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六十五章:今后宿命

    柳龙庭这话说的恩威交织,让我恨不得就想撕了他,可是我现在单枪匹马的又打不过他,只恨我自己是倒了几辈子的霉,才会落到他的手里

    如今我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而柳龙庭见我此时一副傻子般的绝望表情,于是扬起他的尾巴尖,挑了池中几片带着花瓣的水,向着我的脸上撒过来,嘴里调笑着问我说是不是生气了?说着尾巴又迅速的钻入了水中,向着我下身一探,然后笑着凑在我耳边说:“要不我再让你快乐快乐?”说着的时候,他的尾巴,就开始绕在我身上。

    这种场景让我顿时就想到了在我小时候,柳龙庭就是这么害我的。心里顿时就一阵寒恶,他害了我这么多年,还不肯放过我,于是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劲,直接抓抓着柳龙庭的肩膀,在他细致的肌肤上张嘴用力的咬下去!

    我把浑身的力量全都使了出来,咬的我的牙齿都在开始发酸,这才从柳龙庭的肩上松口,一大注血顿时就从柳龙庭的肩口喷了出来我,道道鲜血顺着柳龙庭的肌肤,向着我们身下的水里滑下去,染红了我们身边的水。

    柳龙庭看着他肩上的血,用手掌舀起水就向着他的肩膀冲洗,一圈冒血的牙印,很快又显示了出来。

    “等结痂了之后。我就当成是你送给我的礼物,哪怕就算是别人看见了,也知道是你咬的,在我光着的肩上留下牙印,关系可不一般。”

    我不知道柳龙庭说这话是说真的还是故意气我的。但是起码现在我被他折腾的疲惫不堪,再也不想再看见他,于是从他怀里起来,向着旁边的池边靠过去,闭上眼睛,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再次醒来的时候,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古朴大床,这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就是柳家的床。

    柳龙庭把我带到他家了。并且这床上,处处都散发出柳龙庭身上那股淡香的香味,从前我还觉的好闻,但是现在这香味,让我一闻就感到恶心。

    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想到我跟着柳龙庭进三郎神府的时候我叫他等我,他这人可死心眼了,于是我赶紧的找手机,想给凤齐天打电话,可是又想到我是被推着下水的,就算是有手机也早就报废了。更不要说我身上现在,穿着的还是柳龙庭的衣服,怎么可能还会有手机这种东西。

    看着我身上这身衣服,我真的恨不得将这衣服给扒下来,眼下屋里也没有人,我就从床上下来,正好无意路过床对面的梳妆台前,我无意的往着镜子里一看,只见我现在脸上的伤疤,竟然已经没有了!

    这简直就是个意外的惊喜。怎么可能没有了呢?我赶紧的向着梳妆台前多走了两步,将脸凑到镜子面前去,再这么认真一看,我额头上的疤痕,真的没有了!并且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我脸上的皮肤,也比之前要好了很多。

    看着我的脸变好,这简直就是不幸中的万幸,我看着梳妆台前还有盆水,并且还准备了好毛巾,于是我就用这水洗了把脸,然后坐在梳妆镜前,看见桌上还放着胭脂眉笔什么的,看起来像是古代的,稀奇的很。女人对化妆品难于抵御,于是我就伸手将那胭脂拿了过来,用手指点了一点擦在嘴唇上,还别说,效果比起那些大牌口红都好使。一上嘴不仅能抚平唇纹,还特别光泽,红的也很正啊!

    我特么这要不是在柳龙庭家里的,我都恨不得想要问他这个在哪里买的,正当我往唇上擦着胭脂的时候。这会门开了,柳龙庭推门进来了。

    柳龙庭此时变成了从前的模样,短发,身上穿着的也是我们现代的衣服,我看见他进来了。刚想把拿起来的胭脂放下去,但是想想他把我都带到他家了,他家的东西我凭什么不能用,而且他一个大男人的,也要用什么胭脂?

    我心里虽然看他不爽。但是此时再跟他闹腾过多对我来说,已经都没有了任何的意义,我就直接问柳龙庭说凤齐天呢?

    见我兴致有些好的坐在梳妆镜前化妆,柳龙庭就向我走了过来,拿起桌上的一盒白粉。轻轻端起我的脸,在我脸上拍打,跟我说:“我叫他回去了,怎么了,你还想着和他联手对付我吗?”

    我一把就将柳龙庭正在往柳龙庭往我脸上擦粉的手给拍开,回答的干脆:“是的,只要我碰见了他,我就一定会和他联手把你杀了。”

    我凶神恶煞的推开柳龙庭,柳龙庭也不生气,直接端起我的脸,看了一会,然后跟我说:“那你永远都没有再见他的机会。”

    我打不过柳龙庭,说也说不过他,他这话直接将我所有暴躁的话全都堵在了口中,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问他说:“我实在是不明白,你为什么偏要和我在一起,你说你爱我,你真是在说谎,都说爱就是放手。你根本就没想过要放过我,并且你也根本不爱我,只是你的一种占有欲,可能是我前世的身份比你大吧,然后你觉的你泡到了一个大神,能提高你的身价,所以你才这么舍不得放弃我。”

    柳龙庭还是凝视着我的脸,又拿起桌上的眉笔,给我描眉,语气清淡:“随你怎么说。但是我要告诉你的就是我喜欢你就是要把你留在我身边,这样可以让你感受到我是怎么爱你的,我不是凤齐天,凤齐天他对你放手,到头来,你心里装的还是我。”

    真是不知羞耻,柳龙庭竟然还以为我心里有他,白日做梦去吧!

    我骂了句柳龙庭,而柳龙庭也不介意,给我画完了装之后。端着我的脸看着,跟我说:“等会吃完饭我们就下山,你得为你上辈子犯下的错做弥补,那些妖怪出来害人,你不能坐视不管。毕竟我还指望着你能归位,离开这个人间。”

    我顿时就冷笑了一下,看着柳龙庭:“你不是说喜欢我就要将我强留在身边吗?怎么这么好心的帮我?况且你就算是主教,也是在地上掌管地仙吧,我要是归位了。就要回到九重天去了,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也管不到我了,你就不觉的你这话和你前面说的话自相矛盾吗?”

    当我说起这个的时候,柳龙庭看着我的眼神凝固了,似乎有些不想谈论这话题,而是跟我说:“放心吧,这么多人想杀你,你也不一定能归位,你以后的路只有两条,死在这人间灰飞烟灭。和重新归位,到时候指不定你死在这人间也说不定。”

    柳龙庭似乎知道我很多事情,当他说到后面这话后,忽然就说不下去了,情绪也有点不好。放了他手里刚拿起来梳头的梳子,有些生气的跟我说:“你真是个祸害。”

    说着像是控制不住他自己的情绪似的,整个身体往我身上压,向着我唇亲下来。

    柳龙庭这是色魔附身了吗?从前他都是和我们做的时候,才亲我,现在动不动就抱着我亲,生怕要是亲不完我一会就会死了一样。

    不过当柳龙庭舌尖的喂进我嘴里的时候,我有些抵触,原本爱他时我不介意他是条蛇,但是现在我对他没什么感觉的时候,总觉得和他接吻,他伸进我嘴里的就是条蛇信子,让我含着他的唇的时候有些恶心。

    而正当我想着怎么摆脱柳龙庭的时候,门忽然一撞,娇儿跑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