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五十八章:瘟疫

    毕竟柳龙庭的心思太复杂,我不好猜他那话里是什么意思,不过柳龙庭嘴角笑了一会,也没耐心再等我回答他,直接跟我说可以回去考虑,随我愿不愿意和他合作,说着他就转身出门去了。

    这就像是通天教主说的那样,柳龙庭真的不再缠着我了。

    这按道理来说,我应该感到开心才是,只不过现在看着柳龙庭已经对我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嘴脸,我心里又有点不舒服,就像是从前所在他面前受的苦,全都作废了一样。

    可是就算是柳龙庭在我的面前再猖狂,那又怎么样,现在他都是萨满主教了,而我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之前我嘲讽他配不上我,而如今,他因祸得福意气风发,而我被告知我今后的命运,不管怎么样,都会无比凄惨。

    什么是公平,什么又不是公平?这就是,不过好在我一点前世的记忆都没有,情绪也不会这么跌落起伏。

    不过柳龙庭叫我们回去,我和凤齐天,连家都没有了,还能回到哪里去?并且我手里之前赚的钱也快花的差不多了,好在凤齐天之前倒是赚了好些钱还没用出去,买套房的钱还是有的。

    这有了个家,我也稍微的安心了些,毕竟对女人来说,家就是安全感,这几天我也没问风起天他到底瞒着我什么事情了,毕竟他不想说的事情,我也不想逼他,而凤齐天和我在一起的这些天倒是开心的很,都说女人如果被爱情滋润的太久了的话,就会被养成傻子,男人也一样,凤齐天被我宠的简直就跟我以后生的儿子四似的,动不动就要亲要抱,这一开始还好,还能应付一下,后来就不行了,他太黏我了,就恨不得上厕所坐在马桶上,他都恨不得跟我坐在一起一般。

    不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凤齐天是我的坐骑,又是我的爱宠,我对他的讨好也没多大的排斥,也很喜欢他,他要是难过我也心疼他,只不过这种喜欢和心疼和之前我对柳龙庭是不一样的,至于什么不一样,我也不清楚,我也想过试图去爱凤齐天,我问我自己凤齐天他哪点比不上柳龙庭?并且比柳龙庭对我好,也更体贴,可是这个我心里也给不出任何的答案。

    这几天天气也开始凉爽,估计秋天就要来了,我和凤齐天在家里呆了几天了,就打算出去走走,因为我并不想再去招惹什么是非,也不想将一个这么平凡的我推到风口浪尖,自己去送死,所以我并没有听金花教主的话,去对付什么禺疆,不过回来之后我倒是查了资料,这禺疆在百度上的资料是风神和瘟神,也是黄帝的孙子,会放大风和瘟疫。

    我问凤齐天这禺疆是不是也是几千年因为造反,现在又开始因为我的失职,而又重新复活的神兽啊?

    毕竟凤齐天的脑子也不是什么万能词典,而且都几千年过去了,这哪里还记得这么多,于是跟我说应该是吧,他记得有一次,这禺疆出去征战,直接在对方部落的村寨子里释放瘟疫,都还没等出手,对方所有的人就全都死了。

    不过今天这种好天气,我和凤齐天走在公元里,竟然很少看见有人出来玩,就算几个好不容易看见的上班族,也是脸上戴着一个厚厚的白色口罩,就跟从前闹**似的,那时候我还小,学校放了十天假,可把我给开心的。

    正当我和凤齐天无聊的在公园里遛弯的时候,看见一个行色匆匆的老太太也捂着个大口罩,从我们身边走过去,不过走过去了一会后,估计是见我和凤齐天没戴口罩,并且还年轻,于是又急匆匆的向着我们走过来,跟我和凤齐天说:“年轻人,现在城郊闹瘟疫了,死了十几个人了,你们两个别在外面玩了,赶紧的回家去吧。”

    老太太说的急促,说完这话后,神色急促的又走了。

    我是个凡人的身躯,当凤齐天听到闹瘟疫的时候,赶紧的把他身上的一件薄外套脱下来,捂住了我的抠鼻,跟我说我们先回去吧。

    说着,就将我往家里带着走,封凤齐天现在变成和我们凡人差不多的模样,所以路人看见他的时候,也并没有有多惊奇,一头黑色短发,高鼻梁,一双大长腿,简直看着就让我羡慕,可是我知道我明明有能力去对付那只禺疆,而我现在却急着往家里躲,我心里有些不自在,那些都是我的同类,而我却硬着心肠的见死不救,这让我心里十分的不好受,可就在我们爬楼梯的时候,我口袋里的手机的来电铃声忽然响了起来,我拿出手机一看,是奶奶打过来的。

    奶奶自从上次我和凤齐天结婚的时候她没来之后,我们就一直都没里阿尼,也不知道奶奶这种时候打电话开干什么?

    可当我一接电话的时候,确是一个中年的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静静是吗?我这是xx医院,你家有位病人上午来我们这检查的时候,但是还没检查完,就晕倒在了我们的医院里,请你务必赶紧来一趟。”

    “奶奶昏倒了?”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顿时就往那个所说医院里赶紧的赶过去,想到奶奶一大把的年纪了,还要自己一个人去医院,我心里一酸,顿时就赶紧的和凤齐天说我们赶紧去医院。

    奶奶出事了,凤齐天跟我一样的急,我们快速的就去车库开车去看奶奶是怎么回事!

    而当几个小护士带着口罩把我领到一间已经隔离了的病房门口时,叫我往屋里看,只见奶奶这会已经躺在了病床上,浑身都黑压压的笼罩着一层黑雾,而凤齐天一看那些黑雾,顿时就告诉我说,那是瘴气,也就是金花教主说的瘟疫。

    “我奶奶这样,是医院的第一例吗?”我慌忙的问护士,之前我怕奶奶数落我,一直都不敢跟她联系回家看她,可现在看着奶奶这些天没见,都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了。

    “不是,病人这样的情况还有两列,不过都是郊区的,这是市里发生的第一例。”

    金花教主跟我因为前世的原因,今生天生的命不好,而有些东西我越是躲避,厄运就会追随的越紧,但是我没想到我这厄运,竟然会影响到奶奶!

    “那我奶奶还有救吗?”我问护士,护士摇了摇头,说不知道,而站在我身边的凤齐天,唇瓣忽然一动,像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似的,但是话到嘴边,他又忽然犹豫了一下,跟我说:“你在医院等我,我先去对付禺疆,只要把他打败了,把他身上的肉割下来喂给奶奶吃,就能去除奶奶身上的瘴气。”

    听到奶奶还有救,我立马就对凤齐天说赶紧去,但在凤齐天转身的时候,我想起他说的这禺疆也都有四五千年的修为,凤齐天能打的过吗?

    于是我在凤齐天走的时候,我叫住了他,说我和他一起去。

    凤齐天一听说我要跟他去的时候,表情立马就紧张了起来,说不能,这禺疆厉害的很,我不能去,要是不小心我中了他的瘟疫而他还没死的话,他就救不活我了,他不准我去。

    我还以为这禺疆有点厉害,见凤齐天这么担心的我的样子,那禺疆可能就是超出我所料的厉害,怪不得柳龙庭说要杀它立威。

    既然凤齐天怕我出事,我也怕他出事,那只有叫一个人来开头做先锋了,那就是柳龙庭,我要请柳龙庭,请三郎教主,让他来对付禺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