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九十六章:家罚

    龙腾这一声喊,顿时就将我沉迷在对柳龙庭念想里拉了出来,柳家大哥柳龙阳,是一直都在天上办事情的,他在家里我也在家里,如果我们在一起久了他肯定会认出我来,到时候如果他不是和柳龙庭他们同一条心的话,那我现在在柳家,简直就如瓮中的鳖,等着被抓了。

    我起身想推开柳龙庭,跟他说他大哥回来了,叫他别闹了,但是柳龙庭这会似乎并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在我想起来的时候,他干脆用蛇尾将我两只脚都缠起来了,蛇尾向着的裤子里探进去。

    我特么这会都想打他了,真是精虫上脑了就什么都不管,并且在这个时候,我还听见外面柳烈云惊喜的叫声还有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那男人一回来就问:“三弟呢?”

    “在呢在呢,在屋里头呢。”柳烈云立马就告诉柳龙阳。

    而随后一阵脚步声,向着我和柳龙庭的卧室传了过来。

    “柳龙庭你醒醒,你大哥回来了!你赶紧放开我!”我使劲的扭着身体,而柳龙庭迷糊中就像是没听清楚我的话似的,一点都没将我放开,反而还将我缠的更紧,将我的脸按进他胸膛里,嘴里断断续续的跟我说:“白静,我爱你啊,你都不知道,我心里有多少你……。”

    卧室房门被从外向里打开来了,我吓得赶紧的拉起被子盖住脸,就算是柳龙阳不来,家里人进来看见这种事情,也很尴尬羞愧。

    我心里真是气,向着柳龙庭的身上咬了几口,等听着脚步声向着床边走过来的时候,一阵中年男人的声音喊了句柳龙庭的名字:“三弟。”

    柳龙庭没应,而这男人就直接将我们身上的被子一掀开,当大家看着我连鞋都没脱就被柳龙庭缠住的时候,我特么,心里顿时就想去死,可能是柳龙阳也没想到柳龙庭在伤着的时候,竟然还想着这种事情,顿时,屋里的氛围顿时就沉寂了下去,紧随着,柳龙阳直接就抓起了柳龙庭的尾巴,直接往床下一拖,直接就把柳龙庭缠着我的蛇尾给拉了开去,将他连我带着一起就往地上摔下去,咆哮声顿时就在我头顶上响起:“你这个畜生,你还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贪图这种床第之欢,早知道你这么堕落不知悔改,我当初就不应该保你!”

    柳龙阳说这话的时候气的连声音都变了,骂完柳龙庭之后,才转头看见被柳龙庭一起从床上带下来的我,顿时就生气的转头问柳烈云:“这女孩子是谁?怎么和三弟搅在了一起?”

    柳龙阳提到了我,我看见柳龙庭正不明所以的跪在柳龙阳跟前,我也赶紧的跪下去,心里担心的要命,现在柳龙庭意识不清,不可能保我,之前柳龙庭也没想到柳龙阳要回来,也没告诉柳烈云说不能把我换了身份的事情和她交代清楚,如果柳烈云把我的身份说了出来,这柳龙阳在天上当差,他不可能不知道我的事情,并且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我和柳龙庭在一起,对柳龙庭对柳家,都没什么好处,他要是知道了我的身份,肯定会捉拿我的。

    在这一个瞬间我差点想逃,而柳烈云正好也开头:“他是龙庭的女朋……。”

    话还没说出口,娇儿一把就抢了柳烈云的话:“她是朱儿,前几天三哥从山下要上来童女,她爸妈害怕三哥报复他们,就把自家女儿送上来了,真是造孽啊,我三哥连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大哥,你可要为这地上的百姓做主啊,朱儿跟我一样还是个孩子!”

    娇儿说着这话的时候,脸上虽然还因为虚打了她的事情而难过,不过也是因为这难过的表情和她说的这些话,她说起这件事情来的时候,就显得特别的逼真,并且娇儿在说着这话的时候,将我从地上扶了起来,还妆模作样的安慰我别怕,他大哥是天上上方仙,又是大哥,会帮我惩罚柳龙庭的。

    这一个瞬间,我无比的感谢娇儿,而柳烈云听了娇儿说的话之后,像是反应过来,也没再说什么,就叫了娇儿一句不要多嘴。

    而柳龙阳听了娇儿说的话之后,看了眼柳龙庭,眼里都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气愤,又看了我一眼,向着我蹲下身来。

    而我怕他看出是我,下意识的就往娇儿身后一躲,见我这么胆小如鼠,柳龙阳确定我就是个普通的孩子,叫了句在身边的龙腾,叫他拿家里的罚尺过来。

    一听柳龙阳说要拿罚尺,我顿时就猜到柳龙庭是要被他大哥揍了,龙腾好久都没见着他大哥,自然是开心,屁颠屁颠的就去拿罚尺了,而柳烈云脸上神色有点难看,跟柳龙阳求情到:“大哥,不用了吧,三弟也是神志不清才会干出这种事情来,要不你就饶了他这一回吧。”

    “饶了他?那人家小姑娘怎么办?谁不是父母养大的?他都做了教主,想找什么女人没有,还专门要童女?是想修仙还是修佛?都是你惯的,早些年前我就说要罚罚他,你不肯,现在这一辈子都葬送在女人身上了,你一个女人家,哪里懂这天下的乱事,等会你要是再护着他,以后酿成的就是大错,就别怪我对你也无情。”

    柳龙阳说着这话的时候,嘴里都在喷火,而当龙腾将罚尺拿来了之后,柳龙阳直接渡了一道气在柳龙庭的身体里,刚才还半昏不醒的柳龙庭,神色顿时就缓了过来,抬起头看了眼他面前的人,又转头看了下我,顿时就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脸上的表情顿时就镇定了下来,收了他的尾巴,不过依旧跪在柳龙阳面前,叫了他一句大哥。

    “你还知道叫我大哥?我们柳家的脸,都要被你丢进了,你看看你现在这副人模鬼样,你以为你现在是主教了,就本事厉害了吗?你不想想,你是主教,为什么要把你留在地面上而不是提携你上天,通天教主有将实权给你吗?你只是个挂名的,你倒好,挂名也就算了,还不知上进,龙腾娇儿还小,你姐又是女人家,你就是我们家的希望,但是你呢,不做半件好事也就算了,你是不是还把白静给放走了?你知不知道他的身份是什么?现在天庭只差一个敢出面的正神,只要你抓了她,我们一家都能上天成正神,并且你的身份,是最好和她接触的,可你呢,为什么要把她放走!”

    我就知道,柳龙阳这次忽然回家,一定不是闲着没事回家看看,好在他刚才没认出我来,不然的话,我就真的死翘翘了。

    之前柳龙庭跟柳烈云解释,也就是解释下我不身份不方便,柳烈云一直都由着柳龙庭,而现在柳烈云听见柳龙阳说到我的时候,顿时就有些好奇,问柳龙阳说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抓了我柳家就全部能飞升成神呢?

    柳龙阳看了一眼柳烈云,似乎想说话,但是欲言又止,就叫我们几个赶紧的出去,这件事情他要单独的和柳龙庭说。

    现在家里就是柳龙阳最大,他说什么我们自然是听什么,而我们几个人都走到门外的时候,只听见屋里传来好几声硬东西打在身上发出来的沉闷的啪啪的响声,看来是柳龙庭在罚柳龙庭。

    屋里被做了法,我挺不见屋里是柳龙庭他们谈了什么,只知道在几个小时之后,柳龙阳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把断了的罚尺,表情平静的从屋里走出来,见我们几个人都在门外等着他,跟我们说一声他上去了,并且交代柳烈云要好好管管柳龙庭,别老让他做出这种有损柳家声誉的事情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