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二十六章: 龙庭套路深

    我还是第一次借着我自己的实力对付这些邪祟,看着那一只只胡乱涌动的眼睛,我此时也忘记了害怕,而是更向着姚瑞凯走了过去,随着我自己的感觉吹着笛子,而此时姚瑞凯听见了我的笛音,望着天花板的目光也不呆滞了,垂眼看向了我。

    一只,两只,当一只只的眼睛忍受不了我的笛音全都从姚瑞凯身上飞出来的时候,那些眼睛全都变成了一个个的小孩子,穿着我们现代的衣服,最大的不过十岁,最小的,就连婴儿都有!

    这薛泽天丧心病狂的,还好凤齐天没有跟着他,不然的话,如果有凤齐天罩着他,他就更加肆无忌惮的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我打扰了这些小孩的安宁,那些小孩自然也不会放过我,在我身边一个接一个的排着,形成一个包围圈,慢慢的向我靠近来,他们的眼睛的,直勾勾的抬着眼看我,对我的眼神憎恨又迷茫,仿佛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恨着些我什么。

    这些怨死的小鬼,一般都没什么心智的,如果我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杀我,但是这种时候我打不知道我手里的凤鸣笛到底怎么用啊,现在我吹得,应该就压抑这些小鬼,因为从我笛子里飞出来的气只在我身边绕圈,而这些小鬼,就在我身边的圈外,进来不得,也出不去。

    这要是几分钟十几分钟也就算了,我就吹个十几分钟的笛子,也没什么关系,可是我都快吹了一个小时了,我和那些小鬼还是在对峙的状态,他们一个个阴着一张脸,在我换气的时候,又朝着我逼近了一点,眼看着他们都到我的身边了,我干脆把心一横,没有按着心走,自己随便乱吹了一通!

    笛声一乱,瞬间,这些小鬼就疯狂的向着我身上扑过来,我现在什么也都顾不上了,一边用笛子去打那些小鬼,一边大声的朝着外面的白生大声的喊叫他赶紧的走,别管我了!

    也不知道白生有没有听见我的喊声,倒是我自己越来越受不不住这些小鬼的攻击,那些小鬼力大无穷,在他们抓到我手臂的时候,直接用力将我整个人都提了起来,狠狠的向着地板上摔上去,这一摔,后背上就有数十只小鬼一齐朝我的后背踩了上来,我背上就像是压了一座十分沉重的高山,压得我动弹不得,而在我想继续拿起笛子吹的时候,一个小鬼忽然从我的身下钻上来,他得脸就反转贴在我的脸下,一双大眼睛,直直的盯着我的眼睛看,苍白发黑的嘴唇,笑着一裂开,露出一口尖利的牙齿,眼看着他的牙齿就要向着我脖子里咬下来的时候,我吓得把眼睛都闭上了,想不到我没死在柳龙庭和银花教主的手下,却要死在这些小鬼的牙里。

    可就在当我挣扎不脱几乎要绝望的时候,一双脚忽然踏在了我的脸前,并且随后一支纤白修长的手死死得就按住了要咬我的那个小鬼的脑袋,柳龙庭的声音从我脑袋上面传了下来:“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就救你。”

    现在听见柳龙庭的声音,我心里顿时一阵激动,但是激动之后就是嘲讽,柳龙庭明明知道我打不过这些小鬼,还叫我一个人和白生来,现在趁着我落难的时候,又来救我,他这么做,不就是想让我欠他人情,就像是以前一样,以为我会因为他救了我,我就会感谢他,对他死心塌地的吗?

    这些套路,我早就尝受过了,现在他再对我用这招,我一点都不感动。

    我没说话,柳龙庭见我一直都沉默,他按住小鬼的手指一支支的从小鬼的脑袋上松开,我现在浑身都被那些小鬼压得动弹不得,我脸下的那只小鬼还在对我龇牙咧嘴的,如果柳龙庭的手真的全部都松开了之后,我真的就会被这小鬼一口咬死!

    “什么要求,我答应你。”在柳龙庭即将松最后一根手指得时候,我对他说出了这句话。

    柳龙庭松开手指动作停了下来,看着他只留在小鬼脑门上的一根修长的中指,除了从前做那种事情的时候他将他欣长的手纸搅得我神志不清的时候,我从来都没有哪个时候觉的,他的手也跟他的脸一样好看。

    “今晚陪我睡一觉,我就救你。”

    当我听到柳龙庭这个要求的时候,我顿时一阵无语,看来柳龙庭真的只是把我当成了外面随叫随到的小姐。

    既然他如此下贱的看我,我就跟他一起贱,于是就答应柳龙庭:“好啊,那你先把我救了。”

    得到我的同意,柳龙庭几乎是一把就将我从地上拉了起来,一手抱着我的腰,一手放在唇边,低声的在念着些什么咒语,而在他念着咒语的时候,一道道的白光从他的身上不断的的散发出来,那些白光照在了这些小鬼的身上,只听一阵阵的惨叫从那些小鬼的口中尖叫出来,而几分钟不到,刚才屋里密密麻麻的小鬼,全都不见了,空荡荡的,只有我和姚凯瑞,柳龙庭在杀完这些小鬼后,也消失了。

    当我缓过神来,走到床边看了下姚凯瑞的状态,他身上的眼睛全都没了,就只剩下胸口一圈红色像是符文一样的东西显露了出来,我猜这个东西,应该就是白生说的那个咒了。

    现在姚瑞凯有了意识,他光着身体,见我这么一直都看着他,就有些不好意思,而我也赶紧的转过身,将地上的笛子捡起来,去开门,让白生和姚凯瑞他爸爸进来。

    当白生看见我终于开了门的时候,满脸都是担心,问我有没有出什么事情,他刚才在外面只听见屋里发出一阵阵砰砰砰的响声,他们想进过来,但是确屋里有个巨大的结界,他们无法进来。

    白生所说的这个结界,应该就是我刚才吹笛子的时候,这个笛子造出来的结界,现在我的功力小,但是布下的结界已经能挡住白生他们修行稍微浅一点的,如果我回去再多摸摸这笛子的诀窍,到时候我肯定还会更厉害。

    当男人看见他儿子身上的眼睛没了的时候,激动的不停流泪,白生也看了眼姚凯瑞身上的红色印记,跟男人说这个咒如果一直都在他儿子身上的话,以后只要那个薛泽天再杀一次人给别人续命,这冤魂还是会出现在他儿子的身上,但是如果想把这咒给删除的话,就要将他续的寿命还回去,他才肯帮他儿子解咒,毕竟仙家讲究因果公平。

    听白生说这些话,男人看着他躺在床上的儿子,神情十分的痛苦,但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了白生的要求。

    而白生就一只手放在姚凯瑞胸口的印记上,另外一只手放在男人的脑袋上,他的嘴里也在细碎的念着咒语,那双薄唇微微动的时候,他念咒语的方式,也像极了柳龙庭。

    我对白生的长相还是很喜欢的,在他帮姚凯瑞消除了身上的咒语的时候,姚凯瑞他爸就这一个瞬间,就像是老了十岁,头发都白了,可能是知道自己的时间不长了,叫我和白生先回去吧,钱到时候他会找人打到我的账户上,他现在想单独的陪陪他的儿子。

    我和白生答应了男人,不打扰他,在回家路上的时候,我和白生坐在一起,白生忽然向着我的肩头靠过来,伸手在我的脸上摸了一下,跟我说:“静静真是好厉害,我这辈子,都想和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