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三十八章:命是你的

    神斧已碎,柳龙庭侧过一张洁白的下巴,仰头向着我的方向看过来,他猜都不用猜,就知是我来救他了,于是就这么一直侧脸看着我,哪怕是他的眼睛已经被黑布遮盖,但是透过他脸上的那层黑布,我仍然能感觉到他的眼神如火如荼。

    当地上围着斩仙台的那些仙鬼听见有笛声的时候,纷纷抬头往天上看。看看是谁在作乱,而市城隍坐在城隍庙里头,听见了我的笛音,也慌忙的从庙里头赶了出来,见是我驾着神撵悬在半空中,顿时就朝天喊过来:“白静你不要命了吗?你可知劫囚的惩罚有多厉害?!”

    我虽然不知道具体有多厉害,但是我也能感觉到惩罚不轻,于是对城隍神说:“我知道,大不了无非就是死一场,我偷了凤齐天的神撵,不管怎么样,我今天就是要把柳龙庭救走!”这种时候我不能真得像是凤齐天说的那样把责任全都往他的身上推,我把所有的责任都往我身上揽完了之后,就架着神撵向着斩仙台上飞下去,凤鸣笛散发出来的巨大力量将囚禁在柳龙庭身上的符文咒语全部瓦解!

    而市城隍原本估计是以为我来送死的。但他看见柳龙庭身上的咒文就如同被烈火焚烧的纸张般在快速的湮灭,没想到我的凤鸣笛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于是快速的集合了他城隍府中所有的神使,在柳龙庭的身边摆阵布下结界,想阻止我救柳龙庭,并且威胁我说要我考虑清楚,如果我今天救了柳龙庭,下次和柳龙庭一起送上这断头台的,就是我。

    如果可以,我也不想救柳龙庭。我一点都不想将我以后这辈子都葬送在柳龙庭的身上,特别是看见柳龙庭那副哪怕是他跪在斩神台上他都那副气淡神定的模样,我就更不想救他,但是现在我人来都来了,就不可能再走,于是只能继续吹着我唇边的凤鸣笛,低沉或又高扬的曲调从我的凤鸣笛里随着一道道白气不断溢出了,就像是怒开的一朵巨大白莲,向着市城隍布下的结界汹涌而去!

    巨大的力量将周围原本来观看的仙鬼都吓得直接往斩仙台周围后退了不少,一阵阵从笛子里散发出来的凛冽白气将我的头发衣服吹的乌啦啦作响,现在市城隍和他的神是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嘭!”的一声巨响,市城隍他们布置的结界也很快的被我的力量所攻破,势如破竹,简直无懈可击。

    市城隍见他的结界已破,并且他自身的法力一时间被我所压制的根本就使用不出来,于是终于怒了,对我怒吼:“我看在你是人的份上,才不断的想给你活路,可你却不知好歹一心和我作对和天作对,既然你执意要救柳龙庭。那我也不拦你,我把天上神明请下来,看他们怎么降服你,怎么给你活路!”

    城隍神说完这话后,也不再与我打斗。而是仰头直接以一种诡异的姿势看向天空,双手张开,像是在拥抱苍空,嘴里在念动咒语。

    在市城隍念着咒语的时候,原本晴朗的天空瞬间就乌云密布。我能对付市城隍,但是如果市城隍真的搬来了救兵的话,可能我就不[城隍神说完这话后,也不再与我打斗,而是仰头直接以一种诡异的姿势看向天空。双手张开,像是在拥抱苍空,嘴里在念动咒语。

    在市城隍念着咒语的时候,原本晴朗的天空瞬间就乌云密布,我能对付市城隍。但是如果市城隍真的搬来了救兵的话,可能我就不是他的对手了。

    我不能等到天上的神明下来我再跟他们大战一场再去救柳]是他的对手了。

    我不能等到天上的神明下来我再跟他们大战一场再去救柳龙庭,于是趁着市城隍现在念动咒语的时候,我快速的将神撵停在柳龙庭的身前,探身将蒙住柳龙庭的眼睛的黑布一扯。柳龙庭的眼睛露了出来,而我也来不及跟柳龙庭多说什么,直接抓着柳龙庭的肩往我的神撵上一拉,便驾着神撵冲天直上,而在我们离开的时候,我以为这所有人会因为我救了柳龙庭这个魔鬼大家都会对我恨得咬牙切齿,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当我往地上看的时候,地上的那些仙鬼都在欢呼,像是在为我救出柳龙庭而感到高兴。

    “看见了吗?大家都在夸你,夸你不惧城隍神。成了救夫女英雄,我就知道,你肯定舍不得我死。”柳龙庭依靠在轿撵上,几根白皙的手指将披在他身上的白袍解下来,然后随后就将这白袍随手就向着轿撵下抛下去。那件白袍在空中飘舞着燃烧着,然后消失不见了。

    柳龙庭已经坐在了轿撵里,此时我看着他,成就感大于我对他生的气,从前我跟在柳龙庭身边的时候。从没有尝到过拥有巨大力量所带来的感觉,现在我尝到了,那是一种能掌握别人命运并且能做自己想做任何一切事情的快感,无惧无畏,什么都可以不用怕。

    “所以你知道我会救你,所以你才知道自己要死了,却一点都不紧张是吗,你就不怕我不来救你吗?”我问柳龙庭。

    “是,也不全是。活着对于我来说,也只是一场毫无追求的漫漫旅途,就算你不救我,我也不怕死,不过,我这么聪明,自然能算出来。你一定会不会让我死,所以我才有持无恐,等你救我,不过我这条命是你给的,那今后就是你的。”

    柳龙庭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带着浅浅笑意,我看着他的这幅模样,心里想着他可拉倒吧,他不害我就算是老天保佑了。

    现在凤齐天的元神就在我的凤鸣笛里,我还得赶回去将元神还给凤齐天。于是就对柳龙庭说:“你什么我都不要了,现在就走,我要回去了,不过我警告你,你下次真的要是在自寻死路,我再救你的天打雷劈。”

    我是很生气的说着这话的,但是这会不管我说什么,柳龙庭都十分慵懒的靠在神撵边沿,眼神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那表情,就像是一幅已经吃定了我的样子。

    我恨柳龙庭,也知道我不可能再会原谅他,但是看着他现在一副人畜无害的靠在我身前,我心里又忍不住的想和他好好的说几句话,哪怕就是他什么都不跟我说。就这么坐在我面前,我也愿意一直都跟他这一起坐着。

    之前爱的多深,恨也就有多深,而最难过的就是这种爱恨交织的感觉,不能往爱前进一步。也不能退后全部只余留下恨,徘徊在中间,像是个傻逼似的,根本就无法控制住我对他或号或坏的情感。

    “你救了我一次,就会救我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你都会救我,既然放不下我,那我们就重新开始,你为了救我。已经触犯了仙家律法,他们是不会放过你,而凤齐天是城隍神,你呆在他身边,只会连累他和你一起受苦。所以跟我在一起,是你最好的选择。”

    柳龙庭说这话真是搞笑,他以为这个世界上,我今后想活下去,只能躲在他的羽翼下才能苟且偷生吗?真是可笑。

    “你自己弱的都需要吸食精气来救我,你凭什么保护我,要我跟着你一起去杀人,然后陪你一起死吗?”我冷着声音问柳龙庭,到这种时候了,他为什么就不知道感恩,为什么就不能放弃我祝福我,还妄想将我捆在他身边,过从前这种生活。

    “精气?你觉的我需要那种东西吗?”柳龙庭反问我。

    我被柳龙庭这么一问,顿时有些不明白他说这话什么意思?

    不过当我正想问柳龙庭他这话什么意思的时候,只见一只巨大的鸟类从我们对面飞了过来。

    是姑获鸟!

    姑获鸟此时的羽翼残破不堪,像是经过了一番激烈打斗,看见我们的神撵,顿时就朝我大喊:“小白你快赶紧回去,银花教主带着一个拿镜子的男人,正在追杀小凤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