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九十八章:分身术

    但是眼下我不知道柳龙庭的下步具体的打算是什么?并且我现在还不是很了解全局,只能走一步是不步,况且我现在凤鸣笛没了,法力也不是很大,柳龙庭估计也不会叫我独当一面。

    不过不管怎么说,柳龙庭现在做什么决定,我暂时还会支持他的,毕竟现在只有跟着他我才能保命,才能提高我自己的法力,等我今后努力学了本事,变厉害了,就不用整天都畏畏缩缩了。

    “好,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我对柳龙庭说,不过也站在他的立场上,替他想了一下:“但是你大哥要你抓我,只要你抓了我,你们一家都可以成神了,如果你大哥知道你帮着我,会不会更加惩罚你啊!”

    说到柳龙庭的大哥,柳龙庭的眼色稍微暗了下,跟我说不用管他大哥,我们做我们自己的,只是他要继续和我下山的这件事情,我不能和任何人讲,就算是柳烈云和娇儿也不行。

    毕竟我现在是柳龙庭的小跟班,柳龙庭不让说,我就不会说。

    这今晚夜幕降灵,我也好好的睡了一觉,不然马上就要下山东奔西走了,再不好好睡一个晚上,不然就没这么舒服的床躺着了。

    可能是因为明天要走,柳龙庭晚上也并没有跟我缠着索要,让我安心睡了一晚,而当第二天早上还没五点,我刚睡的迷迷糊糊,只听见柳龙庭的声音在喊我:“白静,醒醒,醒醒白静。”

    就算是今天要下山,也不用这么早啊!

    我十分艰难的转了个身,抱怨的看了眼我身边的柳龙庭,只见柳龙庭现在正好好的躺在我身边,闭着眼睛,两帘纤长的睫毛叠合在一起,看起来也没醒啊!

    正当我以为是我听错了,想继续躺进被窝里的时候,柳龙庭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从我身后的床边响到我脸前,只见一只只有我一个指头粗细的小白蛇从我身后向着我的身前游过来,转过一只半尖的小脑袋,跟我说:“你倒是看我一眼,赶紧起床穿衣服,我们走了。”

    我看了两眼我身边躺着的柳龙庭,又看了眼我面前的小白蛇,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早上醒来脑子还没回过神来还是怎么回事,看着我面前的小白蛇,又看了眼在我身边躺着的柳龙庭,卧槽,这到底哪个是柳龙庭?

    当小白蛇见我反手挠着头发发傻的时候,顿时就很无语,于是就向着柳龙庭的身上爬进去,顿时,柳龙庭睁开了眼睛,转头看向我,跟我说:“我的身体是我的分身,小白蛇是我的主体,我跟你一起消失了,就暴露我们身份了,乘着现在二姐他们还没醒过来,你带着我赶紧走。”

    柳龙庭说完这些话之后,一条白蛇又从他的身体里钻出来,并且向着我的手腕上缠绕过来,催着我快点。

    被柳龙庭这么一催,我这才反应了过来,毕竟现在到处都是抓我的,柳龙庭再怎么是个不受重视的教主,那也是个教主,他有什么动静,可得很多人都看着,所以才会将一个分身留在家里,摆给大家看,而他自己就跟着我一起下山。

    这也是为我好的事情,我也赶紧的起身穿衣服,然后悄悄地打开房门,又带着柳龙庭,看着院子里的守卫都睡着了,于是就又从大门溜了出去。

    不过还没等我走多远的时候,我忽然感觉我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追我,我以为是柳烈云他们发现我已经跑了,吓得赶紧的往我身后一看,只见是姑获顶着八个脑袋,急匆匆的向我走过来,并且就像是知道我们在想什么似的,压低了声音喊着我们:“小白等一下,等等我!”

    我低头看了眼小白蛇,小白蛇看见姑获自己跟着来了,这几天姑获自从来到长白山后,就一直都很新鲜劲儿的住在柳龙庭的三郎神宫里面,我和柳龙庭商量要走,也是昨天下午的时候,这姑获怎么知道的?

    柳龙庭现在小身子小眼睛的盘在我手上,本探着身体向我身后的姑获望过去,但是他身体太短,在我手臂上缠着一圈后,发没探着身也看不着我背后,于是就对我说我把他举起来给他看看啊,怕是山里的什么妖邪变成姑获的样子跟过来。

    真是的,柳龙庭变回原身的时候就不知道要变大一点吗?看着他现在这幅窝囊又麻烦的样子,我就来气。

    于是我将手举起来,让柳龙庭往我身后看,不过当柳龙庭看见了姑获之后,就便继续向着我的手腕缠过来,跟我说等会他吧,他跟着我们,说不定还有什么用处,这姑获也有些变化,到时候让他变点别的什么东西。

    当姑获屁颠屁颠着跑过来的时候,他知道了柳龙庭心里在想什么,于是在来的路上顿时就变成了一只长相奇丑浑身杂毛的鹦鹉,向着我的肩膀上飞了过来,并且转头跟我说:“走吧走吧,我专门为你们研究敌人的心理,让你们事半功倍,并且绝对不会暴露我们是身份的!”

    我看我肩膀上站着的一只长得跟一坨垃圾似的鹦鹉,又看着我手腕上缠着的蛇,顿时就觉得生无可恋,感觉要是我再凑个几只动物,都能开个小型的动物园了。

    我在下山的路上走了一会,问小白蛇我们现在要去哪里,毕竟我现在也是有法术的人了,总不能一直都这样走下去吧。

    当我问到柳龙庭这问题后,姑获顿时就在我肩头嘬了一口,跟我说现在既然我现在是人,但是人在修行想要信仰的时候,是不能随随便便的就使用法力的,除了打架的时候能用法力,其他的时候都不行,毕竟我等级不够,还不能使用这么能让自己快活的本事。

    听着姑获话,我心里顿时就像是被五雷轰炸了一般,这果然名门正派连修行一级级卡的都特别严,不像是山神,我学到了什么就用什么,哪有这么多的规矩。

    不过因为姑获一直都知道柳龙庭的心里在想着些什么,现在柳龙庭心里在想什么,还没等他说出来,姑获鸟顿时就已经说了,这让柳龙庭十分的恼火,就气恼的问了一句姑获那他知道他现在心里是在想什么吗?

    姑获一听柳龙庭的话,现在又事只鹦鹉的模样,站在我肩上顿时就用鸟声嘻嘻嘻的笑了起来,笑的身子都在抖,声音尖利又刺耳,又十分的滑稽,也不知道姑获是瞎说黑柳龙庭,还是真的,直接跟着柳龙庭说:“你现在心里在疑惑小白心里看见你会分身怎么不激动。”

    我不明所然的问了句姑获,跟他说我知道柳龙庭会分身为什么要激动?

    “嘻嘻嘻,因为……,太羞射不好意思说,因为能让你更性福啊!”

    我去,姑获这语气又贱又猥琐,这不仅是我听了这话一阵尴尬,就连柳龙庭也受不了姑获了,直接在我手腕上幻化出人的模样叫他闭嘴,以后没他的命令不准说话,不然要把他八根舌头都拔了下来!

    见柳龙庭生气了,姑获用翅膀捂住了它那张鸟嘴,就嘻嘻嘻的在笑。

    而柳龙庭可能也是因为刚才姑获说的话而尴尬吧,正了下神色,装出一副十分平静的表情跟我说:“白静,这次我们要去趟江西,黄三娘前几天来报说赣江边上有件怪异的事情闹得特别的凶,说是每到下雨的晚上,江边就会有人失踪,已经不下上百人不见了,我们去看看,如果能找到元凶,这几乎整条江的百姓都会供奉你,以后会向你祈求保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