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九十七章:自作打算

    柳龙阳每次回家,都是冲冲忙忙,交代完了柳烈云之后,就上天去了,而我们几个人见柳龙阳走了,赶紧的向着屋内走进去,看见柳龙庭已经换了件衣服,而他之前穿的那件衣服带着些血迹,胡乱的挂在椅背上,见我们几个都进来了赶紧又将手里拿着的外套往直前的衣服上一盖,神色有些尴尬,叫我们别盯着他看了。

    柳烈云向着柳龙庭的走过去,往柳龙庭的全身是扫了一眼,问柳龙庭说:“三弟,你没事吧?!”

    说着,正想伸手向着柳龙庭的身上摸过去,不过被柳龙庭躲过去了,柳龙庭摇了下头,说没事。叫柳烈云去忙吧。

    见柳龙庭这副囧样子,娇儿站在我我身边,顿时就忍不住的补刀道:“三哥哪里是没事,明明是被大哥打的丢脸了,不好意思给我们看。”

    本来柳龙庭还能佯装出平静的模样,但被娇儿这么无情揭穿,脸色顿时就垮了下来,叫娇儿别多嘴。

    柳烈云一听娇儿这么说,更是担心了,伸手就去拉柳龙庭的衣服,跟柳龙庭说都是一家人了,哪有什么丢脸不丢脸的,柳龙庭护住衣服,身上穿着的宽松亵衣顿时就扯开了一个领子,露出一大片红白相间的结实胸膛。

    白的是柳龙庭原本的肌肤,红的是被柳龙阳打出来的一道道红肿的罚尺痕迹。

    “这龙阳也真是的,自己的亲弟弟也下的了这么重的手,真是在天上神仙当久了,连自己的弟弟也不顾了!”

    看见柳龙庭的伤,柳烈云气的大骂柳龙阳怎么下这么重的手,赶紧的叫我和娇儿去端些冰水拿些药膏过来。

    毕竟这伤也是柳龙阳亲自打出来惩罚柳龙庭的,这用法力还真的是医治不好,只能用些药什么的。

    当我和娇儿端着冰块向着柳龙庭卧室的时候,柳烈云已经将柳龙庭身上的衣服全都脱下来了,整个上身,浮肿一片,被打的没一块好肉,有的还有一条条的血迹,很难想想,这柳龙阳是用了多大的劲。才把柳龙庭打成这样。

    柳烈云心疼的柳龙庭紧,不让我们碰一下柳龙庭,用布包着冰块轻轻的敷在柳龙庭的背上,一边给柳龙庭消肿,一边安慰柳龙庭说一会就好了。

    柳烈云温柔的样子,让我有些尴尬,毕竟我现在就以柳龙庭女朋友的身份住在柳家,现在柳龙庭受了伤,我还没他姐姐关心他,这顿时就让我胸膛里的这颗善良的心有些过意不去,而柳龙庭在柳烈云给他擦着伤口的时候,眼睛就一直都盯着我看,那眼神,放佛就想是我白吃白喝他们家的,还不干活似的。

    终于,在我受不了良心谴责的时候,我对柳烈云说我来吧,她现在管着一个家呢,哪有这么多时间给柳龙庭一点点的消肿上药。

    本来柳烈云还担心我弄不好,不过这会她貌似确实没这么多的时间,再加上这才是上半身,等会下身要上药的时候,柳烈云就算是姐姐,也不好直接脱柳龙庭的裤子吧,于是就交代我怎么小心一点,等会上什么药,等交代完了之后,柳烈云就带着娇儿先出去了。

    柳龙庭见我着手拿着冰块给特消肿的样子,刚才看着我欠他几百万的眼神缓了下来,转过身向着我,要我给他擦拭胸口,并且跟我说了句:“算你还有这么点良心。”

    “什么是这算我有一点良心,我这已经是很有良心了!”我不满的回了一句柳龙庭。

    没想到柳龙庭顿时就哼了一句:“你要是很有良心的话,刚才早就抢着关心我了,我见你一动都不动的,一句话都不说,也都怪你,我这打可都是因为你才被打的。”

    卧槽,要不是看着刚才柳烈云在这里的时候,柳龙庭是一副正经的样子,我还真的以为柳龙庭是不是脑子短路还没醒来,于是直接将我手里冰手的冰块放在了盘子里,有点不爽的跟柳龙庭说:“你怪我什么?别什么屎盆子都往我头上扣,大白天的你发什么情,刚才我也提醒你了。是你自己一直都不听我话,现在还把责任推我头上了,真是有毛病。”

    柳龙庭傻逼起来的时候,简直就是让人无法理解,而柳龙庭见我这么说他。一点都不介意,见我将手上的冰块已经放下来了,也不顾他身上的伤,直接一把将我从地上往着他身上抱了过去,把我身子顿时就往他的怀里一通乱按,一边疼的直吸气,一边咬着牙忍疼的问我说:“生气了?我就喜欢看你生气的样子,要不是你来我身边勾引我,我怎么又会被大哥撞见,撞见了我还没把你招供出来,你说我爱不爱你,这件事情怪不怪你?怪不怪你?”

    我去,虽然我身体小,但是使劲的靠在柳龙庭他身上他不嫌疼我都嫌疼啊,他这会简直就是跟个神经病似的,抱着我的力气又大,我推都推不开他,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故意把我变小好方便他揉虐的,不然为什么不变成别的东西,一只猫一只狗也好啊!

    “得了吧,怪怪怪,都是我的错,你满意了吧。”我不爽的跟柳龙庭说道。

    而柳龙庭见我顶锅了之后,这才满意了下来,放开了我,叫我好好的给他消肿。

    真是个大傻逼,我心里骂了柳龙庭一句,然后没搭理他,好心好意的拿着冰块往他伤口上压,顺便给他擦药。

    柳龙庭一直垂着脸看着我对他的不满。忽然就向着我耳边凑过下巴来,轻声的问了我一句:”你是不是见不得我尾巴扭动的样子,看了就很想要我是吗?你被我发现两次了。”

    拉倒吧,鬼才想要他,我顿时就回骂了一句柳龙庭,这刚被他哥打的真是还不够,看着他这幅不要脸的模样,早知道刚才就给他哥气头上浇点油,让他把柳龙庭打的更惨一点。

    见我红着脸骂他,柳龙庭就像是抓住了我什么把柄似的,唇角顿时就勾了起来,在我软嫩的耳朵上咬了一口,安慰我说:“别觉的不好意思,我也是,你一想要我。就像只猫在挠我心肝似的,让我控制不住的想填满你,把你喂饱。”

    柳龙庭简直就跟个妖精似的,这种又色又暧昧的话,在这大白天说的让我脸红心跳。要是我不是认识他久了,并且知道我不能喜欢他,不然我的心都要被他撩化了。

    我不想和柳龙庭这种老流浪搭话,而柳龙庭也没继续缠着我,直起腰来,跟我说:“好了不逗你了,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明天我们就要走,还是像从前一样,哪些妖邪作祟,我们就去杀哪些妖邪,为你自己攒足信仰,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力量就是信仰,有人信奉你。并且信奉你的人越多,你才能在这个世界上立足,谁都不能杀你。”

    柳龙庭和山神的方法不一样,山神的方法就是结合所有的妖祟让我复位,而柳龙庭的方法就是让我集结人间的信仰保命。

    不过柳龙庭的大哥来找过柳龙庭,他大哥希望柳龙庭抓住我,他却这么明目张胆的帮我,就不怕被他大哥责怪吗,就不怕连累了柳家吗?况且山神的办法和柳龙庭的办法我只能从中选择一个,我杀了那些邪祟,就不可能能集结他们,如果要是选择柳龙庭的方法,那失败了怎么办?

    我不想单纯的苟且的活下去,这样跟之前凤齐天说的,跟他上天,在监牢里渡过一生有什么的区别?但现在我还要倚靠着柳龙庭,就算是他再说爱我,但我之前实在是被他算计怕了,这次我不得不多长个心眼,除了跟着柳龙庭外,我还要再为我自己准备一条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