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六十二章:休书

    黄叔一听到凤齐天的话,顿时就开心了起来,说:“如果光是修炼了八百年,当然不可以,但是如果对方是萨满主教,这主教的灵气比修炼两千年的白蛇的效果都要好”不过当黄叔说着这话的时候,忽然好气的问了一句:“不过你们说的这个萨满主教主,是不是就是之前跟着小白来墓园的?当时小白还配合他,让他吸食墓园里那些鬼的精气呢,现在怎么不见他了,你说的那个主教主,就是他吗?”

    凤齐天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然后跟我说:“静儿,我们被柳龙庭算计了。”

    想起柳龙庭忽然半路杀出来抢先杀了禺疆。并且是直接用火烧了,这火烧了这倒没什么值得怀疑他是在算计我们,而就怪在他最后对凤齐天说的那句话,叫凤齐天说有什么想找他的,就要凤齐天那休书去换。

    这几件事情联合起来,这都是柳龙庭一开始就设计好了的。

    我不明白我身上到底是有什么让柳龙庭对我如此执迷不悟的想害我,他要是真的喜欢我什么,我改还不行吗?为什么一遍又一遍的要伤害我,而且在我和他之间,老天就像是将所有的好都给了他,而将所有倒霉的事情全都丢给了我,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凤齐天也想到了柳龙庭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沉默了一会,忽然向着我的身上抱过来。将他的脸埋在我的胸口好一会时间,然后抬起头来,眼眶都是通红的,跟我说:“我舍不得你。”我知道如果要让柳龙庭救我,对凤齐天来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好不容易娶了我,而现在我们在一起还没几天的时间,又要将我拱手让出去,如果他爱我的话,自然是不想不原因,会伤心难过。

    而我也不想因为我为了能活着,又去伤害了凤齐天,于是就对凤齐天说了一句:“我不治了,我们还是夫妻。”

    当凤齐天听到我说这话的时候,原本只是红着一双眼睛,但听了我这话,眼泪瞬间就悄无声息的流了下来,跟我说:“能和你当十天的夫妻,已经是我最大的满足,我什么都不要了,只要能救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凤齐天一直都在抚摸我的手,说这话的时候,声泪聚下,虽然他是一个男人。男人哭起来的时候难免会让人联想到脆弱无用,但是凤齐天哭的时候,却让我有了一种无比想要保护他的欲望,他不脆弱,他为了感情,顽固坚强的任何人都比不上。

    我又劝了几句凤齐天,凤齐天主意已定,直接将我抱起身来,说带我去找柳龙庭。

    我现在的身体软踏踏的,就算是想阻止他也没任何办法。不过奶奶和黄叔听到凤齐天说要带我去找柳龙庭的时候,她们两个也没劝阻,只是叫我们要小心一点。

    当凤齐天带着我从天上直接飞向柳龙庭的长白山的时候,凤齐天一路上每次想转头对我说话的时候,都噎在了口中,什么都说不出口,就算是说出口了,现在也没什么余地挽回,只能一遍遍的说爱我,他真的真的很爱我。

    虽然我自己对跟凤齐天离不离婚结不结婚没什么差别,但是看着凤齐天这么痛苦,我心里对柳龙庭的憎恨也逐渐的升涌起来,我好不容易决定和凤齐天成婚想忘了他,但是他为什么每次都如此自私的按照他的想法毁掉我的一切,如果这次我真的能够活下来。我一定不再这么天真痴傻,柳龙庭他智商比我高,所以无论我想怎么翻盘,最后都被他所压制,既然上天这么眷顾他。那我也要换一种方式对付他。

    在我们到三郎神府的门口后,几个守门的仙家把我们拦在了神府外面,说是我们要进去见三郎教主的话,他们是要进去禀报的,不然就不让进去。

    但是仙家侍卫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我身旁一些小仙家进三郎神府确是来去自如,几个孩子仙家见我和凤齐天被堵在了门外,笑嘻嘻跟我说三郎教主就在神殿里教几个小孩子法术,他们都是想见就见,我真没用。连三郎教主都见不到我。

    这根本就不用说,柳龙庭猜到了我和凤齐天要来,这就是他故意的,而进去通告的侍卫一直都没出来,我就想叫几个小动物仙能不能帮我进去问问教主什么时候有空?什么时候才能见我们?

    只不过可能是我一弯着腰的时候。就露出了我额头上的一大片伤疤,几个小孩子看见了我额头上的伤疤之后,眼睛顿时就瞪的老大,眼泪哗啦啦的从他们的眼睛里流出来,然后根本就登不上我说上一句话。捂住眼睛瞬间就向着三郎神府里跑了进去,哭着大声的喊着我怪物,然后又叫柳哥哥要他出来收拾怪物。

    我听到这几个小孩的喊声,心都要疼碎了,现在柳龙庭是什么?所有人都尊敬的主教,而我呢,我被他折磨成这样,却被当成了妖怪,还要他来收拾我。

    眼泪瞬间就没忍住,直接就从眼眶里流了出来,心里暗骂这个上天一定是眼瞎的,不然怎么会好坏不分,让柳龙庭这种十恶不赦的人当了最大神。

    但任我怎么抱怨,都是没用的,凤齐天知道我此时心里有多难过,可是他现在心里比我更难过,所以只能将我抱进他怀里,却已经是任何话都说不出口。

    一会后,几个小孩子哭着就把柳龙庭拉了出来,当几个小仙家气势汹汹的拉着柳龙庭的腿指着我说就是我把他们。说着让柳龙庭赶紧的把我关起来,不能让我这种丑妖怪去吓别的小孩子。

    柳龙庭一身白袍,出来看见了我和凤齐天,他就在我意料之中,根本就没有惊讶我们的到来,而是看了我又用帽子遮住了半边脸的我,又转头跟凤齐天说:“想好了?”

    凤齐天没有理会柳龙庭,而是直接向着上苍扬起手,嘴里在默默的念着着咒语,而在他念咒的时候。我们面前出现了一张白纸,白纸上一个个的红字显现出来了,大意就是我和他的感情不和,今日他要修妻,请上天为证,解除我们两人的婚姻关系。

    当最后一笔写完的之后,清空的天空忽然劈下一道闪电,这闪电直接劈在了凤齐天拟好的休书上,那休书直接遍消失在了这道闪电里,收回天上去了。

    当休书被收回去了之后。凤齐天一直都抬头看着天空的地方,眼神里全是失落和绝望,他为了我,什么都没有了,而现在。连我也被他自己推离开了他。

    “齐天。”我叫了一句凤齐天。

    凤齐天听见我的喊声,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然后对柳龙庭说:“我已经按照你所说的,写好了休书,现在。我想要你你脱下来的皮,治好静静的瘟疫。”

    柳龙庭见凤齐天忽然这么正经义气,笑了一声,跟他说:“原本我还以为解决你要费很长的时间,没想到你对白静,爱的也这么不坚定,要是我的话,我宁愿看着她先死去,然后我再给她陪葬,也不会心甘情愿的把她送到别的男人的怀抱里。”

    这种时候。柳龙庭还说这种教育人的冠冕堂皇的话,我跟他说了一句够了,我们已经做到了他所要求我们的,麻烦他也履行他的诺言。

    “我能救你不假,不过你只能一人跟我进去。至于凤齐天,你就派他在我这三郎府外守门吧,他的身份,已经不配进我神府的大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