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九十章:回家

    随着话音过来,只见柳龙庭他一个人过来了,变成我们人的模样,一身白衣,神色冷静又带着几分嘲弄。

    现在我制服了姑获,我不知道柳龙庭他来这里干什么,不过,他来这里,我倒是多了一个选择,我跟着山神。时时刻刻都被山神所压制,而柳龙庭,不管怎么说,他看见了我前世的眼睛,我的眼睛有迷惑人心智的作用,柳龙庭被我迷惑过,所以会死心塌的跟着银花教主这么久,现在知道我的身份之后,又对我好,所以。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跟着他,比跟着山神更可靠,现在山神力量脆弱的很,却还凭什么压制我。

    山神看见柳龙庭来了。有些觉的意外,笑了声,对柳龙庭说:“好久不见,是什么风把你给吹过来了?”

    “你帮我调教好了白静,现在我来收获果实的时候到了。”柳龙庭看着山神。眉眼里,都满是笑容盈盈。

    听柳龙庭说着这话,山神觉的好笑:“你是嫌你从前害白静害的还不够多吗?她现在会变的这么落魄这么任人鱼肉,你可别忘了,都是你害的,怎么,现在还想再害她一次吗?”

    姑获一直都在心疼他掉的那个脑袋,在我们下来之后,他立马变成了人的模样,就过去捡起了他的头,长吁短叹的抱在怀里,因为我过来降服他是山神的主意,他就十分不满的对山神说:“山神,这次真是你自己错了,柳龙庭是势在必得才会过来的,你就不该把你的情绪全都撒在白静身上,她不会喜欢你的,现在你什么都没有了,真是活该。”

    当山神听见姑获说我不会喜欢他的时候,神情顿时就变了。直接一把抓住了姑获的衣服,直接将他拎了起来,面目都变得十分扭曲:“你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遍?谁要她的喜欢?像是柳龙庭这样的可怜虫吗?!”

    我看着山神这莫名的情绪失控,原本就觉得我在他身边已经没有了什么意思,现在我更觉的他简直就像是个疯子,于是就对山神说:“柳龙庭要向你来要我了,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山神听我说这话,便把姑获放了下来,冷冷的跟我说了一句:“随你。”

    然后直接向着门外走出去。

    看着山神孤独走出去的背影,我忽然在这个瞬间觉的他可怜,不是神的职位,没了他的庙宇,他连一个家都没有,只能四处游荡,之前还有我跟着他一起,但是他对待我的方法实在是太过与恶心,最主要的就是他现在因为在银花那救我的时候,耗光了法力,他现在一无所有,如果在我刚才我快摔死的时候,他跟我伸出一只援助之手,我兴许还会跟着他出去,但是他没有,我不知道为什么他救了我之后,就更加凶暴的对我,我跟他本就关系浅薄如线,线一断,任何感情都没有。

    柳龙庭看我一直都看着山神一个人走出去的背影,问了我一句:“你不跟出去吗?”

    “不,我跟你。”我看都没看柳龙庭,直接回答他说。

    我的羽翼未丰满,我想强大下去,只能靠他们先把我喂养长大,可能我前世之所以给柳龙庭凤鸣笛,就是为了要他在这辈子帮助我,不然,柳龙庭他吹不响凤鸣笛,我前世无情无欲,爱上他把凤鸣笛留给他做信物是不可能的,唯一可能的原因,就是他是我前世的棋子,助我成功完成我使命的棋子。

    所有的一切,似乎在我对这个世界充满了仇恨之心才清晰明了起来,那些伤害过我的,我不会放过,而我自己前世所犯下的错,今生我也会尽我所有能力去弥补。

    在我跟柳龙庭说我跟着他的时候,柳龙庭伸手挽着我向着他怀里靠进去,并且念了咒语,他的神辇从空中飞了过来,他扶着我上了神辇,而因为是降服了姑获,姑获也要上神辇,说他还没坐过教主这么大官儿的神辇。叫我们让他试试什么感觉,还又可怜兮兮的握着他手里的脑袋,跟他的脑袋都被我勒断了,看在凤齐天的面上,我就不知道心疼着点他。

    “对了。凤齐天呢,他怎么没和你在一块?”柳龙庭问我说。

    “他回天上去了。”

    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这么平静的和柳龙庭对话,我不知道我心里是什么感觉,或者是已经没了感觉,不过我倒有些好奇他是怎么能在这么准的时候掐准时间来找我的,既然又要来找回我,为什么当初还要说这么难听的话逼我走。

    我问了柳龙庭这个问题,而还没等柳龙庭回答,姑获就像是个八婆似的,就对我说:“人家都是教主的人了,并且你身体里还有人家半颗元神,你打败了我,他当然能感觉的到,至于柳龙庭为什么要说难听的话逼你走,因为是你自己不成器啊,逼你成长起来得用狠招,就像是山神那样,他不逼你,你现在指不定还是从前那模样,别说是降服我了,给你一只狗都降服不了,而你想,如果这个逼你的人是柳龙庭,现在里离开的就不是山神,而是柳龙庭,来接你的,也不是柳龙庭,是山神。”

    听着姑获说这一切,我顿时就明白了过来。原来我跟山神在一起,是早就被算计好了的,山神和柳龙庭,虽然没有真刀实枪的干,可是这暗中的较量。根本就是我想象不到的激烈。

    不过山神输了。

    输在他的情绪不稳定,输在他没了法力。

    我感觉我此时就像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为了上升,从这块甲板跳到另外一块甲板,但是我并不认为这是我的错。一切都是他们逼我的,我只不过是按照柳龙庭他们给我铺好的路走下去,感谢前世,给我留了柳龙庭这么一个得力的能帮助我的人。

    在回到长白山柳家的时候,娇儿和龙腾一看见姑获。吓得立马就躲在了柳烈云的身后,而柳烈云见我带了姑获这么一只丑鸟回来,简单的问了我几句,然后话题转移到了山神的身上,问我山神怎么样了?

    我知道柳烈云可能是喜欢上山神了,于是不想让她为山神担心,就对柳烈云说山神还好,柳烈云似乎还有很多想要问我,不过被柳龙庭说让她先安排人去做饭吧,我这些天都没吃好也没休息好。他先带我去换身衣服。

    柳烈云对我还很不错,听柳龙庭这么解释,赶紧的就去吩咐人做饭去了,而柳龙庭把我带进他的卧室,给我拿了套衣服。叫我自己换上吧,等一会吃了饭之后,再去洗澡。

    现在我选择了柳龙庭,自然是也不会故意怼他什么,加上我衣服也都被刚才姑获那只死鸟用水喷了好几次,我怀疑它当时肯定是想打败我,毕竟他前世被我杀死了,就算是他活了过来不计较,心里也是有点不爽快的。

    柳龙庭就帮我拿着衣服站在我身边,我跟他认识了这么久,我身上什么地方他没看过,我也没在意他,直接就将我的上衣当着他的面给脱了,不过还没等我脱完,柳龙庭手里帮我拿着的衣服顿时就掉了,直接抱着我,就向着桌子上压,唇也向着我的唇上亲吻下来,并且帮我把身上的衣服什么的,全都退了下来。

    “那天你见我的时候,很想要我对吗?”柳龙庭嘶哑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嗯,我点了下头,不过我现在还想要回我前世的眼睛。”我对柳龙庭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