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九十四章:笛子毁了

    柳龙庭十分平静的说着这话,但是这些话就像是毒药流入进我的耳朵里,我不想听,听了我就中毒了,我不想连我的心都控制不住,然后又再一次喜欢他,我只求柳龙庭别再说下去,为了能忘记对他的感情,我太痛苦了,求他这种痛苦不要让我再承受第二次,真的是拜托他了。

    心里的悲伤,无数倍的扩大,好在我现在演着的就是一个在哭的孩子,不然我的眼泪,将无处安放。

    银花教主听了柳龙庭说的这些话之后,十分的气恼,对着柳龙庭说:“柳龙庭你变了,从前你不是这么对我的,白静她有什么好,她迟早都会死的,你喜欢她又有什么用?!”

    “她死不死是一回事,我喜不喜欢她又是另外一回事,从前我对你的好,你应该感谢白静,如果不是她的前生将我迷惑,你怎么能得到我对你的好?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把你一步步捧上教主的位置,又让你重生复活,将白静必入绝境,你还有什么不满足?”

    我从前以为男女人吵架,都是双方自己小心眼,但是现在我看着银花教主跟着柳龙腾吵,柳龙庭说的每句话都含带着气魄,句句话都像是巨大的铁锤,一下下的向着银花教主锤过去!

    我能明白这银花教主此时的愤怒,从前柳龙庭对她一心一意,在她心里,她就认定柳龙庭就是她的人,而现在柳龙庭不再对她唯命是从,她就觉得是柳龙庭背叛了她,这股气,她怎么能咽的下!

    “柳龙庭,这是你逼我的,我告诉你,你越是喜欢白静,我就越要害死她,并且我也不会放过你,你这个叛徒,如果不是我唆使你对付白静,今天你怎么能坐到现在这个位置上,你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你却背叛我!”

    银花教主说着,直接转头看了眼她身边的凤齐天,直接对着凤齐天喊了一句:“凤齐天,变回你的原身,给我杀了柳龙庭!”

    凤齐天一头白发,我偷着眼神看向他的时候,只见他此时已经完全沉陷进对银花教主的喜爱之中,对待银花教主就像是对待之前的我一样,直接向着上天发出一阵尖厉的鸣叫的声音,瞬间化身成为一只巨大的凤凰,向着空中升腾而起,眼神凌厉凶狠的盯着柳龙庭看,似乎想要将柳龙庭撕成碎片!

    姑获看着现在的架势,是真的要打起来了,于是也变成了巨头鸟的模样,向着空中飞上去,直接就对着凤齐天大喊:“小凤凰,你可别认错人啊,你心里根本就不喜欢那臭婆娘,你可别被她迷惑了!”

    在姑获说着这些话时候,银花教主脚下踩着的那只凤凰顿时就张嘴向着长空一鸣叫,像是发怒了,直接就朝着姑获鸟吐出一道火焰,向着姑获身上的羽毛剧烈的燃烧过去!

    可能是姑获没有想到凤齐天会攻击他,根本就没有做什么防御准备,直接就被凤齐天喷出来的这道火焰燃烧的从天空中掉下来,滚进山林里的草丛里,而娇儿现在已经见开打了,赶紧向着虚跑过去,而虚看着娇儿朝着他跑过来,眼神里流露出一丝不舍,但还是猛的伸手向着娇儿打出一道法力去,直接将娇儿劈晕,立马向着天空中的凤凰身边飞上去,与银花教主他们一起虎视眈眈的盯着柳龙庭看。

    柳龙庭看了一眼还在地上被定住的我,还有已经被打伤的娇儿,顿时就怒了,根本不再迟疑,直接幻出了他的剑,念动咒语,向着银花教主身上刺过去!

    银花教主脚下踩着凤凰,在柳龙庭的剑向着银花教主飞过去的时候,凤齐天直接就用翅膀给银花教主一挡,柳龙庭的整根飞出去的剑直接穿透了凤凰的翅膀,鲜血淋漓的又回到了柳龙庭的手中!

    凤齐天真是,让我即感到心疼又感到生气,他不知道银花教主的眼睛能迷惑人吗?连山神都知道,他从前跟了我这么多年,为什么又不知道?还中了银花教主的计。

    可是看着凤凰的翅膀不断的往下滴着鲜血,而还在拼命的平衡身体让银花教主站稳脚的模样,我心里真不是滋味,怪我没用,如果能在山神将我的头转过去的时候我顺便带上他,现在他也不至于这么委屈,从前我看他受点伤都难过,可现在,他就被银花教主当做是坐骑似的在脚下踩,凤凰是瑞兽,上辈子还是我九重天的大将,权利大到能自由封神,可现在,沦落到被银花教主踩的份上,我现在都不知道,我让他离开我,是在帮他,还是在害他。

    柳龙庭的剑回来了之后,再念动咒语,天空的白气瞬间聚集,而这时候银花教主也拿起了凤鸣笛,将笛子凑在唇边,一道道清亮通透的声音伴随强大的灵气,从笛子里飘了出来,向着柳龙庭聚集起来的白气里冲了进去!

    就像是个巨大的混沌似的,两股气息都在双方的驱使下在相斗,而虚就趁着柳龙庭专心致志的对付着银花教主的时候,想偷袭柳龙庭,不过好在柳龙庭已经带了这么多的仙家来,这些仙家直接将虚围住,和他一起斗法。

    整片山上,风云四起,柳龙庭和银花教主已经集展了巨大的灵气,还是没有分出个胜负,现在我是被定住了身体,要不是我被定住了,我要去帮柳龙庭打败银花教主那个女人,不仅害我,还害凤齐天,我与她有不共戴天之仇!

    终于,在巨大的灵气的冲击下,原本就受了伤的凤齐天,现在被银花教主和柳龙庭的灵气冲的瞬间就支撑不住,向着地上摔了下去,眼看着这道巨大的白气就要向着银花教主追随而去,银花教主和柳龙庭积攒起来的这么大的力量要是打在了谁的身上,这不死也肯定要费了!

    我原本以为银花教主这次一定输定了,只要她一死,我就能拿回我的眼睛,可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在那股巨大的气流即将向着银花教主身体里冲进去的时候,银花教主竟然直接将她手里的凤鸣笛直接向着这股巨大气流里一甩进去!

    “轰隆!”一声巨响,这凤鸣笛,算是上万年的神器了,在丢进这股强大的灵气里面,就像是个导火索,直接炸裂了开来,而此时柳龙庭的法术还没来的急收,在这强大的灵气炸裂时候,汹涌的气流直接就向着柳龙庭的身体中冲了进去,直接将柳龙庭弹出了十几米远,好在他自己法力的根基够强,并没有倒下,但是也避免不了受伤,我远远的就看见柳龙庭嘴角鲜血溢出,染红了他身上的白衣。

    而我们在这巨大的灵气下的人,这灵气一炸,我们只觉的刺眼的白光一起,迷迷糊糊里,脑袋顿时就失去了知觉。

    等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眼前已经站着柳烈云和娇儿,娇儿眼睛通红,看见了我还是勉强的笑了笑,问我还好不好?

    想到娇儿心心念念的挂念着虚,虚直接出手打伤她,娇儿现在还是个孩子,肯定得伤心好一阵时间,不过我没看见柳龙庭,于是就问柳烈云柳龙庭哪里去了?

    说到柳龙庭,柳烈云的眼神顿时一暗,声音也有些哽咽起来:“三弟受了那凤鸣笛的攻击,那笛子毁了,力量全都冲进了三弟的体内,现在他还昏着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真是急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