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八十一章:阴曹地府

    妖兽和神兽,差的就是一个等级,等级低的,就会受到压制,这世界混沌之初,本就是没有什么等级,只是当人间出现,世间万物,才有了秩序等级。

    “我答应你。”

    我回答的简洁,尽量不让我自己欣喜的情绪露出来,而颛顼见我已经承诺了他之后,跟我道了声别,随后,一阵海浪的声音呼啸而去,整片大海,又归于平静。

    在颛顼走了之后,山神从我旁边起来了,并且将我手里握着的颛顼鳞片用着两根指尖捏了过去,而我此时也把我头上的帽子拿了下来,只见我面前的海滩上一道约宽五六米的巨大湿痕,痕迹从我的面前直直的通入大海,想必这就是颛顼从海里过来的足迹,只是看着这么巨大的印子,心里庆幸还好我刚才用这帽子遮住了眼睛,不然的话,看到这么个庞然大物,我肯定早就被吓得个半死。

    “这颛顼到底是个什么妖怪啊,怎么身上还长鱼鳞了?”我问山神。

    山神将这两片透明的鳞片向着天上的太阳照上去,阳光在这鳞片上顿时就反照射出了一阵五彩的霞光,这才跟我说:“他死后,正好海里有鱼妇生产,他的魂魄就借此钻入这鱼妇腹中,变成了鱼妇被生了出来,刚才在你面前的,是一只巨大且长着女人胸的大鱼。”

    一只鱼还能长出女人的胸?那这就是美人鱼吗?早知道是美人鱼的话,我刚刚也要偷看几眼,不过山神看着我一脸惋惜的样子,顿时就朝我哼了一声,说了我句没见识,然后再跟我说:“你不是说要去找凤齐天吗?现在我们就可以去了,并且,到你试试你身手的时候也到了。”

    去见凤齐天和我的身手有什么关系?不过还没等我问山神,山神直接将虚的天镜拿了出来,平摊在他的手掌心里,并且念了几声咒语,顿时,天镜上面涌上来了一片华光,随即就像是一面湖面似的,镜中忽然出现了一片黑乎乎的东西。

    现在阳光正大,镜子里面太黑,我有些看不清这是在哪里?而山神见我看不清,便直接拂袖将我的头和天镜盖在一起,外面巨大的强光在他衣袖的抵挡下,光线暗了很多,我看清楚了天镜里是什么地方,是一片漆黑的牢狱,而凤齐天就被铁链吊在这黑乎乎的牢狱里,上身的上衣被脱光了,原本光洁的身上,露出一道道血肉模糊的伤痕。

    这一幕顿时就把我给看呆了!赶紧转头看山神,问他这天镜是不是出问题了?凤齐天这是在哪里?

    我简直就没办法敢相信,这吊在漆黑牢房里的,竟然是凤齐天,他给我的映像,一直都是神瑞的存在,他是瑞兽,在人的祈愿中,他是安康祥和,所以他在当城隍的时候,才会这么的顺利,一方百姓安居乐业,可是他现在竟然被困在了这种和他身份格格不入的地方,让我简直难以置信。

    “他现在在地府的地牢,前些天他等你的时候,昏睡过去,他没了所有的身份,就是一只普通的鸟,魂魄被地府的阴差勾走,并且他是你的坐骑,你这个主子受难,他这个当你手下的,肯定也不会好过,只不过毕竟他原本就是天宫中的瑞兽,并不是你九重天的人,所以这些阴差,应该只是奉命惩罚他,逼他今后再也不跟随你,不过看他被打成这样,估计对你还是忠心耿耿的。”

    山神说这话的时候,饶有兴致的看着天镜里出现的凤齐天。

    而我看着天镜,看着凤齐天被迫害成的这幅模样,心里又难过又责怪他,为什么他还要继续跟着我,如果不跟着我的话,恐怕也不会受这么多的苦。

    “那我要怎么下去救他呢?还有既然是他的魂魄在地府,那他的肉身在哪里?”我问山神。

    “至于你能不能救他,那就看你自己敢不敢下去,不过你放心,他的肉身,被柳龙庭的五弟捡回了家,正在家里养着,只要你把凤齐天的魂魄拿了上来,指不定还能再次去柳龙庭家里,重温一下,你和柳龙庭的恩爱生活。”

    看着山神此时又在嘲讽我,我直接对他翻了个白眼,然后叫他说他把我送下去吧,我要去救凤齐天上来。

    山神见我答应的爽快,说了我一句有进步,我这种不怕死的样子,比之前那种胆小如鼠的样子有意思多了,说着,也很爽快的招了个在我身后站着的小童过来,然后变出一根长长的红线,一头绑在了我的手指上,一头绑在了小童的脖子里:“你要是相信我的话,我现在就把你的灵魂从你的身体里分离出来,等会你就跟着这小童下地府,他会带你到凤齐天被困住的地方的,这小童就是一炷香,从一下地府,他的脚就会燃烧,如果等他燃烧到了脖子上,红线断落,你还没出来,那你就永远出不来了,因为我并不会下去救你。”

    山神简直就是无情无义,不过他跟我说要我相信他的时候,我心里还真的有些迟疑,不过转念一想就算是他不害我,以后我也是要死,于是也没了什么顾忌,然后问他说我到了阴曹地府,要怎么才能救凤齐天,毕竟他都被链子锁着呢。

    “你魂魄就跟你的身体一样,我教过你怎么运用你身体里的气息去制服敌人,至于你发挥的怎么样,看你自己了。”

    我心想,山神他要跟我合作,我出了事情,他不可能不下来救我,于是也答应了他,而山神也叫我进屋,让我坐在屋里西北的一张椅子上,叫我闭上眼睛,然后我就只听得见他一阵细细碎碎念着咒语的声音。

    这咒语的声音就像是吹眠曲,念得我头十分的疼,不过此时我就感觉我的身体像是要飘起来了一般,当山神跟我说叫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把眼睛一睁开,此时我已经悬浮在了半空之中,而我自己的身体,正安安静静的坐在了椅子上,仿佛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去吧,赶紧回来。”

    山神跟我说了一句之后,牵引我的小童子,就向着土地里沉下去,而我被他脖子里的红线拉着,真个身体也向着土里融入进去,原本我以为我下到土里,就是看见些石头土块,但是当我的脑袋也沉进地中的时候,发现出现在我面前的,是另外一番天地,在地府里,我们的土地为天,他们的脚下,还有一层地,这是我一个灵魂看到的东西,并且土里的房屋建筑,很多还都很古时候很像是,但是也有像是我们现代的,整个的地府都是夜晚,灯火阑珊,但却又无比的安静,静的都让我以为是我的耳朵聋了。

    香童子带着我不断的向前飞走,一句话也不说,或许是他并不会说话,而当他将我带进一个门前立着两只威武雄狮的的牢狱大门外的时候,停顿了一会,向着门里吹出了一口白气,然后又带我进去了。

    我路过一栋栋的监牢,监牢里都是冤魂喊着救命的声音,但是很奇怪的是,我进来监牢这么久,也没看见一个阴差的阻拦,直到我看见凤齐天的时候,凤齐天已经昏了过去,垂着头,满头的白发上都沾满了血迹。

    “凤齐天!”我喊了他一声,赶紧的向着他走过去,而就在这时,一阵粗矿的声音忽然就从我的背后传了过来:“孽障,你终于来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