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二百九十九章:山神求雨

    这是在我们成功后才会有的结果,要是没成功的话,别说是整条江,没把命陪进去都算是不错了,不过有柳龙庭和我在一起,赔命倒是不至于,顶多就是让我受点伤。

    现在我就是一个八岁孩子的模样,当我定了机票拿着身份去机场安检的时候,别人看着我的样子,就感觉跟看侏儒似的,不过现在外面了,柳龙庭直接叫我朱儿,而我就直接称呼他为仙家。

    我上午的飞机,下午就到了江西的南昌,但我们要去的地方是赣州,南昌到赣州只能着火车去。

    天知道这一路周转有多痛苦,好在我身上的行李也不多,也不是很累,当我们到赣州赣江边的一个酒店入住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我一到酒店就直直的躺在了床上,一丝都不想动弹,而柳龙庭在到了酒店之后,在房间里做了法,然后才恢复了他人身的模样,站在窗户边上看着窗外霓虹交错,和一江宽阔静静流淌的滔滔江水,我看着柳龙庭,问他说能看见什么吗?

    姑获已经被柳龙庭赶出门去了,屋里就我和他,柳龙庭见我问他,转头看向我,向着我身边坐了过来,跟我说我小时候有没有看过一篇课文,叫桃花源记?

    学没学过我不知道,但是我看过,陶渊明写的嘛,打渔人进顺着桃花瓣,进入了另外一个小康世界,好像是表达了古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不过柳龙庭问我这个问题,我也不傻,就问柳龙庭说难不成他是怀疑那些失踪的人,是走进了某个不存在的地方?

    “不确定,不过这无缘无故的人就失踪了,不是被吃了,就是走进了另外一个的地方,只是我想起写这文章的作者,就这江西赣江边上的人,所以就怀疑这件事情了。”

    柳龙庭说着这话的时候,向着我身上凑过来,闻了下我身上的汗味,顿时就叫我去洗澡,说臭死了。

    这好好的说着话呢,柳龙庭忽然嫌弃我臭,现在我身体小,我就干脆往柳龙庭身上一滚,说我就要臭死他,不过我说着这话的时候,忽然感觉我就像是跟柳龙庭欢喜的互动似的,顿时就有点尴尬,于是就从柳龙庭身上起来,正想下床去洗澡,柳龙庭忽然直接伸手搂住我笔挺的从床上竖了起来,顿时就将我横抱了起来,低头看我:“我们一起洗。”

    说着就将我往浴室抱进去。

    虽然我跟着柳龙庭这么久了,但是和他这么正儿八经的洗澡,还是第一次吧,本来我是想拒绝他的,但是心里又鬼使神差的半推半就,当柳龙庭脱了衣服露出他身上还没好的淤痕在我面前的时候,虽然他这伤不是我弄的,但是我此时又趴坐在他那段结实的腰身上,也坐在他的淤痕上,心里有点过意不去,跟他说还是他先洗吧,我怕我不小心就碰着他。

    柳龙庭见我小心翼翼的模样,直接就反问了我一句,看了眼他身上的伤痕,跟我说:“怎么了?心疼我啦?”

    “心疼你个毛!”我顿时就反口否认,我才不想让柳龙庭知道我心不心疼他,不然他就会更加的得寸进尺,不过柳龙庭见我否认,也没说啥,往我身上淋着沐浴露,手掌便握着我的腰手,给我揉着全身。

    不过当他摸到我害羞的地方的时候,我现在虽然年纪变小了,但是那种滑溜溜夹着柳龙庭手指滑过的感觉,也让我心头发悸,伸手拿开柳龙庭的手,跟他说别害我,要洗赶紧洗。

    柳龙庭见我这副羞燥的模样,顿时就笑了下:“又不是没摸过,就你现在这胸前没打半两肉的样子,我看着都没兴趣碰你。”

    真是傻逼柳龙庭,这要是我现在回到我长大时候的模样,我非得用我胸膛闷死他,不过想想也就算了,大人不计小人过,我懒得跟他计较。

    劳累了一天,我晚上也睡的特别的香,只是现在南方的天已经快入秋了,难得下一场雨,我和柳龙庭在这个酒店住了快十来天了,也没下雨的征兆。

    柳龙庭倒是不急,但是他不急我急啊,毕竟这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而我除了在酒店里睡觉看电影打游戏外,我连出门都懒得出去,并且听当地人说一两个月不下雨,都也算是正常的,毕竟下不下雨,都要看老天的眼色,虽然说别的河流段只要下了雨就会有人失踪,但毕竟赣州这边闹的最凶,我们才会来到这里的。

    柳龙庭倒是也没我这么急,买安排了些人去做我牌匾,然后以他是教主派来视察民情为理由,上我的身,又挨个的将当地的仙家给叫过来,这北方多动物仙,南方多鬼仙,柳龙庭叫过来的仙家,都是些鬼仙清风,向着他们询问知不知道这赣江河流里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些人失踪的?

    那些常年在这里修炼的鬼仙也不知道,大家都没看过,而几个看见过的鬼仙,说到他们之前看过有人失踪前的时候,还好好的在河边上走着,或者是在水里淘沙打鱼,就是忽然不见的,没有什么邪祟,也没有什么妖魔的。

    本来这件事情要是换做之前的话,我可以直接找河神出来问问,毕竟河神是掌管河流的神明,他常年在水上不可能不知道,但是现在我这副孩童模样,又不能暴露身份,只能我们自己调查。

    而在第十一天的时候,柳龙庭把河两边的最后的几个仙家叫过来的时候,终于有一个仙家说了一件让我感到有些兴趣的事情,不是关于那些人是怎么消失的,也不是什么时候下雨,而是那个仙家说,在十几天前,他看见有个像是神明的人,说神不神,说仙不仙的,因为身上的信仰已经没了多少,穿着一身墨绿色的长衣,一头长头发,那个人来到了江边上,晚上正好下大雨,而那个人直接就在江边不见了。

    当那个仙家说到这个人的时候,我的脑子里顿时就冒出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山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确定就是他,但是这种第六感特别的强烈,于是就问这仙家,说了些山神的外貌特征和气质,这一对,果真是对上了,山神比我和柳龙庭,还早来这里,并且已经很有可能他去了那些失踪的人去的同一个地方!

    山神一来,柳龙庭也感到有些意外,山神的是想将那些妖邪收服,而我是去杀他们为民除害,如果山神走在我们前面的话,虽然他的法力没多少,但是按照他的手段的话,已经极有可能,这件能让人消失的事情,已经被他所掌控了。

    我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但是在我们问清楚的当天晚上,一场大暴雨倾盆而下。

    我和柳龙庭好不容易等到了暴雨,柳龙庭不放心我一个人撑伞去江边,于是他就隐藏了他身上所有的气息,变成了一个中年大叔的模样,交代我说我的身份现在就是他的女儿,叫我最好是别暴露我们的身份,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也别用法术,交代完这些后,就抱着我一起去了江边上,而姑获也跟着我们一起。

    都说南方的雨缠绵,但是现在这场暴雨,暴的异常诡异,根本就不像是老天能下的来的,而柳龙庭也觉的这场雨十分的古怪,跟我说这雨应该是人为的求雨,而能求雨的,只有地上一些掌管自然或者是五谷的神灵,比如谷神山神龙王,他们接受了人的祈愿,就会上天求雨,但是现在这里的百姓并不需要雨,这场雨,极有可能,就是山神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