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六十八章:诱饵

    人对死亡本就心存惧意,现在庙里死了人,这种事情一传百,百传千,自然是没有人再敢来。

    不过就算是庙里没什么香客,庙里的主持似乎对我和柳龙庭的到来也没有表现的多么待见,跟我们说了一下庙里的情况,说他们这寺庙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而这尊邪佛,就是弥勒佛,供奉在天王殿的正中央,说着带了我和柳龙庭过去看。

    东北萨满仙家,也有信佛的,或者是信道的,所以我们来处理佛门事情。也不算是是跨界,当几个僧人带我们进入天王殿门前的时候,就在殿外停住了,毕竟传言这笑面佛对人笑三声,人就会死。只有老方丈带我们进殿。

    一进天王殿门,明明一个很大的大殿,但是却给我一种十分逼仄的感觉,而也正如方丈所说,一尊弥勒笑面佛的佛笑。就供奉在天王殿的中间,大腹便便,笑脸迎人,跟从前进寺庙所看见的弥勒佛,也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除了这宽阔的大殿却给人一股很狭窄的感觉之外,其他也没什么异常。

    这不仅是我,就连站在我身边的柳龙庭看了这弥勒佛好一会,也没发现这弥勒佛有什么邪气,并且这弥勒佛本身就是笑佛,见人就笑,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师父,我听说这笑面佛是对人笑了三声后,人就死了,这怎么对人笑啊?”我合着双手,学者外面僧侣给人打招呼的方式,给方丈拜了一下,然后问了方丈这个问题。

    方丈看了一眼笑面佛,也转身给我单手举起回了个礼,语气平淡的跟我和柳龙庭说:“寺里的僧侣,天天面见佛陀,也未有过什么事情,发现佛陀伤人事情,是三个月前来的一个香客的亲属,她说那天她的丈夫从寺里上完香回家,睡了一觉之后,梦见了笑面佛跟着他回家了,并且在梦里对他笑了一下,于是便很高兴,以为是得到了佛陀的庇佑。醒来之后就开心的跟家里人说了这件事情。”

    “然后就是后面佛陀又出现在这香客的丈夫的梦里?”我又问方丈,毕竟佛是保佑人的,在所有人的眼中都是大善博爱,这怎么会杀人呢?这让我有点好奇。

    方丈点了点头:“后来这男香客又梦见了两次佛陀,梦见第三次的时候。一从梦中醒来,跟妻子说了这件事情,然后就倒地身亡了,而他妻子将这件事情全都怪在了佛陀的身上,来寺院大闹。并且经过她这么一闹,有其他的信徒也说出了佛陀害人的事情,说佛陀都是用的同一种方法,跟着香客回了家,直接在梦里将香客所杀死了。”

    说到这话的时候。方丈的脸上虽然是平平淡淡的表情,但是眼睛看着弥勒佛的时候,眼神里流露出了一种巨大的悲伤,仿佛就像是想保护某样东西,却无能为力一般。

    看着方丈的眼神。我有些心疼,问方丈:“这里是寺庙,出了佛伤人的事情,其他的佛为什么不出面出面解决这件事情,不是说佛的法力无边吗?”

    不过还没等方丈回答我的问题。柳龙庭就替方丈回答我说:“并不是每个寺庙都有真佛存在,这个寺庙里根本就连方丈都可能没见过真佛显灵,更不要说会有佛来处理这件事情。”

    柳龙庭说的直接,直接到将方丈的胡子都气的有些飞起来,跟柳龙庭说:“谁说我没见过真佛。我之所以会一直都留在寺庙里,就是因为小时候佛祖给我托梦,说我有佛缘,要我皈依佛门,只是这世间万物。都在佛的掌控之中,他们不出现自然是有不出现的道理,二位要是看不出什么原因来,那还是请回吧,我佛慈悲,三人成虎,老衲没有经历这种事情,便不信这荒诞之说。”

    方丈说完这话后,直接转身就出了天王殿,而柳龙庭又看了这天王殿正中央的笑面佛一眼,跟我说回去吧。

    “回去?”这好不容易来了一趟,现在什么都没做,就说要回去?柳龙庭是不是在玩我?

    不过柳龙庭都说了要回去,我一个人也不可能在这寺庙里待着,于是就跟着柳龙庭出门。只不过出门的时候,我又有点不甘心的往身后的佛陀看了一眼,这来都来了,连个什么原因都没查出来就回去了,我心里自然是有些不爽快。但就是我往这佛后面看的这一眼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原因,我看见笑面佛原本是咪咪笑的眼睛,猛然睁开的如同铜铃般巨大,眼珠子中间瞳孔如塑料弹珠般一点!

    我吓得瞬间脑子里一片空白。脚都忘了怎么抬起来走出去,柳龙庭估计是拉不动我的手,转身向我看过来,问我怎么了?

    他一说这话,顿时就将沉浸在惊恐中的我拉了醒来。现在回过神来,再看这弥勒佛,只见弥勒佛还是原本那样,笑眯眯的,并没有一丝一点的什么变化。

    但是刚才笑面佛双瞳猛睁的狰狞样子,在我心里留下了极大的恐怖一幕,因为在我心里,佛就是善良的化身,他忽然变得这么可怕,让我心里产生了一种极大的反差。

    “我看见刚才的佛陀睁眼了。”此时我也没耍什么脾气小性子。跟柳龙庭闹别扭,毕竟这关系到我的生死。

    而柳龙庭听我说这话的时候,也没说什么话,牵我的手去了寺庙外,我们回去。

    因为柳龙庭也没给我什么解释,在路上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感到十分的后怕,而且现在看着柳龙庭厚实的胸膛,如果我和柳龙庭还是从前的关系的话,此时我都恨不得往他的怀里扑,问他我会不会这就是被笑面佛缠上了?

    但是现在没这种可能,就算是柳龙庭他不介意我抱他,我也不会去主动抱他,于是我就问柳龙庭,问他说:“寺庙里的陀佛,是被妖怪占领了吗?”就像是之前下塘县的城隍神,因为城隍没了,就占领了城隍的位置,这种东西,是需要正神去管制的。

    柳龙庭一边开车。一边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跟我说不是,这件事情我们先不要谈,回去了自然见分晓。

    还等着回去,如果我真的是被笑面佛缠上了。今晚他就要进入我的梦,勾我的魂了。

    见我一脸担心,柳龙庭这会还跟我开玩笑:“你之前不是一直说你不怕死吗?怎么这会怂了?!”

    我此时真的不知道能用什么话来回击柳龙庭,他总是能一眼看出我的心思,然后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嘲笑我,于是我也懒得跟他废话,直接跟他说:“对,我是怂了,怎么了,关你什么事。”

    柳龙庭见我说这种丧气话。笑了一下,一手开车,一手伸过来用手掌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莫名其妙的跟我说:“你现在的能力,还只能做诱饵,强大吧,等你厉害了,我做你的诱饵。”

    说着握住我的手将我用力的往他身上拉过去,他自己也转过身来,将我抱进他的怀里,柳龙庭身上的淡香随着胸膛的心跳一声声的向我传过来,让我有些排斥,可是又不想从他的怀里离开,妆模作样的推脱了几下,也就由着柳龙庭抱着。

    而要是白天的时候,我还有点没反应过来柳龙庭拿我当诱饵是什么意思,但是到了晚上,我跟柳龙庭一起上床睡觉的时候,我刚一闭上眼睛,我的脑海里瞬间就出现了一尊笑着的佛陀,这佛陀就跟白天我们在寺庙里看见的一模一样,而此时,他的嘴咧开的更大,在梦里朝着路出跟白天一样狰狞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