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六十:染上瘟疫

    柳龙庭又不是打不过,刚才请他来的时候不来,现在等我快将那禺疆杀了的时候,他竟然都不给我尝到成功的喜悦,这要是丢在游戏里面,那就是抢人头。

    这种心里的憋屈,压得我异常郁闷。

    不过看着我面前的柳龙庭,此时他倒是恢复了平常的模样,身上穿着我们现代人的衣服,我摔下来的那一下,要不是他救我的话,我现在恐怕已经被摔死了。

    当柳龙庭抱着我的腰已经站在了地面上的时候,遍将我放下来,见着我们身旁熊熊燃烧的禺疆,于是就笑着问我说:“怎么,我救了你一命,你连句谢谢也不跟我说?”

    想到我现在还顶着一张烂脸,出现在柳龙庭的面前,我根本就是一句话都不想跟柳龙庭说,他现在重新活过来,我没有再追究他从前对我所做的一切,我就算是宽容了,更不要说什么感谢他。

    我没说话,而此时凤齐天也从空中飞了下来,在快要飞到我身边的时候,瞬间化成了人形,上下打量着我的全身,问我没什么事情吧!

    我对转头对凤齐天摇了下头,说没有,不过看着烧的哔哔啵啵作响的禺疆,我赶紧叫凤齐天过去,取它身上的一些肉下来,可别全都被烧了,要是全都烧了的话,那些中了瘟疫的人就活不过来了。

    凤齐天听我说了这话之后,话都还没说上两句就去灭火了,而柳龙庭站在我的身边,看着凤齐天对我唯命是从,跟我说:看来凤齐天对你不错,就跟宠物狗似的,说什么是做什么。“

    本来我就对柳龙庭心里抱着怨念,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我心里的火气顿时就冒了起来,问他说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凤齐天跟我养的宠物狗似的,他不是我的宠物,他是我的丈夫我的老公!

    我强调了几遍凤齐天是我爱人,从前我跟着柳龙庭的时候,他虽然说过要娶我,可是所谓的娶我,也只不过是为了稳定我对他的感情,我要告诉他,就算是他不娶我,我也根本不会等他,就像是他跟我说的,任何的付出,都是需要回报的,无怨无悔的心甘情愿的付出,那不是人,是机器。

    柳龙庭听了我这话,脸上并没有路出一丝在意我或者是生气的表情,转眼看了一眼在扑火的凤齐天,冷哼了一声,弯腰向着我的耳边凑过来,跟我说:“哼,就算你嫁给了凤齐天又怎么样,我告诉你,你一天是我的,就一辈子就都是我的,你们的结婚还没经过我的同意,不管你喜不喜欢我,但是你已经是我的,凤齐天不介意你烂鞋残羹,但是我介意,你就算是烂的发黑发臭,只要我还没舍得丢,就算是你人尽可夫,那也是我姓柳的。”

    柳龙庭说这话的时候,口里的气息全都吹在了我耳朵里,说完了之后,在我的脸侧又冷冷的盯着我看了一眼,才将头抬了起来,看着我的眼神,就像是看着要逃跑的猎物,又凶又狠,占有欲极强。

    我听着柳龙庭这话,好气又好笑,他以为他是谁吗?天王老子?想说我是他的我就是他的?

    “好歹我也放过你一命,通天教主跟我说只要我饶了你的狗命,你就不再纠缠我,我劝你,你最好是说话算话别把我了逼急了,不然可别怪我翻脸!”

    我不想做说话不算数的人,既然我答应放了柳龙庭,他之前那次,就算是在我在这死过一次了,如果这次他要是再自己作死的话,就算是我打不过他,但是跟他弄个鱼死网破,也不是不可能。

    “放心,我不会再纠缠你。”柳龙庭说的轻松:“但要是你自己倒贴上来,那就不能怪我了。”

    柳龙庭真是好大的口气,真没想到他当了主教之后,竟然连语气态度都变了,从前他说他不爱权利,但是权利放在他身上,他也会变得趾高气扬。

    我不想再跟柳龙庭废话,觉的没必要,看着凤齐天将火灭的差不多了,我就过去帮凤齐天的忙,帮他灭火。

    而柳龙庭用来烧这禺疆的火也不是凡火,这火一旦点燃了就很难扑灭,不过好在我和凤齐天的努力下,还是从禺疆的脑袋上割下了块巴掌大的肉,为了这小块肉,凤齐天的衣服都烧焦的不成样子,并且把我头上戴的帽子都烧烂了大半,路出了我一半的伤疤全都露了出来。

    我是个女人,是女人就会在乎自己的外貌,当我额头上的伤疤露出来之后,我都有点不好意思抬脸看凤齐天,不过现在我们将禺疆肉拿到了手,我得赶回去救我奶奶,于是也没时间在意我这脸怎么样,于是就直接跟着凤齐天回去。

    不过在我们回去的时候,柳龙庭忽然就叫住了凤齐天,挺直着肩背,抬眼看了凤齐天一眼,莫名其妙的跟他说了一句:“日后如果你想从我这得到什么东西,那就拿你的休书来换,我随时都在长白山等你。”

    凤齐天本想转身和柳龙庭说明白,不过被我制止了下来,跟凤齐天说奶奶要紧,别管柳龙庭说什么了。

    而在我们回家的路上,凤齐天也跟我说,他看不上柳龙庭的任何东西,就算是看上了,他也不会拿我去换,毕竟在他心里,我就是他唯一最真贵的东西。

    凤齐天说这话我还是相信的,他是我前世到现在的坐骑,跟了我几千年,柳龙庭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吸引的到他,而柳龙庭现在就算是主教,那他现在也只是一个新神,一个新神手里,哪会有什么法器贵重的东西。

    在我和凤齐天从新回到医院之后,我看着奶奶现在全身笼罩在一层的黑气里,于是赶紧的戴了口罩进奶奶的病房,将我拿到的一巴掌哒的禺疆肉,分了一小块喂进了奶奶嘴里。

    我这手里的肉,一进入奶奶的嘴里,顿时就化了,而当那小块肉在奶奶的嘴里化开的时候,我手里拿着的那块禺疆肉,也瞬间的就融化在了空气里,不过奶奶身上的黑气逐渐的减少了起来,并且眼睛也逐渐的睁了开来。

    奶奶的眼睛一睁开,便看见她自己躺在了病床上,我连忙伸手将奶奶从病床上扶了起来,问奶奶她每天都好好的呆在家里,怎么就中瘟疫了呢?

    奶奶一时间也解释不了什么,甚至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得了瘟疫,跟我说他就是去菜市场买了个菜,回来之后就这样了,不过当奶奶说着这话的时候,看了一眼我身边站着的凤齐天,眼神里露出了一丝担忧的神色,为凤齐天担忧,又为我担忧,不过最终还是没说什么话,说是她要去趟厕所,给我和凤齐天一个好好相处的时间。

    本来我想扶着奶奶去的,但是奶奶生龙活虎的又活了过来,医院也不让我跟着,叫了几个护士陪着奶奶一快去。

    现无在屋里没人,我就拿出凤鸣笛,问凤齐天刚下他叫我吹的弑神曲,是什么笛子?并且刚才我吹着这弑神曲的时候,攻击力明显提升了很强,并且听这曲名,也很霸道。

    凤齐天接过我手里拿着的笛子,跟我说:“这曲子,原本是用来杀神的,抑制住神的增长,法力巨大,刚才我见我们快打不过了,就先让你用了。”

    这曲子还能杀神?这么厉害的本事,为什么凤齐天不早点和我说,不过就当我想问凤齐天这笛子到底还有多少曲子的时候,我一说话,一口黑色的瘴气,顿时就从我的口里喷了出来,浑身一软,立马支撑不住身子的往奶奶的病床上倒上去,黑气,乌压压的就从我浑身的每个毛孔里由内而外的迸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