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三十七章:救人于危难

    凤齐天说的这些话,我半真半假的相信也不相信,上天不可能因为他是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只凤凰就不会惩罚他,而且这元神对神明来说就像是护身符,如果凤齐天没了元神,在我拿着他元神离开的时候,他脆弱的,就跟一般的大鸟没有任何的区别,甚至都不能变成人的样子,只能维持他自己的真身,如果在这个时候有人攻击他的话,凤齐天简直就是不不堪一击,就算是一个普通的凡人,都能要他的命。

    见我一直都在担心他,凤齐天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不要担心他了,他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况且他是凤凰,福贵的象征,怎么可能会有什么事情,说着,对我笑了一下,叫我回房好好休息,今天我累了一天了,如果再不睡觉的话,脸上是要长皱纹的。

    凤齐天说着还用手捏了下我的眼角,我看着站在我身前年轻貌美的凤齐天,顿时就白了他一样,说他才会长皱纹呢,然后也跟他说了句晚安,这才回房休息。

    一到房间里,我心里就在犹豫我要不要冒这个险拿着凤齐天的元神去救柳龙庭,这里是凤齐天自己的领土,并且他的信仰在这里也异常的强烈,就算是他没有了元神,一般的东西也伤害不了他,毕竟他有这些信仰说保护着,我担心的就担心如果上天真的降罪下来,要是这罪名让凤齐天都担着了,会有什么惩罚?而且不仅他要惩罚,我跟柳龙庭也别想有什么好日子过,以后恐怕都会在逃亡中渡过下半辈子。

    柳龙庭从前对我做了这么多对不起我的事情,而我现在又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想要救他,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值得吗?

    我不甘心我费这么大的精力去救柳龙庭,但是想到他死,我却又很难受,一整个晚上,我都纠结的睡不着,本想着再等两天看看,看看柳龙庭家里是什么态度,如果他们出手的话,柳龙庭就不用我救了。

    可是上次柳龙庭遇难的时候,柳家都没有出手帮忙,更不要说这次柳龙庭是被绳之以法,死的理所当然,柳家会救柳龙庭的几率,就更小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在随后的几天时间里,市城隍公布斩仙的消息已经放了出来,但我还是没接到任何关于长白山柳家的动静,柳烈芸就真的忍心看着她的弟弟去死?

    但他们不救,也是我所能理解的,是柳龙庭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自己作死,一次次的将自己推向死路,他家里就算是再神通广大,也不能一次次的保他,并且入股这次柳家没有求到上面的恩准,蛮横的跟我一样去劫法场救柳龙庭的话,那么他们在长白山的地位一定会被打压,娇儿和龙腾还小,家境一但没落,顿时就变得像是从前的黄三娘一般遭受别的仙家欺负,柳烈芸对自己的这个不争气的弟弟和家里两个还能长大好好教育的孩子,为了家族着想,她忍痛也会放弃柳龙庭的。

    想到柳龙庭之前对我做了这么多的坏事,而如今不仅他心心念念的银花教主抛弃了他,就连他家人也放弃他了,活的真是失败,在这个世界上活了这么几百快上千年,最后连个想救他活的人都没有。

    时间一天天过去,今天就是第三天,今天午时三刻,柳龙庭就要当着所有的仙鬼的面斩首,这城隍是古代就传下来的神,这斩杀人的方式也和古代一样,不过这些流传了几千年的规矩,已经蕴含了一定的灵性,并且有专门神物掌管,如果现在拿着一把枪对着柳龙庭放几枪,恐怕柳龙庭也打不死。

    当我最后确定了一遍,没有任何人会去救柳龙庭的时候,本来我也想让柳龙庭这么死了就算了吧,但是当时间一分一秒的离午时三刻越来越近的时候,我的心提的越来越高,就像是一根紧绷的弦,在最后的关头,忽然崩不住了,嘭的一声,断开来了,我就在这断开的时候,做了决定,我还是想去救柳龙庭,我就是要亲眼看着他过的不好,让他知道他就算是要被杀死,除了我之外,也没有人愿意去救他,不过这真的是验证了之前娇儿和我算命的话,说我是柳龙庭命中贵人,他经历坎坷,而我正是一次次救他的人。

    有时候想想,我还真的是犯贱,柳龙庭他对银花教主贱,起码他是从一而终,从没有对银花教主起过害人的心思,但我不一样,我又想杀他,又恨他,最后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我到底我到底是想怎么样!

    我转身的去找凤齐天,想问他要元神,但我没想到的是当我转身的时候,凤齐天已经拿着我的凤鸣笛向我走了过来了,看着凤齐天这淡定的模样,我感觉特别愧对于他,他对我的好,我简直无以为报,而凤齐天倒是没介意什么,张开嘴,一颗如珍珠般大小并散发出光芒的珠子从他的嘴里吐了出来,而凤齐天就将这珠子融入我的凤鸣笛里面,当他将这珠子融入凤鸣笛的时候,他的人身很快就保不住了,巨大的翅膀冲破他的后背钻了出来,而他的凤凰脑袋也逐渐代替了他的脸,而在凤齐天整个身子都快变成凤凰的时候,他快速的将他手里拿着我凤鸣笛给我,叫我快去救柳龙庭,不然就来不及了。

    说着这话的时候,凤齐天的整个身体瞬间往空中一升腾,一只巨大的凤凰的就在我的面前盘绕飞旋,嘴里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叫声,催我去救柳龙庭。

    我想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了柳龙庭什么,这辈子为什么我就甩拖不了他?我明明对他已经放下,可是在这种生死关头,我又控制不住的想让他和我一起在这片天空之下一起活着,有时候比恨柳龙庭,我更恨我自己。

    虽然我的笛子里已经有了很大的力量,但是这股力量我除了斗法,其他的用途我一律不会,但是凤齐天很贴心的将他的神撵给我用,让庙里的小鬼送我去救柳龙庭。

    神撵行走于天上,相对比起车的速度是要快了很多,而当我赶到市城隍庙门前的时候,市城隍庙前乌黑一片,全是些来看柳龙庭被砍手的仙鬼妖魔,毕竟在是多少年来这城隍庙前都没有斩过仙,加上柳龙庭又是东北有名柳家的三少爷,他的死,不看白不看。

    而此时我看见柳龙庭就被几个神使按压在断头台上,因为是罪犯的原因,他身上穿着一件绣满了金色咒文的白色长袍,并且他的眼睛此时也被黑布遮盖了起来,并且手脚和脖子里的,都缠满了一条条的白绫,这白绫捆住了柳龙庭全身,并且一条条的绑在了他身后的一扇画着巨大的弑神屏风上,屏风上的神人头被砍下来,灵魂沉入地府。

    “时辰已到!开斩!”当一声十分严厉的声音从城隍庙里传出来的时候,插在柳龙庭脖子斩令牌被抽了出来,一个神使拿着一把巨大的砍刀,就站在柳龙庭的身边,而柳龙庭此时明明都听到了他要被砍了,却半点惊慌的神色都没有,背挺腰直,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在等死。

    这该死的,他是不是知道我会来救他?所以才这么镇定自若?

    在神使手里的刀快落下去的时候,我拿起凤鸣笛,向着唇边一凑,顿时,一股巨大的气息,瞬间向着神使手里的斧头冲过去,那神斧,瞬间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