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三十四章:谢罪问斩

    想到从前初次见到柳龙庭的时候,他凶神恶煞的把我吓的半死,然后又爱他如痴如狂,而到如今,我和他都如此沉稳的一步步走进我们自己知道的计划里,一个等着被杀,而另外一个,准备将其所杀。

    因为凤齐天的寿典,很多的小鬼之类的也会过来,沾沾城隍神的神气,在我们出门的时候,凤齐天坐在轿撵上,本来我是打算和柳龙庭走过到河边去的,不过在刚出门的时候,凤齐天用轿撵上的绸锻往我腰上一缠,拉着我就向着轿撵里坐进去,和他一块,并且还给我吃了个珠子,说吃了这个珠子,凡人这几个小时之类,就看不见我了,我也不用觉得尴尬。

    今天是凤齐天的生日,我倒也依着他,只不过现在我又想起山神那天说的话,说如果今天我要是没杀死他的话,他就要将我五马分尸,其实每个人在最后说不想活下去的时候,其实都还想活着的,我也怕因为我想要我的一颗心的,而把我的命给搭了进去,但是如果这么活着的话,我的命就永远都要归山神所掌控,而且让我更担心的是,我怕我会拖累凤齐天。

    果然,山神外表看着猖獗,但是他的内心的城府和察言观色,跟柳龙庭比起来,简直不差分毫,他抓住我怕死的弱点,故意将这话说给我听,就是为了让我自己给自己压力,让我不好过。

    在去河边的路上,虽然我不确定山神到底会不会来,但还是交代凤齐天说如果到时候我们打不过山神了,叫他先一个人走,然后又骗凤齐天说我以前救过山神一命,就算是山神把我抓了,也不会怎么样的,毕竟如果我不跟凤齐天这么说,凤齐天又会跟我死缠烂打。

    在我们还没到河边到时候,我就看见河面上像是天上星星似的飘满了整个河面,来的人和鬼,妖和仙都特别的多,凤齐天是寿主,自然是要去神台上跟我们人似的说一些对大家感谢的话,而我就站在河边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柳龙庭向我走了过来,开始什么话都没跟我说,见我也不想在他身边呆正欲走了,才忽然跟我说道:“凤齐天真是个做神仙的料,不管怎么堕落,他都能得到这么多人的信仰。”

    柳龙庭跟我说这话,是羡慕凤齐天了吗?

    我转头看了一样柳龙庭,回答他说:“自作孽,不可活,要是你也有他这么对人的事情上心,看中人命,你也会和他一样。”

    这会柳龙庭见我骂他,并不在意,而是抬起脸看着一片波光粼粼的河面,笑了一下,跟我说:“其实我们每个想当仙家的妖精,最初的愿望,就是能成为凤齐天这样,受人爱戴敬仰,只不过,当杀人杀习惯了之后,人命就像是蝼蚁,当初的梦想追求,也随着手里的血,一点点的消失,挽救不回来了,死了兴许是一种解脱。”

    “那你想死吗?”我问柳龙庭。

    在我问柳龙庭的时候,柳龙庭却没回答我这个问题,而是眼神向着我们不远处的一个将全身用黑衣裹得严实的人望过去,跟我说:“那个就是山神,一个被抛弃了的神,他现在,比我还渴望想得到敬仰,但是他比我堕落的更加黑暗。”

    我顺着柳龙庭的眼神向着那个用黑衣服裹着头的男人看过去,只见那个男人的体型,确实和山神很像。

    但是平日里山神穿着都得体大方,现在浑身之穿着着黑衣黑裤,脸还用黑衣裹着,远远的看起来,就像是在街头捡垃圾的大哥。

    我一时间都有些不敢相信那就是山神,我细细的嗅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发现他身上散法出来的气息,确实就是山神的,就跟我前两天见他时,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一模一样!

    我原本对山神会来参加凤齐天的寿典,并没有报很大的期望,毕竟山神也不蠢,他有天镜,什么都能看的见,他不可能没看见我拿了凤鸣笛并且找了凤齐天,并且他这会,竟然没带虚,自己一个人过来的。

    山神这会,简直就像是送到我嘴边的肥肉,我不可能不吃,现在看着山神,他正混在凤齐天的信徒之间,我看不见他的脸,也不知道他什么表情,柳龙庭说山神比他还希望得到敬仰,难道吸引山神过来的,就是一片片对凤齐天信仰的信徒?

    除了这个原因,恐怕是没有了其他值得让他来送死的原因,并且联想他从前对我说过的那些话,还有他对山神庙的在乎,都证明柳龙庭说的没错,山神渴望得到信仰,一个人,越是什么都没有,却越想得到什么?不过按道理来说,上山川之神,就像是河神一样,他们也是自由的神明,自由的神明,那他还在乎信仰干什么?

    我想不通,也想不明白,不过现在也不需要我想通,我想现在就将洛神请出来,借她三千水军,挡住山神回山的路,但是不等我请的时候,柳龙庭告诉我说不用请了,让他来吧,现在虚不在身边,而山神本身的本事,还没大到我们意想不到。

    柳龙庭之前和山神合作过,对山神自然是比我们知根知底,既然柳龙庭说他能堵住山神,我也相信他,跟着还在台上的凤齐天做了个眼色,而凤齐天很快的意思过来,直接在台上幻出一阵烟雾,根本就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一只五彩的凤凰,顿时就从这片白色的烟雾里冲天而鸣!

    而我看着那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向着他走过去,拿出凤鸣笛配着凤齐天的叫声,顿时就放在唇边吹响了起来!

    这只凤鸣笛仿佛原本就是我自己的东西一般,我脑海里闪过无数的吹奏方法,当白色的精气汹涌的向着山神的体内穿流进去的时候,山神似乎这才反应过来,转过一张看起来无比恬静的脸看我,而我没停下我嘴边的动作,继续吹着凤鸣笛,笛音笼罩了整个寿典,一些胆小的妖怪吓得顿时就乱窜着走了,而人看不见我们,依旧是十分虔诚的看着城隍爷的神像,给城隍爷祈福。

    柳龙庭说了,离开了虚的山神,本身的实力也没有我们所想的这么大,也不知道是我的笛声将山神所有的法力全都压制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只反抗了两把,然后就任由着一道道疯狂的白气窜进他的身体,而正准备我和凤齐天想过去问他我的心脏在哪里的时候,姑获鸟忽然对着我和凤齐天喊,说我的心已经被山神吃了,就在山神的胸口里,说着,姑获鸟看着大气以去的山神,直接向着山神吹了一把火,伸了爪子就是网山神的胸膛里以掏,一颗鲜红的心顿时就被姑获抓在了爪子里,然后再向着我丢过来!

    而山神的身体在没有了心之后,瞬间就炸裂成了碎片,原本我以为山神有多么的难对付,可是我现在根本就没有用吹灰之力,就把他给杀了?!

    我看着我手里的这心脏,简直不可相信,山神就这么被我杀死了,可是我手掌心里的心脏,却又真的是我的。

    我忽然很害怕这只是山神使用的一个什么手段。

    凤齐天见山神已经死了,直接变回了人形,向着柳龙庭走过去,跟柳龙庭说他之前对我做了这么多害我的事情,今天他就要替我收了他的命。

    柳龙庭看着义愤填膺的凤齐天,脸上并没什么表情,而是抬头看了眼天空,而这时,天上一个我熟悉的声音传过来:“柳龙庭杀人无数,早就该死,是他说再给他些天时间,等他安排好了后事,让他弟马有能力保护自己之后,就跟我回去问斩。”

    而这声音,是我们市里城隍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