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七十一章:一步荣华一步重生

    这话音十分的耳熟,听起来就像是银花教主的声音,而当一个顶着和我一样面孔的女人从塔外进来的时候,果然是银花教主,此时她穿着一身美艳的古代绫罗,身后就跟着虚,虚的手里拿着他的那面天镜,而刚才穿透进地上方丈身体里的那道光,就是从他的镜子里照射出来的,虚直接就把方丈给杀了!

    我看了眼地上躺着的方丈,虽然他刚才不同意将我的神像立在佛门,但是我总觉他也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而现在就这么死了,让我心里顿时就有些难过。

    银花教看了眼横倒在地上的老方丈,拎着裙摆从方丈的身上跨了过来,站在了柳龙庭面前,笑着跟柳龙庭说:“龙庭,好久不见,这些天没见你,我好想你。”

    想到之前银花教主对柳龙庭感的那些事情,现在又说想柳龙庭,我顿时就觉的恶心,不过柳龙庭他自己之前也是愿打愿挨,真是什么人就和什么人在一起,物以类聚。

    柳龙庭看着银花教主来,眼神顿时就沉静了下来,似乎有些不想理银花教主,冷着声音问了一句:“你来干什么?”

    说着朝着外面喊了一句外面的那些仙家在干什么,外人进来了没通报吗?

    见柳龙庭情绪不好,银花教主顿时就笑了起来,伸手向着柳龙庭的怀里摸过去,娇滴滴跟着柳龙庭说:“好歹我也是前任教主,我要进来,他们拦不住我的,倒是龙庭,你见着了我,为什么不开心啊?是因为有了新人顶替我,你就把我给忘了吗?”

    银花教主说着这话的时候,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将头靠在了柳龙庭的怀里。

    想到柳龙庭爱了银花教主几百年,这几百年的岁月,让我即使想重新接受柳龙庭,也接受不了他和银花教主的那段感情,日日夜夜,几百年啊,陪着银花教主做过多少丧心病狂的事情?而他对我,根本就不是这种心甘情愿的付出,而是付出了就要索取,在我身上阴谋算尽。

    现在那狗女人来了,她和柳龙庭之前把我害的这么惨,现在她又找上我们,对柳龙庭大献暧昧,要么就是有事情想求柳龙庭,要么就是有什么阴谋,柳龙庭对她爱了这么久,如果她一献媚,我怕柳龙庭又倒戈向着她那边的话,我又是成全了他们,到时候如果他们不对付我还好,要是联合起又来对付我,我真是到了八辈子血霉。

    我才不会成全这对狗男女,我看着他们在一起我就不舒服,现在见银花教主靠在柳龙庭的怀里,柳龙庭也没有推开,我就直接过去,一把就将银花教主拉了开来,骂她说:“你这女人怎么这么不要脸,我男人你也要勾搭,回去也不照照镜子,你拼凭什么要变的和我一模一样,变得和我一样,就是为了来跟我抢柳龙庭吗?”

    我不知道我此时心是黑成什么样子才会说出这种话的,银花教主见我又这么护着柳龙庭,惊讶的看了我一眼,跟我说:“白静,你还真是贱啊,我以为柳龙庭这么对你,你心里早就对他恨之入骨,没想到,还没多长时间呢,你又倒贴他了,你们两真是贱的就跟狗一样。”

    银花教主本身就不喜欢柳龙庭,所以在我推开她之后,她连我带着柳龙庭一起骂了。

    不用她骂,我自己用过更毒的话骂过我自己,所以我现在对她骂我的话,没有半点的反应,不过银花教主看着我的脸的时候,又笑了一声,向我走进来了一些,她那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贴在了我的眼前:“看来柳龙庭确实对你不错,你这张烂脸,他还帮你治好了,可惜了,这么一张好看的脸,长在了你这个将死之人的脸上。”

    原本只是我不想让柳龙庭继续被银花教主给骨蛊惑,但是银花教主说到我脸的事情,并且听她的语气,貌似知道我不少事情,于是我就问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银花教主看了一眼柳龙庭,柳龙庭按住了我的肩膀,低着声音跟我说了一句我们走,然后想拉着我往外面走。

    为什么所有人都知道我今后是什么命运,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

    我此时不想跟柳龙庭走,赖在了银花教主的面前,又问了一句,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银花教主见我执意想知道,顿时就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她不亲自回答我,而是转头看着她身边站着的虚,跟虚说:“虚,你来告诉白静,为什么她会死,还有,为什么我和柳龙庭杀人无数,我们还好好的活着。”

    虚听了银花教主的话,直接就对着银花教主点了点头,然后走过来,跟我说:“你之所以会死,那是你前世所创造的天宫里住着的那群神的意思,你下凡转世,成了人,就在他们的管辖范围里,你前世太不近人情,制定了各种天条天规,管着天宫里的那些天神,神明犯了错误你就杀,这天上的神都是地上人所变化而成的,而是人就会有七情六欲,就会犯错,你一个是没有生命没有情感的东西孕育出来的神,怎么能体会到世间百态,你叛逆了所有的神,没有任何人信仰你,从前你有无边的法力,谁都怕你,但是一旦你落难,所有人就恨不得要杀了你,知道为什么银花教主,还有你身后的柳龙庭,为什么犯了这么多天规,还能好好的活到现在吗?”

    虚跟我说了这么多,我想起了我之前做梦的时候,梦见了我在吹弑神曲,弑神曲下,是一片片惨叫的声音,难道的我梦里的是真的,我上辈子,就真的这么冷血无情?

    “都说了这么多,你就再说下去啊。”我对虚说道,而柳龙庭现在站在我身边,也没有再继续拉我走,只是将我的手掌紧紧的握着,像是听一件他自己都难以接受的事情。

    “因为,他们联手害了你,你前世的死亡,就是银花教主设计的,并且,她为了迷惑柳龙庭,将你的眼睛挖下来吃了,我想你也见过你前世的尸体,那双眼睛被挖的女旱魃,就是你前世的肉身,而银花教主和柳龙庭,因为杀你有功,银花教主就算是犯了大错,也有重生转世的机会,而柳龙庭,自然是不用说,他能当上萨满主教,他一个卑微的身份能爬这么高,完全就是因为他也参与了杀害你的事件里去,本来一切都顺利的,柳龙庭和银花教主升职,但是没想到,你在死前又给自己安排了命运,你让你自己转世为人,你是上古大帝,没人能改变你的安排,而倒霉的就是柳龙庭和银花教主,他们在你转世的今生,还要配合上天的神,一步步的把你害死,只要你成为人的身份死了,那就真的是魂飞破散,化成一缕烟气,所有前尘往事,什么都没有了。”

    虚说这话的时候,嘴角都是笑,而我听到他这句话,哪怕是我没有前世的任何记忆,也感觉到了一种莫大的痛苦,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前世这么神通广大,难道她就遇见不了我今生转世会承受这么大的痛苦吗?她为什么不在前世一死百了,也省去了我这辈子要遭受到这么大的巨大磨难,因为杀了我,迫害了我,所以犯什么法都没错,并且还能一步荣华一步重生,这老天,天上的神明,难道就这么管理这天下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