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三十九章:相同的脸

    银花教主?她不是从我的肚子里出来已经走了吗?现在怎么又出来了?并且还是趁着我拿走凤齐天的元神后,她就忽然去找凤齐天了,她这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好歹我养育了她这么久,她却恩将仇报。

    现在凤齐天没了元神什么神力都没有,如果他现在被追杀的话,一定会逃脱不开的!

    我赶紧的叫了抬着神撵的小鬼,叫他们速速赶回去救凤齐天,毕竟凤齐天就是这些小鬼的主人,当他们听到凤齐天出事的时候,也慌慌张张的抬着神撵往下塘县赶回去!

    在急着回去的时候,我想到刚才姑获鸟说银花教主是带着一个拿着镜子的男人在追杀凤齐天,我所认识的拿着镜子的男人,不就是只有虚吗?难道是虚现在和银花教主在一起了?

    想起当初虚出来的时候,就说是要杀凤齐天的,这么久过去,我见他一直都没动静,就一直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他不是不想杀凤齐天,而是在等一个时机,现在凤齐天的元神不在身体里,就是他们杀凤齐天的最好机会,如果凤齐天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那我真是欠凤齐天的,一辈子都还不清了。

    当我着急着想要回去的时候,无意看见了我身后的柳龙庭,本来想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他的身上去,要不是他让银花教主重生了,要不是他让我认识他,我怎么可能会把虚放出来,但是当我就要向着柳龙庭开口万般责怪的时候,此时千言万语,看着神情已经镇定下来的柳龙庭,忽然这些话不知道从何说起,最后直接对柳龙庭说了一句:“柳龙庭,要是凤齐天被银花教主害死了,你也别想好过。”

    柳龙庭见我对他说着狠话,也并没有例会我此时着急的表情,抬眼看了我一眼,跟我说:“你也别乱着急,现在凤齐天在他自己的地盘里,就算是凤齐天变回了原型,银花教主和虚去追杀凤齐天,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杀的了他的。”

    柳龙庭做事一向稳妥,尽管我现在心里不断的在怪他,但是他和我说完这话后,我确实是放下了些心来,只愿他说的正确,凤齐天最好是别出什么事情啊。

    因为小鬼的速度加快了,我们回到下塘县的时候,也用了不过二十几分钟的时间我,看着姑获鸟伤的这么重,我以为凤齐天家里肯定是发生了一场大战,但是当我急急忙忙的从神撵上下来,向着凤齐天家里赶进去的时候,只见凤齐天现在正好好的坐在家里的沙发上,而他面前,一个长得跟我极为相似的女人就坐在他的对面,而那个女人的身边,就坐着虚。

    这个场景,顿时就把我给看蒙蔽了,他们这不是在打架吗?怎么还这么安静的坐着,而且凤齐天的精元还在我这里,凤齐天是怎么变成人的模样的?

    姑获鸟在我惊疑的时候,也从外面进来了,看见屋子里的一片祥和场面,他的表情,就跟我是一样的蒙蔽,转头问凤齐天说:“小凤凰,你们怎么都坐上来了,他们那两个人,不是来杀你的吗?”

    凤齐天估计是看见我身边站着柳龙庭,似乎并不想转过头来看我,而是给我们几个人要倒了几杯茶,跟我们说银花教主她们根本就没这个意思,只是多年前见过几面,算是老朋友,这次来叙叙旧,说着,扬了把他的双手,像是在跟我说:“蟒银花给我渡了些精元,所以我就变了人的模样。”

    而在凤齐天和我讲话的时候,银花教主的那双眼睛就一直都盯着我看,她现在身上穿着我们现代人的衣服,有点像是几十年前的那种女明星喜欢走的那种性感风,一身黑纱显秀身材的纱衣,手上戴着薄细的蕾丝手套,大红唇,将头发全都盘了起来,画着张猩红朱唇,垂着看我的眼神,十分得意又不屑,那眼神,比山神看着我的眼神还要来的嘲讽,就像是在看着她的手下败将一般。

    虽然我跟她是同一张脸,但我们之间还是不一样的,我吃着人间的五谷杂粮长大,身上沾满了人间的气息,并且我比起她来也有些肉感,她的打扮和脸是凌厉不可侵犯的,而我就是和这个尘世间所有年轻的姑娘一般,长相比较鲜嫩娇美,和她不是同一种类型,我们之间,就仿佛是一对双胞胎姐妹一般。

    “好久不见,白静。”银花教主主动的和我打招呼,在和我打招呼的时候,侧过她那纤长的睫毛掩遮的那爽明媚的眸子,看见了在我身边站着的柳龙庭,于是猩红的唇角笑了一下,问柳龙庭说:“你怎么还没死?”

    柳龙庭此时看见了银花教主,态度比之前她在我肚子里的时候,要冷淡了很多,抬眼看了眼银花教主,跟着她说了一句:“承蒙教主厚爱,如今还活的尚好。”

    柳龙庭在话虽然字句之间都是谦卑,但是他的语气却让人听不出这是一句谦卑的话,反而让人觉的柳龙庭这话里有话的意思。

    而银花教主听见柳龙庭对她竟然已经是这种漠然的语气,这话也不知道是说给我听,还是说给凤齐天听:“哼,真是一对痴男怨女啊,你们在一起,还真的很相配,可不有些人,放着高贵的神明不做,费劲所有努力,也比不上一条下贱的蛇。”

    不过我不管她这话是说给谁听的,就算是说给谁听谁都不乐意听,于是我直接怼银花教主说:“你还真是没礼貌,你就是这么跟生你养你的母亲说话的吗?你忘了你是怎么在我的肚子里长大的吗?”

    银花教主看了我一眼,并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并且她也没有再理过我,站起身来,跟凤齐天辞行,然后趴在了虚的背上,而虚就背着她,在走出大门的时候,就幻身消失了。

    看着虚和银花教主消失的身体,我想这虚这是怎么找上银花教主的?这虚之前说过,他只会留意强大并且能让他成神篡夺九重天帝位的人,难不成这银花教主,会比我和山神都厉害?

    我最好希望不是这样,毕竟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和凤齐天还能少一份危险,只不过刚才听凤齐天对我说他和银花教主之前也见过面,那么说的话,我想凤齐天应该会知道,我为什么对会和银花教主长得一模一样。

    银花教主和虚走了之后,我赶紧的向着凤齐天走过去,并且将我笛子里的元神拿出来递给了凤齐天。

    凤齐天心情有些不好的转头看了眼我手上的珠子,忽然间就像是个赌气的孩子似的不想拿回去,但是不拿回去的话,他以后就只能处于兽的状态,甚至连人都变不了,于是在才勉强接手,仰头扬起来,一口就将他自己的精元吞了下去。

    我知道现在凤齐天为什么不想和我说话,他在自己憋屈呢,柳龙庭就坐在我旁边不远的位置,这尽管是凤齐天自己叫我去救柳龙庭的,但是救回来之后,他看见柳龙庭在我身旁,又有些难过,于是跟我说叫我自己带着柳龙庭去吃些东西吧,他有点困了,就上楼休息去了。

    说着正欲起身走。

    “齐天。”我喊了句凤齐天,而凤齐天转头看过我,我就问他说:“之前你和银花教主认识是吗?那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长得和她这么相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