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八十七章:落魄

    并且在我被这双眼睛所吸引的时候,随着银花教主看我的目光,我控制不住我手脚的想向着她走过去,而就在我刚从凤齐天身下来的时候,山神瞬间就抓住了我的肩膀将我用力的往着我身后一转,叫我不要看她的眼睛,我一时间都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原本在我身边的凤齐天忽然变回了人的模样,魂魄像是被勾了似的,向着银花教主走了过去。

    “凤齐天!”我转身大喊了一句凤齐天,但是在我的眼睛还没转向看凤齐天的时候,山神立马又将我的脖子扭了过来,不让我去喊凤齐天,而这就让我有点急了,使劲的挣脱山神他这是什么意思?!我好不容易把凤齐天救了回来,我不能再让凤齐天再去送死,并且我没有想明白,银花教主的这双眼睛,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他看着我的时候,我心里全部是她,哪怕是她是个女人,我也想跟她在一起,并且刚才银花教主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分明看见山神在躲着银花教主的眼睛,难道他早就知道这双眼睛的威力?

    因为我们不能看我身后的银花教主,而银花教主也开始肆无忌惮的命令虚,叫他对付我们,而虚谨遵了银花教主的话,立马在我们周围布下了结界,跟我和山神对法,银花教主就站在他的身后,我们展开法力十分不方便,我和山神连中了虚的十几次攻击,银花教主趁着我们在互斗的时候,一道气顿时就往我手里的凤鸣笛一抓,直接将凤鸣笛抢了过去,然后一阵得意的大笑从银花教主的嘴里猖狂的笑了出来:“没想到吧!你会死在你自己的眼睛下,去死吧!”

    银花教主说着这话的时候,直接拿着她手里的凤鸣笛向着我胸口的位置用力的丢过来!

    顿时,一道血流从我的胸膛喷射出来,而山神在和虚相斗的时候,看见我胸口直接就被凤鸣笛给刺穿了,直接向我滑翔了过来,在我快向着地上倒下去的时候,单手向着我的腰抱了过来,并且另外一只手向着空中举起,嘴里快速的念了几句咒语,身上的精气疯狂的涌出来,向着地底里窜了进去,而这无数道白气从外面地面上升腾了出来,汇聚在了虚所布置的结界之外,将整个结界都压碎了!

    而在这个过程中,银花教主似乎想将我们赶尽杀绝,在山神念着咒语的时候,将带着我血的凤鸣笛拿了过去,放在唇边,她竟然能吹响,悠扬的笛声传出来,道道灵气,全都冲进山神的身体里!

    山神抱住我愣是一动没动,在结界一破,山神也不恋战,低头看了我一眼,横抱起我,向着山林深处飞了进去。

    看着我胸口源源不断的涌出来的猩红血液,我又担心凤齐天,不知道银花教主会对他怎么样?如果凤齐天愿意归顺上天还好,如果不愿意的话,简直难以想象上天还会用什么办法来对付他。

    山神在抱着我飞出了很远之后,才停了下来,抱在我在山林里走了一段路之后,将我放在了一块算是平坦的大石块上,跟我说:“你的心坏了,要不要补。”

    他说的这话平静,看了我胸口一眼,根本就不担心我会死似的,也不急着想办法救我,而是问我意见。

    “这心坏了还能补吗?如果能补的话,我当然要补了!”我十分艰难的将话说出口,并且在说完之后,喉咙里一股热流涌出,一大口鲜血顿时就吐在了我自己的脸上。

    这按道理说,我的心被戳坏了,我现在还是人的身体,早就应该死了,可我现在还能熬到现在还不死,而山神听我回答了之后,弯腰再抱起了我,跟我说:“我的法力没剩多少,不能给你治伤,再说要给你补心,不是说补就能补的,这个世界上最万能的东西,就是人的信仰,你前世一个外来的九重天外的神,在人间根本就没有信仰,你也别对我报太大的希望,你死不死,跟我没关系,我已经把结果都跟你说了,这是你自己做的决定。”

    要不是此时我还受着伤,说话艰难,我就要将山神骂个千万遍,他预料到了结果,连全都不劝我,还配合我做决定,现在我受伤了,凤齐天也被银花教主给迷惑走了,他现在却还在撇清关系,我真的好后悔为什么我会跟这种人合作。

    只不过有件事情让我感到十分奇怪,就是银花教主,这凤鸣笛只有我能吹响的,她是怎么把我的笛子给吹响的,并且还能攻击我们?!

    我没有说话,而听山神的意思,要救我的话,就要用人的信仰才能将我的心补起来,这要信仰,自然是要找到个有人的地方,山神抱着我下山,山脚下有个大村子,看着建筑不像是我们东北的,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应该是南方。

    我以为山神带我进村子,会故宫玄虚的弄点什么七七八八的法术,让村子里的人相信他是山神,要他们用他们希望我好起来的信念救我,但是我没想到,山神直接抱着我向着村子口的一棵大树下走过去,然后将我放在地上,他站在我的身旁,脸上手背上,也有几道在刚才打斗的时候,被割出来的伤痕,可能是因为他体内的法力也没了多少,这些伤口,他也不能用法力复原。

    村子里人进人出的,当有村民看见山神穿着一袭长衣散着一头乌黑滑顺的墨发站在大树底下的时候,顿时就有些好奇,又看了眼地上还在不断流血并且穿着现代衣服的我,顿时就有些好奇,估计以为我们是演电视什么的,于是逐渐的有人围过来,问我们是干什么的?

    “我是你们后山的山神,地上躺着的是我的妹妹,她受伤了,需要你们的信仰才能就她,还请各位乡亲们行行好,救救我的妹妹。”

    山神这话说的诚恳,并且让我觉的好笑的是我跟他长得一点都不像,他就算是说我是他妻子,也好过我是他妹妹的理由啊。

    果然,在他说完我是他妹妹的时候,围着我们的人群中顿时就有个妇女说了一句:“我们后山山神庙早倒了,没有山神,再说你说你们是兄妹,咋看着也不像啊,你们是不是演电视的啊,你们能让我们当个群演来玩玩呗!”

    妇女一说这话,周围顿时就有人起哄了起来,说能不能和山神拍个照,然后说山神长得可真俊,电视里也没看过这么俊的明星,问他叫什么名字?

    从前这些人,也算是供奉着山神的子民了,现在看见山神显身,个个都以为他是明星,而山神看着我们面前一片片不相信他是山神的人,顿时就伸手向着他身后的大树的树干上抚摸了过去,瞬间,整个大树疯长,迅速开花,又迅速的枯萎,结出果实累累。

    这顿时就把围着我们的人看呆了,看着地上躺着的我,几个妇女蹲下身来,摸着我胸口流出来的血,拿到鼻尖一闻,连忙转头向着身后的人说,这血是真的,这男的真的是山神。

    现在山神的身份得到了证实,我想我也有救了,但是没想到那些人知道山神的真实身份之后,相互之间窃窃私语了几句,然后其中有个大胆的,跟着山神说:“救你妹妹也可以,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们村子里人的条件,我们才救你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