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二十章:摊牌

    “不,我不跟你回去,你放我下来!谁要跟你回家!”我一边说着这话,一边伸手去抓柳龙庭的脸,而柳龙庭两只手抱着我,抽不出空来按住我,也不接我的话,只能一边走着一边不停侧脸躲我对他又打又抓的手。

    看着柳龙庭一副对我不管怎么样都要把我带回去的架势,我打也没用骂也没用,看着他脸上都有一道道被我抓出来的血痕,走在我身边的黄三娘忍不住劝我,对我说:“白姑娘现在我们在山里,并且这山里有野狼猛兽,把你放在这里,不就是让你去死吗?你和三爷有什么话回到家里再说,在家随便你怎么闹腾。”

    现在我没办法摆脱柳龙庭,加上黄三娘说的也是事实,如果真的闹到柳龙庭把我丢在这里了,我搞不好今晚就真得在这里喂狼了。

    于是我想了一会,也没说话,想起破庙里还有一只被山神残暴的虐待过的白蛇,于是我就对柳龙庭说叫他先带我去那座破庙里看看那只白蛇有没有死,看着那白蛇的样子,应该也是个仙家,只是修行还短,柳龙庭设计了计划,让我中记,就得有真的东西给我看,而那条大白蛇,就是柳龙庭和山神为了取得我的信任,才将那条白蛇打成这样。

    柳龙庭见说要去看那条白蛇的时候,低头看来我一眼,点了下头,而我就像是收场子的似得,有想起山神说将他的赶神鞭送给我,这么厉害的法器,我不要白不要,于是就将黄三娘将那赶山鞭给我捡回来。

    柳龙庭在讨好我,所以就算是没经过柳龙庭的同意,黄三娘转身就去给我捡那根赶山鞭,不过让我感觉好奇的是,这山神为什么还忽然这么关心我?难道就是因为我已经是柳龙庭送给他的女人了吗?可是这个里有也很牵强啊,他不好女色,更不可能喜欢我,那么他关心我的原因,只有一个,我对他还有用,不然,他无缘无故的,为什么又是要我的心,又是要我的人的。

    至于什么用处,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在我再次走进山神庙的时候,刚才还是兽形的白蛇,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清瘦的年轻男子,看着年级跟我差不多大,可能因为和柳龙庭一样也是白蛇的原因,这男子也生的一副好面孔,皮肤白皙,凌乱的淡灰色长发粘着他身上的血,湿淋淋的黏在他那张苍白的脸上,估计是刚才以为我们走了,才敢变出人形,现在看着柳龙庭和我又回来了,顿时就吓得魂不附体,睁大了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柳龙庭还有我,嘴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看着他满身都是血的模样,我可能是将他联想到了从前的柳龙庭,从前我对柳龙庭爱的纯粹,对他是一条蛇也毫不介意,可是后来柳龙庭伤了我的心,现在一个跟柳龙庭气质有几分相似的男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眼神纯真娇弱,我看着他的时候,一股温暖,忽然从我的心里涌了上来,看着他这么虚弱,虽然我也没用,但是我就特别的想保护他。

    我抬头问柳龙庭,问这条白蛇是谁?家里还有没有别的亲人?

    柳龙庭抬眼看了这白蛇一眼,回答我说:“就这山里修炼的一条普通白蟒,修炼了三百年,家中只有他一个人修行,其他的都投胎转世去了。”

    听着柳龙庭介绍这白蟒的时候,我心里真想嘲讽他也不过就是这熊色样,能力再大又怎么样,还是不挑弱小的欺负?

    在这条白蟒的身上,我看见了柳龙庭的影子,又看见了我自己模样,于是我问了一句这白蟒:“我是出马弟子,家里立有仙堂,你愿意来我的堂口修行吗?”

    虽然我的堂口现在已经被柳龙庭所控制,但是那毕竟是我的堂口,只要我和柳龙庭解除了关系,堂口还是我的。

    这男子听到我说我是出马弟子的时候,眼睛顿时就睁大了些看着我,想向我点头,但是又看了一眼抱着我的柳龙庭,有些退却。

    “你别怕他,以后我保护你。”我对着这的男子说了一句,他真的是瘦弱的不成样子,手指捂着胸口的时候,我都能看见他的骨节将皮撑的骨节分明。

    当男子听我对他说这话的时候,像是信任了我,慢慢的从地上起来,并且捂着他身上的伤口,慢慢的向我靠近,在快到我身边的时候,看了我好几眼,才跟我说:“我叫白生。”

    “那你跟我回去吧。”我对着白生说了一句,而白生就一直都站在我的身边看着我,这菜变成了一只浑身是血的小白蛇,掉进了我的怀里。

    我伸手抚摸了一下盘在我的怀里的这条小白蛇,他变回原身的模样,简直就跟之前的柳龙庭一模一样,一模一样洁白如玉的鳞片,一双通红如水的小圆眼睛。

    柳龙庭见我都不经过他的同意自己乱收兵马仙家,也没有说我,而是直接将我向着庙外抱出去,然后将我放山脚下的车里。

    这时黄三娘也将赶山鞭拿了过来,等她坐到驾驶位置上的时候,转身将他手里的赶山鞭给我,跟我说这山神是不是脑子烧坏了还是什么原因?怎么会忽然把这么贵重的东西给我,这赶山鞭,在现世仅存的兵器里面,也算的上是排的上名的。

    听黄三娘这么一说,我顿时就开心了起来,感觉跟山神做的这笔交易,我还是有赚头的,不过我现在正在用纸巾给白生身上擦干净它身上血,也空伸手去接黄三娘给我的赶山鞭,就叫她等会。

    可黄三娘都还没说什么呢,坐在我身边的柳龙庭见我一直都在处理小白蛇身上的伤口本就有些烦,然后又看见黄三娘一直都在他面前举着赶山鞭给我,顿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火球,直接接过黄三娘手里的赶山鞭,打开窗户直接一把扔了出去,然后对黄三娘说开车。

    这赶山鞭可不是一般的东西,就连黄三娘都说这赶山鞭不简单,柳龙庭竟然给我丢了!

    我顿时就转头问柳龙庭是什么意思?又没给他,为什么把我的东西丢了,叫他给我捡回来。

    柳龙庭转头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眼在我怀里窝着的白蛇,想对我发火,但是我看见他还是将他的情绪给压下去了,然后跟我说:“这种长鞭,不适合你用,过些天我送你比这更好的。”

    得了吧,柳龙庭还说送我比这更好的,他自己耍剑都是枯枝变成,他还能给我拿出什么厉害的东西来?而黄三娘不敢违抗柳龙庭的命令,柳龙庭叫她开车,她就直接开车回家了。

    因为我的堂口就在柳龙庭家里,柳龙庭并没有将我送到奶奶家去,他也根本就没有打算要将我送过去,在我将白生的名字帖在了仙堂里的时候,柳龙庭开始给我疗伤。

    我身上的这点产后小伤,对柳龙庭来说,治好我并不是什么费力的事情,只是我一想到这个屋子里,柳龙庭杀了这么多的人,曾经对我做过这么多恶心的事情,现在看见这个屋子,我莫名的心情十分的躁动。

    而柳龙庭也察觉出来了我并不喜欢这个家,于是就跟我说:“明天我们去看房吧,给你换个心情。”

    “柳龙庭,你就不觉的你这样很恶心很自私吗?我根本就不爱你了,你最好是别再招惹我了。”我直接对柳龙庭摊牌,我以后人生的路,并不希望还有柳龙庭染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