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二十章:得到承认的爱

    山神估计以为我知道了我拿着我的心换柳龙庭的命,而当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柳龙庭策划出来的计谋后,我一定又会伤心欲绝,现在看着我脸上除了气愤之外并没有其他的表情,神色里顿时就有些疑惑,冷笑了一声,问我说:“你这是被气疯了吗?柳龙庭骗了你,难道你就不恨他吗?还想成全他和银花教主。”

    看来山神已经知道了我肚子里怀着的,就是银花教主。

    “我为什么要恨柳龙庭,他都不值得我去恨了,我现在只希望你遵循你对我的承诺,把银花教主从我的肚子里拿出来,不然你就把我给你的心还给我。”

    我说着这些话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柳龙庭,叫他帮我说句话啊,毕竟他比我更想让银花教主从我的身体里出来。现在子看着柳龙庭这副沉静的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模样,真的替他庆幸我只是个普通的人,不然他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骗我,我一定将他杀的片甲不留。

    不过这个世界上任何东西都是到了极致,就会逆反,之前我如此恨柳龙庭,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但是现在,我被他骗的心太累了,累的对他所有情感都在一瞬间崩塌,就想回家好好过日子,再也不想踏进柳龙庭他们这个复杂的圈子。

    “将你的心还给你是不可能的,现在我们三个人形成了赌局,现在我只需要将你肚子里的银花教主拿出来,我们的交易就完成了,而我在柳龙庭那边,跟他要的是你的整个人,所以你还欠我一条命,一会等我将你肚子里的孩子拿出来,你就要跟我走。”

    山神说着这话的时候,脸上始终都飘着一点笑意,神色淡定自若,放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

    而柳龙庭在山神说完这话后,转过头来,眼神一直都盯着我的眼睛看,他那张白皙的脸上,眼神幽深却又清明,让我一时间根本就猜不透他现在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不过他对银花教主这么的痴迷,我想他一定是在想灯银花教主出来之后,他要怎么和银花教主过以后的生活,想到此,我心里又有点恨他对我的无情无义,不过再痛的折磨我都挺过来了,所以现在即使我心里对柳龙庭不满,但是也没将我的任何情绪表现出来。

    “开始吧,恭迎银花教主。”柳龙庭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

    山神见柳龙庭已经发话,又看了我一眼确定了后,便直接施法,当他张开双手的时候,一道道白色的气息,不断的从外面的山林里向着山神的掌心里汇聚进去,而山神再将这股白色的气,向着我的肚子里传进来。

    逐渐的,我感觉我的肚子一片温和,原本那停了很久没有动过的胎儿,现在在山神这一道道的白气向着我肚子里涌进来的时候,我的肚子忽然越来越大,并且一阵剧烈的疼痛,从我的小腹里传遍了我的全身。

    我摸着我鼓胀起来的肚子,我伸手撑着我身后的桌子,问山神我这是怎么了?

    山神现在正在运法,没有回答我,反而是一直都没有说话的黄三娘,看见我捂着肚子的痛苦模样,忽然反应过来,转头跟柳龙庭说:“三爷,白姑娘估计是要生了。”

    当柳龙庭说到我要生的时候,眼神都亮了一下,赶紧的叫黄三娘为我接生,而这时候他也向我走过来,想扶我躺下。

    我现在看见柳龙庭就来气,一把推开了他,我自己坐了下来,早知道我竟然是以女人生育的方法生银花教主出来,我就应该去医院,这里脏兮兮的一片,叫我怎么生,于是就对跪在我身边的黄三娘说叫她送我去医院,别在这里生。

    黄三娘摸了摸我的肚子,跟我说去医院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在这里生,之前她在长白山的时候,山里那些妖祟生孩子也大多都是她接生的,叫我不要紧张。

    看着黄三娘赤手空拳的,我怎么能不紧张,可是现在我都已经开始流血了,没办法,只能在这个破山神庙里生了,不过在这庙里生也好,我可不想因为是生银花教主出来,还要专门去一趟医院,浪费我的钱。

    在我分娩的时候,山神转过了身去,继续念着咒语,源源不断的将精气注入我肚子里的银花教主体内,而柳龙庭就在我身边给黄三娘打个下手,看着柳龙庭紧张的模样,我心里就气不过,一边喊疼,一边骂柳龙庭他这下是不是终于开心了?银花教主能从我的身体里出来了?他终于能去和银花教主过两个人的狗男女生活了?

    柳龙庭一句话都没回答我,见因为我不断的说话而影响孩子的降生,便直接将他结实的手臂塞进了我的口中。

    而当一阵嘹亮的孩子哭声从这个庙里想起来的时候,我肚子里一空,虽然还疼,但是一股终于放下了重担的轻松感,瞬间穿透我浑身的每个细胞,让我感到无比的舒适,舒适的我都想沉沉入睡,因为我知道这不是我的孩子,所以我一点看她的愿望都没有。

    而这个孩子从我肚子里出来了之后,就像是吃了激素一般,成长的十分迅速,还没几分钟,顿时就变成了一个四五六岁大的小女孩,这个小女孩像极了我的小时候,只不过那双眼睛,比我小时候的要漂亮,更加的娇媚动人,并且银花教主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看着我,嘴角十分诡异的笑了笑,然后一句对我的谢谢都没说,直接幻身走了。

    柳龙庭从银花教主出来后,脸色并没有我想的这么开心,银花教主走后,他也没去追,而是继续和我们几个人待在山神庙。

    山神看着我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出来了,又见我一身都是血的躺在地上,于是直接将他那件华丽的锦衣脱了下来,直接往我身上一盖,再用咒让衣服将我我整个身体一卷,就像是裹粽子似得包的严实,然后伸手想着我的方向一抓,他的锦衣顿时就裹着我,向着他飞了过去。

    山神这么突然开始这么无缘无故的要我,让我有些好奇,如果按照我今生的身份,他一个山川之神,世界山脉无数,人口众多,他不可能对茫茫人海中的我这么上心,我猜想会不会是因为他知道了我前世什么消息?毕竟如果我真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的话,我绝对不会这么烂霉气的遇见身边这么多形形色色的妖仙,经历常人根本就不会经历的事情,并且就算是泷儿,泷儿也跟我说过我前世的身份貌似并不简单。

    当我摆脱了银花教主的身份,就开始关心我原来的自己,如果真的跟着山神,指不定我还能知道我自己以前的身份是什么。

    但是当我整个人都快差点向着山神的身上掉下去的时候,原本在身边一直都没有说话的柳龙庭,忽然直接向着我向着山神飞过去的弧度一跃,直接张手将我往他怀里一搂,瞬间就将我从山神身前抢了过去,然后抬眼看向山神,十分冷静的说:“她我不能给你。”

    山神对柳龙庭的出尔反尔,并没有感到意外,不过却是生气了,眉头微微一皱,就连跟柳龙庭说话的语气也变得有些严厉起来:“为什么?难道是因为白静愿意舍下心救你,你感动了?”

    当山神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顿时就一阵冷笑,拉到吧,柳龙庭会感动,天都会塌下来,他心里除了银花教主,根本的就没有人能够感动他,他就是个冷血动物。

    “是。”柳龙庭回答的干脆:“我感动了,我从来没想过,终有一天,我也会得到爱,得到有人愿意为我付出一切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