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八十三章:另外一条出路

    柳龙庭说这话的时候,满口气的嚣张,别说是钟馗,就连我都有些听不下去,不过他现在不来的话,我可能就真的要死在这地府之中,不过让我在情理当中又在意料之外的,就是山神,山神说不来就我,就真的不来救我,我到时候很想知道,如果柳龙庭不来,而我又被困在这地府里,他是不是真的就会让我死在这里?

    钟馗原本是嘲讽柳龙庭的,毕竟他看过柳龙庭身份卑微时候的模样,加上柳龙庭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就当上了仙家主教,官职自然是比他这地府判官要大,可有些人,见着你比他落魄时的样子,就接受不得你比他好,现在见柳龙庭这么光明正大的欺压他,顿时就有些气恼,立即开始怒斥柳龙庭:“姓柳的,你睁开眼睛看看清楚,这里是阴曹地府,这女人是被我设计所抓获,你凭什么来朝我要人?”

    “就凭我这官是玉皇大帝册封的,就凭你现在还只是地府的一个小阴司,你没资格跟我抢。我实话告诉你,你不给我人,我就闹你们这地府囚牢,到时候事情大起来,我责任全都往你身上压,看你怎么收场。”

    柳龙庭气焰依旧冷静又嚣张,他神撵上的白纱飘飞,并且他的粗实尾巴就在神撵里铺着的薄锦上不断的弯曲扭动,也不知道是我自己的原因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看着他蠕动的尾巴,总让我想到那方面的事情,逐渐的喉咙都有些发干。

    毕竟就算是这里是阴曹地府,是钟馗的地盘,但是要去通报阎罗王也有段时间,柳龙庭自己也带着仙家过来了,这里是地府囚牢,关着的都是一些巴不得想出来的冤魂恶鬼,如果真的要闹起来,破了这囚牢,牢里的所有冤魂妖鬼都放出来了,可就不止只是抢人抢功劳这么小的事情了。

    钟馗是地府里的阴司,也知道这事情的严重性,不敢轻举妄动,而柳龙庭就在钟馗迟疑的时候,对着他身边的两个仙家是侍从使了个眼色,两个侍从就从柳龙庭的身边向我走过来,抓起我和凤齐天,向着柳龙庭的的神撵前走过去。

    我走过去的[的时候,对着他身边的两个仙家是侍从使了个眼色]时候,柳龙庭满眼的笑容看着我,那种笑,看起来又像是真的,又像是故意装出来的,当几个仙家重新给我和凤齐天戴上铁锁之后,柳龙庭才对着钟馗,继续笑了句:“谢谢钟大人的成全之美,改日钟大人来我长白山,定以礼相赠。”

    说着扬手,叫所有仙家回府!

    我跟凤齐天就跟着柳龙庭的仙家队伍,向着地府外面走出去,钟馗就站在我们身后,见着柳龙庭就这么肆无忌惮的带着我走了,气的直接在后面怒斥柳龙庭,今后与柳龙庭势不两立!

    柳龙庭自然不会理会钟馗会说什么,现在我和凤齐天被几个仙家押着,不过我落在柳龙庭手里,总比在钟馗的手里要好,并且我还是相信柳龙庭如果真的想抓我的话,也不会等到现在这种时候。

    随着我们走到地面,光亮一下就照入进我眼睛里,这强烈的光让我的眼睛一时间有些不舒适,凤齐天走在我身边,向我靠过来,用身体帮我挡住一些亮光,到了地面上,他也稍微安心下来了些,问我说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要下去救他?那些阴差不敢拿他怎么样的。

    说着又看着柳龙庭一个人坐在神撵里让我陪着他走路,于是问我说我是不是和柳龙庭闹什么别扭了?然后正想叫柳龙庭,不过却被我拉下来了,这些天他都困在地府里,也不知道我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我就把这些天发生的事情都跟凤齐天说了,说我已经离开了柳龙庭,和山神在一起了,我要夺回我前世的力量,这样才不会被别人看不起,也不会拖累他跟着我一起受苦。

    凤齐天听到我说这些话,原本还关心我的表情,浮现了一缕缕淡淡的愁云:“我不怕受苦,可是要是能真的能这么轻易的拿回从前的力量的话,我怎么可能愿意陪你一起堕落下去,而且这山神,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几千年前,他也是地上山林里的魑魅鬼怪,身份低贱丑陋,联合着他的几个兄弟,也随着众妖杀到我们九重天来,你把他的兄弟都杀了,见他倔强仗义,就赦免了他,而后来他被后土册封为山川之神,他的身份才起来了一些,可是静静,他野心勃勃,并且你从前虽然说是放了他,可是毕竟杀了他的好几个兄弟,至今都没看见他的那几个兄弟有没有重新活过来,如果全都死了,保不准他日后会为了这件事情向你复仇,你和他一起合作,日后要是被他算计了,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凤齐天这话说的陈恳,不过要不是他说,我还真的就不知道我之前竟然还跟山神交过战,因为山神从前也没跟我说过这件事情。

    不过即使是凤齐天不说这件事情,我自己也知道我和山神在一起,如果今后我真能拿到我的力量,那最后就是我和山神之间的较量,只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未来怎么样,谁也猜不准,但是我知道,如果我现在不跟山神在一起,恐怕我还活不到跟山神较量的时候。

    “下场什么的,以后再说吧,现在我想活下去,我不想跟柳龙庭再继续纠缠下去,也不想拖累任何人,跟山神在一起,哪怕是今后死了,也好有个跟我一起垫背的。”

    “那你就没想过我吗?其实还有另外一个方法,就是你和我在一起,就不用这么辛苦不用这么四处漂泊与天为敌,我向上天请示,我们在一起了,他们在你今生不会对你怎么样,只是,只是……。”

    凤齐天说着这话的时候,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

    这话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如果真的是不用这么辛苦努力就能走完我这一生的话,我当然愿意做。

    “只是什么,你说啊?”我问凤齐天说。

    而凤齐天似乎支吾着有些说不出口,就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般。

    我又催了凤齐天几句,凤齐天终于经不住我怂恿,才对我说:“之前银花教主来找过我一次,那次她是天庭派下来的,跟我说,上天宽恕我们,只要我和你在一起,这一辈子就活在天牢,在天牢里能变幻成你想过的任何生活,然后,直到终老,魂魄灰飞烟灭。”

    当凤齐天说到最后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小了下去,他说完这话之后,我顿时就明白了他刚才为什么不敢说,这种宽恕,就是囚禁,将我囚禁一生,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的就将我杀了,可是这种话,明明关键的就是我,银花教主为什么要找凤齐天偷偷的说呢?

    我问凤齐天为什么?而凤齐天一时间也不好怎么回答,看着凤齐天这幅窘迫的样子,我猜想应该就是那时候凤齐天还是城隍,我要是被追杀的厉害了,肯定就会去投奔他,到时候凤齐天和我一说,我害怕追杀,就会顺从了这个方法,并且就是,凤齐天虽然说是我从前的手下,但是他毕竟不是我九重天的人,他是天宫的瑞兽,天庭也不想让他跟着我一起在地上出现什么意外而丧命,毕竟他世界上的最后一只凤凰,人间对神物的信仰几乎已经定型,凤凰也占了很大一部分的信仰,如果他跟着我死了,这信仰也没了,对天上的神来说,就是一比巨大损失。

    还没等我回答凤齐天的话,前面一个仙家向我跑了过来,跟我说:“我们教主有请,还请姑娘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