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六十三章:有没有想我

    柳龙庭说这话可真是嚣张至极,跟我从前所认识的那个沉静的柳龙庭简直一点都不搭边,不过讨厌起一个人来的的时候,就连他吃饭喝水,不管胖还是瘦,你都觉的讨厌。

    现在凤齐天的休书已经写了,我看了一眼我身边的凤齐天,瘴气缠的我全身活动都十分吃力,不过还是伸手向着凤齐天那一段结实的细腰上搂了上去,跟他说他就在这里等我,我好了就马上回来,我跟他一块回家。

    我和凤齐天说完这话,凤齐天江脸埋在我的头发里,吸着我头发上的香气好一会,才对我点了下头,现在看我都没有什么力气站稳了,于是就想将我向柳龙庭的身上,想叫柳龙庭扶我进去,而柳龙庭看着我,却往后退了一把,用眼神示意了下他身边站着的两个侍卫,叫他们扶我。

    看着柳龙庭还嫌弃我的模样,凤齐天眼睛里顿时就对柳龙庭冒出了火焰,而柳龙庭此时并不在乎凤齐天对他是什么眼神,低头跟这地上的几个小仙家说他现在要去惩罚妖怪了,让他们都回家吧。

    几个小仙家听着又笑嘻嘻的叫这柳龙庭哥哥,然后叫完了之后,在地上变成了几只兔子或者是黄鼠狼,一溜烟的就向着三郎府门外的大山跑了进去。

    而我就被几个侍从扶着跟在柳龙庭身后走,此时柳龙庭就背挺腰直的走在我的面前,背影高大,但是让我看着却是无比的厌恶,我倒是要看看,他还有什么花招来害我。

    我一直都跟着柳龙庭走,本来以为他是要带我去个静谧的地方,等他脱完皮,然后再把皮给我,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柳龙庭竟然直接把我带到了三郎神府的后花园,花园里有一汪巨大的水池,池子里的水清见底,水面上落满了一瓣瓣鲜花的花瓣,而当柳龙庭走到池边的时候,对他身后的几个侍从说:“把她丢进水里。”

    几个侍从听了柳龙庭的话,直接就将我拉到池边,伸手就将我往水里一推,我整个身体顿时就不受控制的向着水里掉落下去,哗啦一声,溅起巨大水花,花里夹着花瓣,这些花瓣又夹着水,从空中又往我沉在水里的身上掉落了下来。

    “你们下去吧,没有我的恩准,谁都不能进来。”柳龙庭吩咐了一句。

    几个侍从对柳龙庭唯命是从,在柳龙庭说完这话之后,直接对着柳龙庭弯了一个腰,然后顿时就凭空消失在了花园里。

    而我被推进水里后,我根本就没有任何力气挣扎着从水里浮起来,一口口带着花香的水向着我的口中汹涌的灌溉进来,眼看着我就要被淹死在这小小的池子里,忽然我的脖子上像是缠进了一圈什么东西,这圈东西直接带着我就往水面上一拉,我口中的水顿时就狂猎的咳嗽了出来,并且随后的一大口空气从我的口中灌入我都快进水的肺里,那种感觉,简直就像是重生了一般。

    而当我逐渐的缓过来了之后,顶着不断的会从我头发上滑下来的水珠,我睁开眼了些眼睛,只见此时柳龙庭已经坐在了水池的边上,他的脚变成了一条硕大的蛇尾,直接落进了水里,并且他的蛇尾尖的部分,就缠绕在了我的脖子里,将我从水里拉出来,那架势,只要我不听话,他一尾巴就可以直接将我勒死在水里。

    “怎么了?这点小惩罚就受不了了?”柳龙庭问我,并且在问我的时候,他的头瞬间也变成了一只蛇头,从他穿的衣服里向着水中滑了进来,并且在他的向着我靠过来的时候,上身又瞬间的变回了人的模样,并且挥手一撒,像是在布结界似的,然后再双手向着我的头抱过来,一句话都没说,直接向着我的唇亲了下来。

    就像是饥饿到了一定时候的狼,说是说柳龙庭在亲我,可是他亲我的架势就像是在撕咬我一般,将我压在池边上,也不顾我唇上粘的几片花瓣,蛮横急迫的咬着我的唇,然后又着急的舔舐我的舌头,将花瓣在我嘴里捣碎,然后他又吃了进去。

    此时我看着柳龙庭这幅模样,心想他是不是很久没碰过女人?当了教主之后,就不能与女人有染吗?所以即便是看着我烂着一张脸在他的面前,还不能动,他竟然也能接受,他真是丧心病狂的已经到了无敌的境界。

    当柳龙庭把我亲吻够了之后,我见他的唇瓣都因为亲的有些过力而变得绯红微肿,而柳龙庭也不在意这些,双手还是抱着我的头,用拇指的指腹给我擦干净我脸上的水,问我说:“你不是说让我不要缠着你吗?但是现在是你自己找上门来的,你说是我缠着你还是你忘不了我。”

    要是我此时能说话,我恨不得就讲柳龙庭租上十八代都骂个痛快,但是我刚才原本就被我身体里的瘴气压迫的没有多少力气了,加上刚才被柳龙庭这么折腾一通,根本就回答不了他的问题,更骂不了他。

    柳龙庭见我一直都盯着他看,不回答他,也知道我此时不能说话,于是一边伸手将我身上的衣服撕下一条布带,一边对我说:“是不是很痛苦?现在我就帮你把你身上的瘴气全都去除掉,不过等会我肯定会因为疼痛而变得狰狞,你最好还是不要看。”

    说着这话的时候,柳龙庭将他手上拿着的布条盖在了我的眼睛上,并且在我的脑后打了个结,然后将我衣服上的扣子都解下来,抱着我的腰,低头再向我唇上吻下来,只不过这次温柔缠绵了很多。

    我知道柳龙庭把我带到这种地方并且亲我的话,那肯定是想要我,我想的也没错,在他进来的时候,我耳边传来他一句轻笑的声音:“看来你真的舍不得我,都没让凤齐天碰,这么久了,这里有没有想我。”

    我没有理会柳龙庭,而我能感觉到他身上的皮肤开始在开裂,可能是因为皮肤开裂时而产生的巨大痛苦,让他的尾巴忍不住的缠在我的身上,将我勒的凶狠,粗糙的蛇皮在我身上缠卷,在这个过程中,我甚至都能感觉到我体内的瘴气,正随着柳龙庭的蛇皮摩擦,全都的从我的身上升腾了出去。

    估计是过了有三四个小时,当我感觉缠绕在我身上的力量消失了的时候,我伸手将我眼睛上的布扯了下来,只见我身上的黑气已经全都没有了,因为没了那股黑气的纠缠,我浑身都轻盈了不少,只不过当我看着我好了的病的时候,我看见我面前的池子里,有个条巨大的蟒蛇就浮在了水面上,这条蟒蛇洁白的身子上布满了些丝丝血丝,眼睛是睁开着的,但是不怎么能动弹,我他的尾巴草从我的腰上掰开的术时候,都十分的轻而易举。

    看来这柳龙庭脱了一次皮也是元气大伤,想不到他还挺重义气的,凤齐天写了休书,他就真的做到了自己承诺的话,还算是坏的有点优点,只不过我不知道他这样是为了什么,千方百计的让我受伤,然后他又费劲精力的救我,难不成他现在真的是喜欢我了?

    就算是柳龙庭是真的喜欢我,我也不想对他再有什么感情,他的感情太变态,我不想一辈子都受他的压迫。

    只不过看着柳龙庭这幅虚弱的样子,我忽然想起凤齐天刚教我的弑神曲,现在柳龙庭也是神,而且还很虚弱,那我能不能用弑神曲杀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