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三十章:相思病

    我以前也是这么认为的,只要想到是柳龙庭在爱我,那种幸福感难以言喻,只是想在,我根本的就没了这种想法,脑子里一遍遍的徘徊柳龙庭那天如此对我的场景,我就像是吃了只苍蝇般的恶心,他想惩罚我,就能用我最接受不了的方式对付我,而我想惩罚他,却什么都干不了。

    我不想在和柳龙庭做着这种事情的时候,我脑里满是一些消极情绪,我越消极越想不开,就感觉我就像是越放不下越在乎柳龙庭似得,所以当我最后全都放下的时候,就跟着感觉走,这么舒适就怎么配合柳龙庭,只不过在柳龙庭在最后极致的时候,我哄着要他出来了,毕竟我不想用我跟他的第一个孩子满足了银花教主的夙愿,而我又继续傻逼的怀他的第二个孩子。

    可能是我配合的比较好,第二天柳龙庭心情也很不错,还给我做早餐之类的,并且教我这凤鸣笛怎么吹?这凤鸣笛是有曲谱的,但是那曲谱都是要和凤凰在一起,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不过我现在也不用学习这么厉害的法力,只要学会了一些简单的,就够我自己用了。

    柳龙庭说这些话,语气里还透出一些似乎并不想让我变强大的意思,毕竟如果我强大了,他就遭殃了,他总不能冒着生命危险的教我吹这笛子,不过他一直都在说这笛子要配上凤凰的鸣叫,才会有更大的力量,我不知道几百年前还有多少只凤凰,但是拿到现在来说,这世界上的最后一只凤凰,就是凤齐天,指不定我去找凤齐天,凤齐天不仅可以让我这笛子提高威力,指不定还能告诉我这笛子是谁的,毕竟凤齐天之前可是九重天上的凤凰,这笛子也很厉害了,他应该知道。

    不过我要去找凤齐天,这件事情得柳龙庭同意,不然我怕他又会将什么事情都迁怒到凤齐天的身上,正好我昨天晚上满足了他,他心情好,于是我就趁着吃饭的时候,跟柳龙庭说了一句:“昨天晚上,你真厉害。”

    可能是我从来都没和柳龙庭说过这种话,现在大白天的我这么一说,柳龙庭那张洁白的面皮上忽然爬上点绯红,不过还是尴尬又自满的跟我说了一句:“也没其他本事,就床上活好,只要你喜欢,床上的时候也多夸夸我,以后我什么事情就都依你”

    “其实我早就想夸你了,人长得帅,器大活好,真是让我爱死了。”我忽然转了话题,放下了碗,不再跟他说那些恭维他的话,正了脸色,跟柳龙庭说:“我想去见凤齐天,我想去看看他的伤有没有好。”

    听到我要去见凤齐天的时候,柳龙庭原本很开心的心情微微有些沉了下去,不过他刚说什么我多夸他,他就依我,所以也没自己拆他自己的台,往我碗里夹了个菜,跟我说:“我要阴观音陪你去吧。”

    我点了下头,将柳龙庭夹给我的菜用筷子夹了出来放在了碎屑的碟子里,并没有吃,而是将粥喝完了之后,去收拾了下东西,去见凤齐天。

    柳龙庭是不可能让我一个人去见凤齐天的,并且我至今也都没猜明白,他现在等银花教主走了却还跟我在一起,是真的爱我,还是因为我对他还有着些什么作用,不过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再轻易的对他动感情,这种可怕的男人,喜欢那就毫毫无疑问的选择了一条满是荆棘的死亡之路,轻的伤的体无全肤,重的连命都会没有。

    白生也跟我一起去看望凤齐天,并且白生告诉我他是山神派来的之后,我就时时刻刻的都注意和白生互动,毕竟虚有一面能看见任何人的镜子,不过现在我倒是有点后怕白生在跟我说山神的计划的时候,正好被山神看见了,被他看见的话,按照他那诡计多端的性格,也不知道会再给我下什么套。

    当我问起白生这个问题的时候,白生倒是不怎么担心,说叫我别往心上去,毕竟山神哪里有这么多的时间只关注我怎么样,他自己那些山川有些时候都难以管理,更不要说他跟我说话的时候布置了结界,看见的几率就更小了。

    虽然白生是这么分析,但是我还是觉的有些隐隐不安,在这隐隐不安里面,我就更希望的的能力变强,到时候不依靠柳龙庭,我自己就能独挡一面,现在虽然柳龙庭派阴观音来跟着我,但是阴观音似乎并不屑与我为伍,根本就不在我们身边,只是远远的跟着,也懒得听我和白生在讨论什么。

    不过当白生跟我坦白后,我更加信任他,并且也觉他其实长得也没和柳龙庭有多像,柳龙庭虽然也是几百快上千年的老妖怪,但是他在人间生活久了,穿着打扮,都是现在人的模样,而白生不是,就算是身上被我套着我们现在的衣服了,但是他那头滑顺如绸缎的乌发还没有剪,这一头漂亮的头发我也舍不得叫他去剪掉,而且他这头发,就跟山神那满头漂亮的青丝差不多,一样的又长又好看,早之前看见山神这头发不能摸摸看手感,他坏的厉害,我也不敢摸,但现在白生就在我身边,简直是想怎么摸就怎么摸。

    凤齐天的城隍庙还没修好,我还是叫司机开去了凤齐天的家里,当凤齐天家里的几个守门的小鬼一看见我来了之后,顿时就像是看见了亲妈似得,一下全都向着我身边涌过来了,并且不断的跟我说:“白姐姐,白姐姐快去看看我们城隍爷,他生病了。”

    凤齐天是神?怎么可能会生病?

    我叫白生跟我一块去凤齐天的家里,不过当我远远的看见姑获鸟现在还在凤齐天楼下栓着的时候,心里顿时就有点想笑,那只死鸟还真是老实,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九个脑袋向着我的方向看过来。

    我能看见姑获鸟,白生也能看见,原本白生是打算和我一块进去的,但是他看见这姑获鸟之后,顿时就改变了主意,跟我说他忽然有点事情,就不跟我去看凤齐天了。

    我转头看着白生,问他这会有什么事情啊?

    但是白生没有回答我,眼神看了好几眼院里栓着的这只姑获鸟,神色有紧张,转身就往门外走了,说我回去的话,就叫他一声。

    看着白生这么匆忙,我心里有点好奇,这人不生地不熟的,他在这能有什么事情?

    不过几个孩子一直跟我说凤齐天生病了,我也没太顾着白生,就朝着屋里走进去,而在经过姑获鸟身边的时候,姑获鸟忽然抬起头来看我:“喂,刚才那个跟在你身边的男人是谁啊?”

    我现在也没空理姑获鸟,在几个孩子的带领下,向着楼上走过去,原本我还以为是几个小孩骗我的,骗我多关心关心凤齐天,但是我一推开房门的时候,果真看见凤齐天躺在落地窗前的一个椅子上,脸色苍白神情忧郁,就连平常鲜红的唇瓣都变得发白干燥,一直都望着窗外愣神,就连我进来了都不知道。

    “凤齐天?”我看着凤齐天这样子,赶紧的向着凤齐天走过去。

    凤齐天听见我喊他的声音,转过头来看我,眼神还是有些发愣。

    “凤齐天你怎么了?”我伸手拍了拍凤齐天的脸:“他们说你生病了,你生了什么病啊?怎么虚弱成这样子了?”

    “小白?真的是你?”凤齐天说着这话的时候,顿时就伸手想着我的腰上抱过来,而这会姑获鸟也从门外进来了,看见凤齐天抱我,就跟我说:“他是得相思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