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二十五章:凤鸣笛

    我刚和来找我的这个男人说柳龙庭是我的仙家,现在柳龙庭就像是命令我似得要我去他房里,本来我不想去,但是如果不进去的话,我又怕让这个男人觉的我跟我自己的仙家闹了别扭,于是就有些极不情愿的起了身,跟着柳龙庭进了卧室。

    柳龙庭叫我把门给关上,而他自己就坐在床边,弯腰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雕着精致花纹的木质盒子,并且叫我过去。

    看着这盒子上的雕工。和木质,应该很贵重,这让我有点好奇里面装的是什么?之前也从来都没见过柳龙庭有过这种东西。

    柳龙庭拿出盒子的时候,看了我一眼,然后几根洁白的手指扣在了这盒子上,打开了盒子上的暗锁,盒子的盖子自动打开,一支乳碧色笛子直直的放在了这个盒子里面。

    这根笛子十分的好看,笛身上浮雕着祥云凤凰,还有日月同明。看起来就不像是什么俗物。

    “这是凤鸣笛,是用天宫生长了两万三千年的细竹制作而成,有巨大威力,并且如果配上凤鸣的话,威力更加显著。能杀仙弑神,送给你了,这比山神送你的赶山鞭,要来的秀气的多。”

    柳龙庭说着这话的时候,单手将他手里托着的那个装着笛子的锦盒给我。

    这还生长了两万三千年的朱子制作而成呢。这质地怎么看也不像是竹子啊,而且柳龙庭他自己修炼都没过千年,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厉害的法器?

    不过这笛子的外表确实是好看,就算是个普通的工艺品,这雕工和配色,也应该值不少钱,于是我也没嫌弃,伸手将这锦盒从柳龙庭的手里接了过来。

    当我将这支凤鸣笛从锦盒里拿出来的时候,这支笛子质地看起来像是玉的,但却又轻巧,用这笛子敲着木盒的时候,还能发出一阵空心竹子干透时发出来苍哑响声,并且,当我握着这笛子的时候,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从这笛子向我手掌心里的骨骼里传进去,并且顺着我的骨骼涌进我的全身,都只是看了几眼,我就对这笛子上的图案细节记得一清二楚,就仿佛是我早就习惯了这笛子一般。

    见我拿着这笛子称手,柳龙庭将我手里的木盒拿了过去,放在了桌上,然后跟我说:“你试试,能不能吹,这吹出来的,就是力量。”

    这可拉倒吧。我从小到大除了这次都没碰过笛子,又怎么会吹,这送我一根我不会吹的笛子给我使,还不如山神那根赶山鞭来的实在,就算我不会用。随便甩几下也能打人啊!但是看在这根笛子这么好看的份上,我就依了柳龙庭的话,学着电视里人吹笛子的样子,小心翼翼的按住笛子的几个孔,然后将笛子竖凑在唇边。而柳龙庭见我吹的方式不对,于是就抓着我的手臂一把向着他的腿上坐上去,教我这笛子是横着吹的,然后再手把手的教我怎么捏孔,告诉我怎么吹。

    柳龙庭这老流氓。这教个笛子也要占我便宜让我坐他腿上,要不是我觉的这时候跟他纠缠这种小事有损我风度,我还真的要和他过不去。当我的手指捏好了笛孔后,柳龙庭叫我吹吹看。

    我本来没抱着多大的希望吹响的,但是当我的唇在凑在笛孔边的时候。往孔中一吹气,顿时一阵悠扬的笛音从我手中握着的笛子里发出来,并且我捏住笛孔的手指,根本就不受我的大脑控制,几根手指就像是自己已经习惯了所有的旋律一般。自己送开或者按住!

    这是怎么回事?太不可思议了,而当我吹着这笛子的时候,一道道白色有如云雾的气息,从笛孔里不断的飘出来,我身体里有柳龙庭得精元,我认得这这股气,这气是法术,就是那些天上神仙打斗时发出来的法术。

    我从没修炼过什么法术,在笛子的神奇覆盖了我刚才对柳龙庭的偏见,于是停了嘴。问柳龙庭说这笛子是他哪里来的?

    柳龙庭伸手结果我手里的笛子,细心的看着笛子上的每条纹路,回答我说“我也不知道她是谁,还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

    柳龙庭可还真搞笑,别人送了他这么一件贵重的东西,他竟然还不知道对方是谁?不过这能拿着有两万多年的竹子做笛子并且还能这么随意送人的人,一定不是什么普通的人,哪怕就算是银花教主,河神山神,他们是我认识职位最高的人,就算是他们如果用这笛子做兵器的话,也会视若珍宝,也不会这么随随便便的就送给柳龙庭,柳龙庭几百年前,就跟现在的白生一样弱势和普通,又会有什么大神会无缘无故的将这笛子送给他?

    但是如果这笛子的持有者是前世的凤齐天的话,凤齐天拿着这跟两万多年的笛子,倒是和他的身份匹配,毕竟前世能随随便便的封神,这种权利。不是每个神灵都能有的,当初拿这笛子的人,我猜她的职位,一定和凤齐天一样,或者是比他还厉害。

    “那送你笛子的,是男人还是女人?”我问柳龙庭。

    在我问他这话的时候,柳龙庭抬起脸来盯着我的眼睛看,然后跟我淡淡的说了一声:“是个女子。”

    真了不得,几百年前就有这么厉害的神女送柳龙庭东西,我跟柳龙庭在一起,还真的是委屈他了,但是毕竟柳龙庭将这么贵重笛子送给了我,我也不好怼他,于是就客套的跟他说了一句:“那我把你的笛子拿了,你用什么兵器?”

    柳龙庭顿时就无所谓的对我笑了笑:“我吹不响它。”

    这不可能,这笛子连我都吹得响,他怎么可能吹不响?于是我就将这笛子凑到柳龙庭的嘴边,让他试试。

    柳龙庭明知道他吹不响,但是还依了我,用跟我同样的姿势动作,真的就吹不响,可我接过来,再试吹了一下,还是能发声啊,并且笛声大气磅礴,就真的宛如凤凰在鸣叫一般。

    “凤鸣笛我已经给你了,这次接的单子,你自己和白生去吧。”

    原本我以为只要我接单子,柳龙庭就会陪我去的,毕竟他现在这对我的态度。是不希望我死的,但没想到现在柳龙庭给我笛子竟然就是为了让我一个人去,之前习惯了他跟我一起,现在他却退出了,顿时就让我有点心慌,毕竟白生修炼才三百年,要是遇上什么大事情,我和他都逃脱不了。

    可现在我又不可能又死皮赖脸的求着柳龙庭,要他和我一块,于是他说不去之后,我顿时就从他的腿上起来,正想走,柳龙庭忽然在后面问我:“白静,你做梦有没有梦见过什么天宫或者别的什么仙人?”

    我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于是跟他说我没梦见他就是谢天谢地了。更没梦见过什么仙人。跟他说完这话后,我也没再理他,回大厅的时候,见白生已经现身听这中年男人讲完,白生见我从卧室里出来,就跟我禀告说这中年男人的儿子,从去年从英国留学回来之后,就一直都生病在家,看了很多医生,都治不好。并且他儿子身上,经常有一颗颗的眼睛冒出来,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就知道是邪物上身,希望我们能看好他儿子。

    我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白生,刚才脑子一糊涂,没想过柳龙庭会放心我跟白生去,不过我都答应了白生,反悔也不好,我看了眼我手里的这根凤鸣笛,做了最坏的打算,跟这中年男人说:“那你先带我去你家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