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二十七章:卧底

    我看着朝着我脸上亲过来的白生,顿时就有些懵逼了,而白生现在羸弱的身子靠在我的身上,那双温和的眼睛直视着我,脸不红心不跳的:“静儿,你对我有感觉吗?”

    白生忽然这么暧昧的问我这话,我脸顿时就有些发热,想到前面还有司机在开车,我略微有些尴尬的推开白生,跟他说我对他能有什么感觉。

    “如果你对我没感觉,为什么这么关心我心疼我,你对我这么好,我都把心给你了。”白生说着这话的时候,伸出他那几根微微泛凉的手指,向着他的胸口摸过去,我的手指触摸到了白生削瘦的胸口,他那张美的娇弱的脸,就靠在椅背上,侧头看着我,目光无比温柔。

    我之所以对白生这么好,是因为他身上有柳龙庭的气质,还有我自己的身影,但是我不想和他说这些,因为我不可能续柳龙庭之后,还明知道前面是火坑我还继续往里面跳,况且柳龙庭是柳龙庭,白生是白生,再好的赝品,也是赝品,况且我现在对柳龙庭已经毫无感觉,我之所以会留恋白生,只不过是贪恋他对我的温柔,柳龙庭从没真心给过我的温柔。

    但我现在又不想这么直白的回答他说他只是长得像柳龙庭我才对他这么好,我怕他接受不了而伤心,毕竟这个世界上有谁愿意在自己的爱人的心里当赝品?

    见我一直都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白生也不追问我,而是将看着我的眼神看向车前的一片片消逝而过的车辆风景,跟我说:“其实我知道,你对我这么好,是因为我和柳仙家很像,我知道你和他的感情过程,他把你当成是银花教主的代替品,他不爱你。我为你感到难过,你为他付出这么多,连一小片真心都没得到过,你虽然恨他,但是你有多恨他,也来源于你之前有多爱他,你不会去追回他,但是又一下子放下对他的情感,所以看见了我,你忍不住对我好,我知道我在你心里,只是柳仙的一个替代品,但是我愿意当他的替代品活在你心里,我们都是同一种人,你从前受了这么多的委屈,那现在就把这个委屈给我,我愿意以别人的身份,和你在一起。”

    白生这些话,就像是一根细小的针尖又悄无声息的往我的胸口上刺了一下,疼的我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跟白生说:“你不要再说了,你说的没错,我对你好确实是因为你长得像柳龙庭,并且给了我他没给过我温柔,但是我现在已经不爱柳龙庭,所以也更加不会爱你,如果我说这些话伤到了你的话,你现在就可以离开我,虽然我并不是很希望你离开。”

    我直接把话挑明,我不想让任何一个人误会我心里还有柳龙庭,也不想让白生走我自己相同的道路,所有一开始就把话挑明,是最好的选择,以免夜长梦多。

    不过当我把话说明白后,白生并没有我想象的会难过,反而是听完我说的话之后,微微一笑,像是豁达了一般,然后继续根我说:“虽然静静你说要我离开,我心里十分难过,不过不管怎么样,我们就算是朋友,我都愿意和你在一起,并且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情,静静,你难道就不奇怪为什么我对你和柳仙家的事情这么清楚吗?”

    这话倒是提醒了我,我认识白生也不过这几天的时间,他怎么对我和柳龙庭的私事都这么清楚,就算是巫英和一直都跟着我们的堂口仙家,恐怕保准都没白生知道的这么清楚,难不成白仙也有像是姑获鸟那样能探知人心里秘密的本事?

    “你能看透人心?”我问了一句白生。

    而白生现在说话才顾及到了我们前面的司机,于是直接在我和他之间布置了一个隔音的结界,这才跟我说:“我只是在山上修行的一条三百年蛇妖,三百年修行的动物,是没多大能力的,是山神找到了我,他说如果我按照他的安排完成了任务的话,他就将我纳入他的麾下,让我管理方圆几十里山林的妖祟邪物,我这重没有任何家世背景的妖,就算是靠我自己的能力当了仙家,也很难修炼成正果,所以我就答应了山神,给他办事,希望今后能得到他的庇佑。”

    “所以你才会代替柳龙庭,被打的血肉模糊吗?”我问白生。

    白生摇了摇头:“不,这只是山神最初步的计划,我原本也跟你想的一样,只要被挨顿打,就能得到重用,但山神之所以挑中我,而不是其他的仙家,就是因为我长得有几分像柳仙家,他怕你对柳仙家死灰复燃,所以让我来引诱你,让你爱上我,然后挑拨你和柳仙家的关系,让你再反杀柳仙家。”

    白生竟然是山神派来引诱我的,这怪不得我跟白生相处还没几天,白生就对我说要和我在一起,不过要是按照白生这么说的话,白生是山神派过来的卧底,有点类似于从前的美人计,但是他要是想杀柳龙庭的话,按照他和柳龙庭的实力来看,他杀柳龙庭,也不是一件难事,只是他为什么自己亲自就能动手的事情,还偏偏要绕这么一大个圈让我去杀柳龙庭,难不成这山神是变态?就爱看曾经相爱的人自相残杀?

    白生见我一直都没说话,就有些担心,问我说:“静静,我跟你说这些实话,你现在就开始提防我了吗?”

    确实,白生一跟我说他是山神派过来的时候,我心里顿时就对白生有点排斥,于是就问白生:“既然是山神派你来的,你把这些实话都跟我说了,山神凶狠残暴,就不怕你怀了他的计划,他就把你杀了吗?”

    “怕,但是我怕山神到最后会对你不利,所以我就想把这件事情告诉你,让你有所提防。”

    刚我对白生起的提防,因为白生说的这句话,顿时就为我刚才对他的提防有所愧疚,于是问白生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忽然跟我说,承担这么大的风险。

    白生看了我一眼,眼里闪过一些暗淡,回答我说:“因为我也知道,你不会真的爱上我,我的任务没完成,回去也会被山神诛杀,所以我干脆就想留在你的身边,把你当成是我唯一的靠山,这样我还能有活下去的机会。”

    “可是我这弱,我自己都保护不了,更何况是你?”

    “你能,虚选中了你,你是唯一能与山神对抗的人,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哪怕是拼了我的命我也会保护你,直到你变强,保护我。”

    当白生和我说这些的时候,我握了握手里凤鸣笛,心里有些暖,但是看着他消瘦的身子,我又多了一份责任感,山神对我们所做的一切,不管我现在有没有猜到他的目的,但是我知道,他会对我们放招,就一定不是什么好事情,要我反杀柳龙庭,柳龙庭的家人最后也会杀了我,他来个隔山观虎斗。

    我答应了白生,现在我和他虽然是弟马和仙家的关系,但是却更像是我们之间相互依存,他能力虽然不大,但是关键的时候也能救命办事,不过现在我想到在姚凯瑞家里柳龙庭跟我谈的条件,我不可能真的这么老实的回去就陪他睡,现在我好不容易出来了,怎么可能还会回去,于是就叫白生先回去给柳龙庭说声我去奶奶家了,这几天都不会回去。

    我回奶奶家的时候,买了些吃的用的回去,只不过当我回家敲奶奶的门的时候,奶奶一开门,刚想和我说话,但是当她一看见我手里的凤鸣笛的时候,顿时眼神就直了,眼神一直都盯着我看,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来!

    而我看奶奶惊讶的模样,奶奶像是见过这凤鸣笛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