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七十六章:复位大计

    我是和山神一起来的,山神拿了镜子就消失了,那我是不是也要赶紧跑?

    柳龙庭看着银花教主拉了虚来当替死鬼,剑刃在离着虚的脑袋只剩下头发的距离,忽然停了下来,饶过虚一命,而银花教主见柳龙庭并未将虚所杀,瞬间又拉着虚消失在了我们的眼前。

    现在他们都走了,天镜的作用一消失,我立马就就从空中落了下来。身体里受的那天镜的重创,在摔在地上的时候,又受到了挤压,鲜血腥甜的味道顿时就又向着我喉咙里涌上来,在我还没来的及出去,柳龙庭忽然扬起了他手里的剑,顿时,数十个仙家从园子外汹涌了进来,将我团团围住,让我根本就出去不了了!

    我转头看着柳龙庭,又看着这些向我包抄过来的仙家,我问柳龙庭他这又是什么意思?我帮了他,他为什么还要叫人围住我!

    柳龙庭此时收了剑,从半空中变成了人的模样向我飞了下来,在我面前低着头看我。笑了下,跟我说:“就是因为神君祝我一臂之力,所以我自然要尽到地主之谊,宴请神君,给神君疗伤治身。”

    听着柳龙庭的语气,他似乎没把我认出来,但是如果我跟他的时间越久,就越容易暴露我的身份,山神这鬼东西,到底是打的什么如意算盘,想借助我的手抢到天镜?那也不可能啊!我除了被他安排给柳龙庭当了一回替死鬼,也没什么其他作用啊。

    柳龙庭还没等我回话,直接叫几个仙家扶我起来,叫他们扶我去他寝房。

    我现在是一个大男人的模样,柳龙庭叫他们扶我去哪里不好,去什么寝房,一时间我就怀疑柳龙庭是不是认出我来了,可是看着柳龙庭眼里对我完全就是一副很平静淡然的笑,也不像是认出我来了的样子,难不成他之前就跟山神就有什么P交易,和山神有不正当的关系?

    现在被这么多仙家堵着,我也逃不出去,当他们把我扶到柳龙庭寝房的时候,我看着他住的地方,空间宽大古朴,却又不缺雅致,每件东西都是精雕玉琢,十分的精美。

    看着屋里的装潢,的心里不平衡的感觉又有点升腾了起来,柳龙庭跟着这些扶着我的仙家也进来了。在他们安排我在椅子上坐下的时候,柳龙庭叫他们出去了,并且把门关上了,并且一边问我:“神君果然是命大,料事如神。这招金蝉脱壳,差点连我也骗过去了。”

    山神用分身骗过了我们所有人的眼睛,在凤齐天寿辰的时候,我们都以为杀的就是他本尊,可没想到他本尊早就潜伏到我们身边来了。他打不过我们,却躲过了我们的追杀,这种计谋,大胆的让一般人想都不敢想。

    “那我现在就在你的手里,你要杀我吗?”我问柳龙庭。

    柳龙庭走到我身边来。伸手将手掌按向我的胸膛,一股白气从他的掌心里朝我身体里传进来,这股白气冰冰凉凉的,穿透进我的内脏里,让我胸膛里的疼痛顿时就减轻了很多。

    柳龙庭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跟我说:“刚我看白静,勇猛了很多啊,不愧是神君,把我的女人都调教的这么听话。”柳龙庭说着这话的语气里微微透露出点怒意,不过却也很快被他掩盖了下去。然后又问我说:“白静是心甘情愿的愿意跟你站在一起吗?”

    我本想说是,但是又不知道为什么,又有点说不出口,于是就对柳龙庭说是不是自愿的,关他什么事情。

    见我不想回答。柳龙庭的语气也不是很好:“也确实是不关我什么事情,毕竟我和她除了一层弟马与仙家的关系,什么也不是。”

    我还以为柳龙庭对我有多情深,在他眼里,跟我只不过是仙家和弟马的关系。现在我是山神的身份,很多我从前对柳龙庭问不出口的话,现在我就全问了他。

    “是啊,你们除了这层关系,什么也不是。不过我倒是想问问你,你喜欢过她吗?”

    作为第三个人的角度,我这么问柳龙庭,而柳龙庭把我的伤治好了之后,收了手,然后坐在了我的身边的椅子上,跟我说:“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不喜欢,对她自己来说,她和前世是两个不同的人。有两种不同的思想,如果我爱她,就是背叛了对她前世的情感,如果我不爱她,她的身体里又有前世的魂魄,所以我也不知道,我对她是爱还是不爱。”

    “所以你就想帮她恢复从前的身份?满足你自己对她前世的爱恋?”

    “当然,要是恢复了自然更好,如果恢复不了,也能凑合一起过,所以还请山神,在她面前,多替我美言几句,让她浪子回头,我这三郎神府。就缺她一个女主人。”

    从情感的角度上来讲,我不知道我是该高兴还是该为自己感到可悲,爱了一个一直以来都把我当替身,并且一心一意的把我当替身的人,所以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才从来不会为我考虑,照顾我的心情,一切都按照他自己的意思办吧,因为我在他的心里,除非恢复了原来的身份,不然我就一直都是个替身,一个连让他喜欢都是勉强的替身,所以没资格。

    真是个可悲的故事,从前我一直以为我是银花教主的替身,但是此时知道了我前世的身份,也只不过是我前世的替身,前世荣光辉煌,而这辈子,我却懦弱到一无是处,连一条蛇喜欢我。都是一种将就。

    我对柳龙庭已经没了情感,所以她跟我说这话的时候,并不能激起我对他有多大的恨,只是让我开始排斥我前世的身份,柳龙庭不喜欢今生的我。山神也不断的嘲讽今生的我,可我这辈子我就是个普通的人,前世为什么要这么强大?为什么将她捅烂的篓子全都丢给我,要我接受对她的惩罚,却又重生成一个懦弱的凡人。手无缚鸡之力,任由别人欺负。

    我要变强起来,不想再受嘲讽,不想一辈子都活在我前世的阴影里,不想再这么四处逃亡漂泊,那些嘲讽我想杀我的人,迟早我全都会还回去!

    柳龙庭带我去吃饭的时候,我就套柳龙庭的话,问他刚才白静都来了他府上,既然他想白静做她夫人。怎么就不留住她呢?现在她走了,他知道白静去哪里了吗?

    柳龙庭比我厉害,我不知道山神逃到哪里去了,他肯定会知道,并且他刚才跟我冠冕堂皇的谈了这么久的白静,却不去找她,实在是有点奇怪。

    “她不就在我身边吗?”柳龙庭回答我这话的时候,侧过头来冲我一笑。

    我早该知道柳龙庭其实已经认出我来了,但是却被他的眼神给骗了,我顿时就有些心慌,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山神在柳龙庭说完这话之后,瞬间就从柳龙庭的另外一边出来了,抓住了我的手腕,变回了他本身的模样!

    山神变回他的样子,我自然也就恢复了我自己的模样,而柳龙庭微微扬起下巴看着我和山神互换了身份,一点都不惊诧,他这一语双关的话,顿时就把我和山神,都都炸出来了。

    柳龙庭这种人真是恐怖,从不按套路出牌,根本就没人能揣摩到他的心思,可怕到让人难以招架,而柳龙庭也不等山神和他说话,就开口说道:“我把我女人交给你了,她复位大计,我就全都委托在你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