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十月蛇胎 银花火树

第三百零四章:深村老井

    想不到山神这种冷血又变态的人,心里竟然也还有放不下的东西,这果然,不管事神还是人,在人间久了,都会产生感情,也不知道是什么感情,能把他折磨成连心都不想要,就算是我之前对柳龙庭恨之入骨爱的心碎的时候,也没有想将我的心不要过啊,他难不成比我还要被这种感情折磨到痛苦?

    姑获在我身边,昨晚它也看见了山神,于是我就转头问姑获,问他知不知道山神心里这是什么感情啊?

    毕竟姑获能看透人心里的秘密,这个应该就是山神心里的秘密,所以我猜姑获一定知道。

    不过当我问道姑获这个问题的时候,姑获顿时就一副我们这几个人他最牛逼的神态,立马就挺起了他的鹦鹉胸脯,傲视着我说他当然知道,他的眼睛能穿透人的身体,直接看到内心,只要是被他看见的心脏,这心脏里的不管装的什么秘密,他都知道!

    见姑获这么自信,我都觉的他这一身灰不溜秋长得就像是一坨屎的杂毛都觉的顺眼多了,于是赶紧的问他叫他赶紧的说,然后拍了他几句马屁,毕竟不管怎么说,山神也是我和他合作的人,并且也还是柳烈云中意的男人。

    不过在我缠着姑获说这问题的时候,姑获刚才那不可一世的鸟表情顿时就怂了下去,将刚挺起来还没一分钟的脑袋缩了回来,然后跟我说:“这件事情我不能说。”

    “为什么不能说,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我顿时就有些不开心的问姑获。

    姑获见我缠的紧,顿时就不屑的对我说:“你以为知道别人心里的秘密是件什么好事情吗?如果我够强大的话,我不想知道知道这些秘密的,但是我现在连你都打不过,所以我知道这些秘密也没什么用,你看我连柳龙庭心里想的事情都不能说出来,更不要说山神,山神这个秘密隐藏的就跟他自己的命一样,如果是我透露了出去,他第一个杀得就是我,我才不想为了满足我的一时口舌之快而送了性命。”

    看不出啊,这姑获平时一副傻头傻脑的样子,没想到也有嘴这么严的时候,不过他越不说我就越好奇,于是就试着各种问姑获,但是姑获此时嘴巴就像是封了胶条似的,不管我怎么打探,他就是不肯说,真是要把我给气死了,于是就直接将他从我的肩膀上拍了下来,懒得理他,伸手挽进柳龙庭的脖子里,一起顺着他的眼神向着河边看过去。

    原本我还担心河边的这么多尸骨,这些死去亲人的家属,怎么能看的见,但是当我们向着河边走过去的时候,发现那些进入桃源的人的魂魄都已经守在了河边,等着自己的亲人来将自己认领,只要是自己的亲人往自己身边一过,就用骨头砸亲人的脚,有血缘关系的人,或者是日思夜想的人,对死者的感应,是比我们任何人都要强的,很多人因此也找到了已经死去亲人的骨头,而那些已经没了家属的,已经被柳龙庭花钱安排了下去,统一火化埋葬,如土为安。

    我们在河边上站了很久,看着一个个亡魂将自己的骨头交给自己的亲人之后,一个个向着我和柳龙庭身边走过来,因为柳龙庭是以我的名义拯救了这些被困住的亡魂,所以那些亡魂都在拜我,对世间了无牵挂之后,便下入水中投胎转世。

    看着一个个的魂魄在我眼前消失的时候,我的心里,好像有一股热流在逐渐的聚集,这种感觉十分温暖,暖的让我忍不住的将柳龙庭的手掌拿过来按住我的胸口,对柳龙庭说:“我现在心里很暖,这就是信仰吗?”

    柳龙庭的手贴在我的胸口,顿时就嘲笑的看了我一眼,也不知道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跟我说我心口哪里暖了,明明心里对他冷的就像是块冰一样,然后再跟我解释说现在只是那些亡魂在感谢我,所以我才会觉得感动,信仰是人在心里信奉我,到时候我身上,就会有他们给我的力量。

    “那我有他们的力量之后,是不是就会变得很厉害?”我问柳龙庭。

    “嗯,是啊。”

    “那我到时候能打的过你吗?”我有些不怀好意的问柳龙庭。

    不过柳龙庭貌似没听出我话里隐含的意思,还是他装傻,直接笑着在我额头上亲了一口,说当然能了,到时候谁都不会是我的对手。

    不过看着柳龙庭这笑意盈盈的模样,我感觉我心里对他的恨意明显就在减少,恐怕到时候我和他在一起久了,我对他的恨意全无。

    但是我并不想这样,从前他是怎么铁着心害我的,从前他是怎么连我妈妈都算计的,我永远也忘记不了我第一次见我妈时的那种场景,而这一切,竟然就是柳龙庭所筹划,我不可能会原谅他,能做到放过他,就是我对他最大的宽容。

    姑获就在我的身边,我心里想着这些的时候,我不知道姑获能不能探听到我心里在想着些什么,所有我忍不住想完这些话的时候,顿时就有点害怕的看向姑获,如果他把我心里想的事情告诉了柳龙庭,柳龙庭肯定会不会再帮我。

    不过我转头看着姑获的时候,姑获正站在我们身边的一块石头上单脚站着,伸着另外一只爪子给它自己抓痒,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探听到了我心思的模样,难不成,我真的就像是他说的一样,他探听不到我心里在想什么?

    这就奇怪了,明明之前他都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他之前还知道了我不喜欢凤齐天呢,怎么现在就不知道了?

    不过不知道也是件好事情,毕竟谁的秘密愿意让别人知道的?

    河边的人都散的快差不多了,我和柳龙庭正好也打算回去,不过还没等我们转身,一个看起来有八十岁的老妇忽然向着我和柳龙庭走过来,这个老妇见着了我和柳龙庭,然后抬眼问柳龙庭说:“您是仙家?”

    柳龙庭现在完全就是一副中年大叔的模样,见老妇问他,我还以为他会否认,没想到,柳龙庭竟然大大方方的承认了,然后问这老人:“那请问老人家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老人可能原本是猜的,但是听见柳龙庭说是的时候,顿时就激动的老泪纵横,跟柳龙庭说她可找到高人了,然后问柳龙庭能不能接单子,只要是他愿意处理他们村子里的事情,她们全村子的人都会感谢他,家家户户,都有礼物送给他。

    “那老人家你们村子里发生什么事情了?”我问老人家,毕竟柳龙庭都承认了他是仙家,我就干脆替他问问。

    老人看了我一眼,摸了下我的头,并且还从她的衣服兜里掏出了两块糖塞到我手里,我就直接把这糖拆了,喂了一颗给柳龙庭吃,然后我自己吃了一块,姑获看见我们吃糖不给他吃,顿时就气的在地上拍着翅膀,表示对我的不满。

    “是这样的,我们村子里有一口井,这口井是老辈人早就留下来的,全村子里的人喝水,都要往这井里去打水,可是就从最近开始,我们村子里有个寡妇死在了井里之后,这口井就不太平,村子里半夜三更,经常有年轻的后生,壮实的男人,被勾引到这井里淹死,有一个活着回来的,说是井里有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在勾引村子里的男人,这都死了十几个了,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们村子都要完了!”