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四十六章:藏尸

    我看着躺在浴缸里的柳龙庭,我的脸毁了,他却还要我帮他做这种事情。

    内心的滔天怒火,全都在这个时候涌了出来,我现在的这幅丑陋的样子,连我自己都害怕,我不知道柳龙庭为什么要这么毁灭我,我与他无冤无仇,我还救过他的命,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你去死吧,你这个下流东西,我真是白瞎了眼,才会招惹上你,现在我被你害成这样了,你开心了吗?”

    我向着柳龙庭一步步的走过去,脖子里的链子拴着我,我每走一步,都发出一阵阵的铛铛脆响,就像是奴隶,就像是牲畜。

    柳龙庭看着我走向他,他的眼睛直视着我的脸,眼里什么表情都没有,也并没有打算回答我的话。

    我现在对柳龙庭厌恶的,尽管我现在恨不得抓起他的肩使劲的摇晃他为什么这么对我,叫他回答我啊,可是我却根本就不想触碰到他,他就像是一团肮脏到了极致的垃圾,我看他一眼都觉得脏了我的眼,跟他呼吸同一地方的空气都觉得恶心,可是一想到我的脸烂了,我就痛苦的恨不得撞墙自杀,为什么我每次都给柳龙庭活的机会,而他每次回赠我的,都是让我比死还要痛苦的折磨。

    柳龙庭这副从容的模样,让我的生气愤怒,看起来就像是一条被逼疯了的狗,而在我气的最极致的时候,情绪忽然冷了下来,嘴里发出一阵因为极度压制住愤怒而变得有些阴阳怪气的声音:

    “我问你话呢?为什么不肯放过我,我对你已经够宽容了,为什么你就不肯给我条活路?”

    “过来,我就告诉你。”柳龙庭这下回我的话了。

    “过来给你做些下流的事情吗?”我冷笑着问柳龙庭:“你真是个恶心东西,你知不知道,我现在看见你就想吐,你明白这种感觉吗?你现在在我眼里,就像是粪坑里的屎,我看你一眼都觉得肮脏,怪不得从没有人爱过你,你这个可怜虫,狗一样的活着。”

    柳龙庭开始听着我骂他的话,并不往心里去,但是当我说完的时候,无情着一张脸直接向我伸过手,一道巨大的力气顿时就将我向着浴缸的旁边拉过去,然后一把手搂住我的腰往他的浴缸里一拉,捏开了我的双鄂,一个巨大的东西塞进了我口中……。

    胃里顿时一阵翻江倒海,屈辱感顿时如灼阳烈日,将我的整颗心都烤的连灰都不剩,使劲的伸手想推开柳龙庭,但是我推不开他,最后柳龙庭弄脏了我那恐怖烂脸。

    从前就算是我主动对柳龙庭提出这种要求,他都会嫌他自己脏,而如今他用这么恶心的办法对付我,让我更加的对他恨之入骨,在他离开我的时候,我失去控制的伸手疯狂的抓着柳龙庭的头发,使劲的将他往浴缸后面的墙上用力的撞过去。

    “柳龙庭你这个混蛋,为什么要害我,我要你去死,你怎么不去死……!”

    我一边撞着柳龙庭的头,一边绝望的哭泣,柳龙庭也不反抗,任由着我怎么抓着他的头撞在浴缸后的墙上。

    毕竟柳龙庭就算是仙,他也是有血有肉的动物,我不知道我发疯的按着他的头在墙上撞了多久,当一道道的鲜血从柳龙庭的后脑勺顺着白墙流下去的时候,柳龙庭抱伸手抱着我坐在了他的身上强硬的要了我。

    当他得逞的这一刻,我和凤齐天成亲的美梦瞬间破碎,我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只不过是想和凤齐天过上平静的生活,可是柳龙庭他就是个魔鬼,将我所有拥有好的一切都夺走,我对不起凤齐天,新婚之夜,柳龙庭替他洞房了,和他结婚之前我就配不上他,而现在,我根本就没有了还能回去见他的颜面!

    而这一切,都是柳龙庭害的!都是他害的!

    我疯狂的想推开柳龙庭,而柳龙庭此时力气大的很,手掌死死的握住了我的手臂,然后将我搂着靠在了他唇边,凑在我耳边轻声跟我说:“我想你在我身边啊,为什么要离开我,你不是说一直都会爱我吗?为什么却又嫁给别人,是凤齐天逼你嫁给他的吗?”

    柳龙庭一边跟我做着恶心的事情,,一边跟我说他想在我身边,问我为什么离开他?可笑,让我回去再见凤齐天的资格都没有这个变态,疯子,他把我害成如今这幅鬼样子,他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种话!

    “不,不是凤齐天逼我的,是我主动要嫁给凤齐天的,他比你好一千倍一万倍,要是他有什么事情,我告诉你柳龙庭,我和你不共戴天,就算是变成了鬼,我也要杀光你全家!”

    柳龙庭是想听我说服软的话的,但是见我语气这么生硬,他的态度比我更生硬,直接腰上一用力,将我刺出一身尖叫,然后虎口用力的捏着我的下巴,表情也变得狰狞阴沉,跟我说:“那又怎么样?今天你和他大婚,可现在,还不是在我身上出承欢吗?”柳龙庭说着在话的时候,看了眼我们帖在一起的地方,更加用语气嘲讽辱骂我,语言粗鄙,让我又羞又崩溃,为什么我还活着,为什么我今生会碰见柳龙庭这个怪物,前辈子我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上天才派柳龙庭来这么惩罚我。

    “哼,你这幅鬼样子,还想杀我全家,我劝你最好是乖乖听话,不然你会被我折磨的生不如死。”

    柳龙庭说完这话,不再言语,眼神冷冷的盯着我的烂脸看,是他把我的脸给毁了的,而他现在就这么直直的看着我的眼睛,竟然没有半丝的愧疚,就像是他完全就是故意的,要将我的脸给毁了。

    我把柳龙庭撞出来的伤口,他出了血后,伤口又很快的愈合,并且柳龙庭可能是在报复我对他的出尔反尔,这晚上凶猛又激烈,当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我已经如同烂泥似的瘫在了浴缸里,而柳龙庭给我放了半浴缸的水泡着,就走出了卫生间,门一关,我带着铁环,就关在了卫生间里。

    我身体里也有之前柳龙庭给我的精元,我也有些法力,但是我的法力却冲不开这铁链对我的禁锢,不过在我泡的半昏迷半醒的时候,我听见了柳龙庭在外厅和黄三娘说话的声音。

    “三爷,我确实已经查清楚了,之前三爷按照银花教主的意思,在满囤县烧的那具女尸,确实不是银花教主本身的,银花教主死之前,那具女尸已经安葬在那边了,上次三爷吩咐我将女尸移出来放进去假尸体,我也照办了,只不过三爷,那具女尸已经是旱魃,这些天天气炎热的厉害,跟那具旱魃不是没一点关系,这要是再怎么放下去,这影响的范围更大更严重,遭殃的还是百姓啊。”

    黄三娘说这话清清楚楚,而柳龙庭说的什么我没听太清楚,只能依稀的听见他好像是在说什么先再放一段时间,具体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

    柳龙庭这意思,是之前他烧银花教主尸体的时候,他烧的只是具假尸,而真正的尸体,已经被黄三娘藏起来了?

    之前凤齐天似乎就很在乎那具尸体,没想到柳龙庭竟然也违逆了银花教主的命令,将那尸体藏了起来,他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不过要是按照您猜测的,者白静真的是当初从这世界上消失了的九重天帝,那凤齐天娶她的话,应该是犯了天规戒律,而且他这胆子也真够大的,自己的主人都敢娶,他难道不知道白静的真实身份吗?”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