你愿意把你最重要的东西给我?”

    我才不是为了柳龙庭。这句话差点就从我的口中说出来,但是如果不是为了柳龙庭的话,我为什么又要来这里?于是也不想再跟山神有过多的解释,于是就直接对他说:“是啊,不为了他我来找你干嘛?我的心我给你,不过你也要记住你跟承诺的,你要把我肚子里的孩子给拿出来。”

    也不知道我是哪句话招惹了山神,山神听我说完这些话后,原本对我还算是祥和的脸,这时一抹不屑的表情又从他的脸面上浮现了出来,嘴角扬起一抹笑,跟我说:“你的爱还真是伟大,竟然为了一个这么对你的男人而连心都不要了。”说着,他伸出他一只苍白如玉琢的手,指甲尖长,指节呈弯曲状,猛地就想朝我胸口的位置抓进来。

    不过在山神的手就要碰到我胸脯的时候,忽然停顿了一下,然后向我走过来了一步,按着我的肩,右手从我的后背只直接往前掏进了我的心窝子里,也不知道山神对我用了什么办法,也不痛,甚至能无比清晰的感觉到山神的手在我的胸膛里直接用指甲划破与我心脏连接在一起的血管,然后迅速的往外一掏,一颗只有我拳头这么大,并且带着我我猩红血液的心脏,就被山神托在了他的手掌心里。

    当我的心脏从我的胸膛里出来的时候,我只觉的我胸膛的位置空了一片,但是其他感觉没有任何的变化,看着我的心不断的在山神手中跳动,每跳动一下,就有血液从血管里涌出来一些,而山神看着我的心脏,像是十分的满意,在我心脏里的血液快滴到地上的时候,他忽然一低头,向着他手掌里的血含咬了进去,将快从他手掌心里溢出来的血,全都吞食了个干净。

    我亲眼看着山神这么吸吮我心脏里流出来的血,顿时就有些恶心,而山神看见我这副恶心的模样,随手将我的心往他的身边一放,而就在他松手的时候,虚忽然就从山神的身边现身了出来,接过山神给他的心脏,又向着神庙后面的破墙隐退了进去。

    而山神手里拿着一条锦帕擦着他手上的血,一边环顾了一眼这破烂的庙宇,跟我说:“你知道吗?这是坐山神庙,从前这里的香火多么鼎盛,可如今,却破败成了这副模样。”

    这再怎么破败,也不都还是他自己作的?

    “如果你不吃小孩,估计就不会这么破败。”

    “但是这里所供的山神,并不是我,而是我手下的官员,他们没有吃小孩,可是信仰也早就消失,这座庙已经荒废了很久了,三界里的任何神明,都逃不脱被你们人掌控命运的噩梦。”

    毕竟我不是山神,不过我理解现在山神此时的想法,他将神的陨灭都归到人的身上来,其实这是错误的,神有神的职责,神也有神的命运,就如我们人一样,有祸福旦夕,毕竟我们在遇到灾难的时候,也忍不住的怪老天不公平。

    “所以这就是你跟虚合作的原因?”我问山神。

    而山神听到我说这话后,转头看了我一眼,唇角弯了弯,跟我说没想到我还没他想象的这么傻。

    “那我现在心也给你了,你什么时候将我肚子里的孩子取出来?”

    山神见我急着要把我肚子里的孩子打下来,忽然扬起了手,拍了两下巴掌,清脆的响声在这破败的山神庙里回荡,我不明白山神这忽然拍巴掌是什么意思,还以为他是想召集什么东西来抓我,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在他的掌声落下的时候,我看见柳龙庭,忽然就从墙面上浮现了出来,浑身毫发无伤,肩背挺直,那张秀气又冷漠的脸,就跟平时他看我的那副死德性一模一样!

    这柳龙庭不是已经被打的都现出原形了吗?我往地上的大白蟒蛇看过去,只见地上的那条大白蟒依旧是像是个受了惊吓的孩子,将头往它血糊糊的身躯里埋进去的更深,浑身颤抖的更加的剧烈。

    这副害怕的样子,根本就不会是柳龙庭。

    我转过头,看向山神边站着的柳龙庭看过去,而此时柳龙庭也转过他的眼神来看了我一眼,依旧是目光如冰。

    “白静,这能不能将你肚子里的孩子拿出来,那就要看柳龙庭的意思了,他把你送给了我,并且和我出谋划策怎么样才能让你把你的心脏心甘情愿的给我,这样,我就可以随心所欲的操控你了。”

    山神说着这话的时候,仰头哈哈哈的笑了起来,而我不可思议的看着我面前完好无损站着的柳龙庭,又看了眼我身后的那条浑身都是伤口的大蛇,我顿时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山神想要一颗我心甘情愿给他的心脏,而柳龙庭想要银花教主活下来,所以他们两个串通在了一起,又给我演了出戏!

    我的火气顿时就起来了,心里骂道柳龙庭还真是贱啊,不管银花怎么对他,他都一心想着银花,不过我也不是第一次被柳龙庭骗,所以也并没有像是从前那般难过的要死要活,现在我只想把我肚子里的那个狗东西给弄出来,于是冲着山神说:“你问他的意见干什么?你把银花从我的肚子里拿出来,成全了他们这对狗男女,他们会感谢你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